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55章公主养男宠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049 2019-07-11 23:45:00

  南一闻言只能转身回去绑人,林妙言这时来口说“红雪落儿,把门守了,十三把屋顶看好了,”

  说完示意历南歌继续,历南歌给凌宇恒一个眼色,让他将那人口中的布拿开。

  那侍卫口一松就说道“我叫李文,你们想问什么就问吧!”

  这话说出来几人都有些意外,这算不算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啊!

  意外归意外,历南歌问道“那叫明蓝的宫女是你杀?又为何要杀她?”

  李文不疾不徐说“那宫女不是我杀,我也不知道是谁杀的,”

  “不是你杀的?那你今晚去准备杀那个叫明心的宫女又算什么事?”凌宇恒问道。

  李文像是早走准备一样,说道“我今晚没打算杀她,我只是想顺理成章的叫到各位,所以才去试试你们有没有派人保护那个宫女。”

  历南歌闻言觉得有点意思了,问道“为何想要见到我们?有苦衷?”

  “苦衷倒是算不上,就是想为我死去的兄弟出口气而已,”李文说,

  “李旭?”历南歌说,他在听到李文说他只是想来见他们的时候就已经怀疑,加上他刚刚说的话他就肯定了。

  李文闻言抬头看向历南歌说“是,”

  就在这时南一提着一个宫女走了进来。

  那宫女在看清楚面前的人时就慌了,历南歌对那宫女说“你都知道些什么,说吧!”

  “奴婢什么也不知道,”那宫女低着头书。

  历南歌闻言便对李文说“那你先说说你知道些什么?又为何会听从六公主的吩咐?”

  李文看了历南歌一眼就说“六公主养男宠,我也是其中之一。”

  几人听见公主养男宠都是微微愣了一下,只有林妙言惊的一脸错愕,不敢置信。

  李文继续说着“我与李旭是同乡,他一直对我照顾有加,听说他要做驸马了我也不相信六公主会看上他,可我还是为他感到高兴。

  可是直到听说他被六公主杀了后,我就想着去六公主府看看,进府就被六公主看上了,被她带在身边做男宠,我就相信当初听说他要做驸马的事情了,所以我就潜藏在六公主身边视机替他讨回公道!”

  “所以今日你才没杀她,然后假装被抓的原因,”历南歌说着还用用下巴指了指那宫女。

  李文也不隐瞒“是!”

  历南歌闻言笑了笑“那如果今晚我们没派人去,你当如何?”

  “如果你们没派人去我倒是有些怀疑三位的办事能力了,若是真的没去的话我也会制造让你们去的,因为这对我来说是个机会,”李文如实说着。

  “那宫女的死你知道什么?”凌宇恒问道,说了这么多,一句有用的都没有。

  李文回道“那宫女的死我不知道,但是我敢肯定跟六公主有关!”

  历南歌微微颔首,对跪在一旁的宫女说“现在你说说吧!”

  那叫明心的宫女闻言一惊,转头看向李文,李文把事情都说出来,那她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壮着胆说“回……回世子,奴婢……奴婢昨日……”

  话还没说完凌宇恒就不耐烦的说“别断断续续的,一句句的说清楚,我们又不会吃了你,早上在井边的时候你说话倒是很顺啊!”

  明心闻言头低的更低了,努力镇定“是,凌二少爷,奴婢……奴婢昨日上午与明蓝是一起在九公主房里侍候的,明蓝也是如九公主所说那样去折桃花,平日里公主都对我们很好所以才想着去折一枝桃花来讨公主开心。

  明蓝走后,九公主便说让奴婢退下了,奴婢想着没事就陪着明蓝一起去,可才看见明蓝的身影,就有一个和尚走过来一将明蓝的头按住撞向了假山上。

  奴婢躲的快,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瞧见奴婢?”

  历南歌闻言疑惑问道“和尚?你没看错?”

  这时李文说“她说的应该是真的,六公主一来就与寺里的一个和尚勾搭上了,恐怕是那宫女发现了她的丑事被杀人灭口了。”

  六公主与寺里的和尚勾搭在一起了,这话说出来可不是被人诟病那么简单,光是公主养男宠的事情若是说出去也会有个淫乱后宫的罪名。

  李文再次说道“那和尚此时真在六公主的房里。”

  历南歌听着李文的话,开口对凌宇恒说“你去禀报太后,毕竟这是皇家的事,看太后怎么处置,还有既然人就在房里让太后早做决定,”

  凌宇恒听完就走了。

  不一会,太后就与寺院中的主持带着人将萧颜的房间外面围的水泄不通。

  太后为首,对身边侍候的嬷嬷说“把门给哀家撞开,”她听说萧颜勾搭上了寺中的和尚时一脸不可置信,有听说萧颜养男宠更是气的不行。

  房里的两人听见动静慌忙的整理着衣服,可是已经晚了,只见门被人从外面撞开。

  淑妃扶着太后率先走了进来,太后一进门就看到萧颜与一个和尚衣衫不整,怒喝道“来人,将这两个不知廉耻的东西给哀家绑了沉塘,”

  林妙言被历南歌牵着远远的站在众人的身后,什么也没看到,只是听到了太后说的话。

  跟着太后一起来的慧圆主持看到这一幕,双手合十念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在大央凡是这种类似于偷人的行为都是要被沉塘的。

  萧颜闻声尖叫着说“皇祖母,不能这样对我,”

  太后看都不看萧颜一眼“那你倒是给哀家说说哀家为何不能如此对你?你养男宠就等于淫乱后宫了,还与寺里的和尚勾搭成奸,你这是罪加一等。”

  萧颜一听说养男宠的事,眼睛闪过一丝慌乱,还是镇定说“皇祖母那里听来的谣言?本公主何曾养过男宠?”

  皇室公主养男宠是淫乱后宫的罪名,是要被赐死的,正因如此萧颜才如此的问。

  太后闻言就笑了笑说“你还不承认是吧?若非没有证据哀家也不会来这里,就算哀家处置不了你,就押回宫里让皇上处置。

  还有你在寺里杀人,这也是条罪名,你足足有了三条罪名了,你还说哀家不能这样对你,难道还要哀家将你当成佛在这寺里供着不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