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54章解决掉她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044 2019-07-10 23:50:00

  听见林妙言的笑声,历南歌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头看向她,说道“妙妙回来,来教我弹琴可好?”

  “怎么又想着要学弹琴了?”林妙言边走边问。

  历南歌笑着回答“因为想弹给妙妙听,”

  林妙言听罢,笑着坐在了历南歌旁边,看着历南歌手翻开的那一页书,笑道“你刚刚在弹这首曲子吗?”

  历南歌疑惑道“对啊,妙妙可觉得有何不妥?”

  “你连最基本的调音都不会还想学弹琴!”林妙言笑着道,

  说完便抱着琴开始调音,调好后对历南歌说“现在试试,看看能不能行?”

  历南歌试了一下,弹出一个这么久以来令自己最满意的音,笑着说道“感觉比刚刚好多了,”

  “你想学弹琴的话就从最基本的调音开始吧!调音,试音,熟悉每根琴弦的音调,来我教你像这样的,”林妙言说着便坐的离历南近了些。

  正是四月中旬,外面风和日丽阳光明媚,屋子里女子教男子弹着琴,时不时传出声来,

  “不是这样的,”

  “那是怎样的?”

  “错了又错,”

  “那我从来一次,”

  “嗯!还不错,这个弦是这样弹的,”

  …………

  入夜,萧颜的房间里,萧颜依靠在一个和尚的怀里,娇声说道“无玉师父,哪个明心好像知道了些什么?”

  “公主殿下心虚了吗?贫僧还得仰仗公主的庇佑呢!”无玉说着便一把将萧颜搂在怀里,抬手轻轻滑过她的脸,捏住萧颜的下巴,在她的唇上轻啄了一下。

  萧颜顿时一脸娇羞说“讨厌,你说要是那明心真的知道了她会不会说出去,我放心不下,无玉师父去把她解决了吧!”

  无玉闻言勾起一抹邪笑说道“阿弥陀佛,出家人慈悲为怀,”

  萧颜闻言,娇声嗔怪的说“别说什么慈悲为怀了,那明蓝还不是你下手的,这个时候你我说什么慈悲为怀啊!”

  “我那只是一时失手而已,贫僧胆小,不敢做什么,”无玉说着便将萧颜抱坐在他的大腿上,

  萧颜闻言笑的眉眼如丝,说“无玉师父你真讨厌,想要与本公主风流快活可却又不想付出什么,可是怎么办?我还是喜欢你啊!

  还说什么慈悲为怀,不是书出家人不能有七情六欲吗?看你这是在做什么?”

  无玉只淡笑着说“不是有公主护着无玉吗?无玉的七情六欲都给公主你了,”

  萧颜听罢娇笑连连,便起身打开门对门外的侍卫吩咐道“去将那个叫明心的宫女解决了,”

  那侍卫看着萧颜,上前一步一把搂着萧颜的腰肢说道“公主吩咐的事属下一定尽心尽力,公主什么时候让属下侍候您啊?”

  萧颜看着那侍卫,抬手抚摸着侍卫的脸说“别急嘛,等我慢慢来,会到你的,”说完便退出那侍卫的怀抱转身进入了房间。

  那侍卫忍住胃里的翻江倒海的感觉,眼里再也没有对着萧颜时的情欲,面无表情的转身就走了。

  与此同时,凌宇恒与韩濯两人一起走到了林妙言的禅房外面,听着里面两人的对话,两人都觉得自己来的不是时候,可是他们还是走了进去。

  一进门就看到历南歌在弹琴,两人心里都有同一种想法:是不是他们以后还要学弹琴了,

  历南歌见两人来了,又看见两人脸上的表情说道“你们两个收起那种表情,这是妙妙教我弹的,你们想要学还得看我乐不乐意呢!”

  两人听见这话便松了口气。

  韩濯说道“有事,这里能说吗?”

  历南歌闻言喊了一声“南一?”

  南一闻言有了进来,说道“爷,有何吩咐?”

  “去外面把风,任何人不得进来,”历南歌说完便停下了手中动作,示意两人进来说话。

  凌宇恒一进来就说“昨日辰时有些早,没多少人见过那个叫明蓝的宫女,倒是有两个宫女看到她往后山的小路上去了,可是都不在我们发现血迹的地方,所以很难断定她走的是那条路。”

  “那个叫明心的宫女也问了吗?”历南歌说道。

  “问了,她说她最后一次见到明蓝是在九公主的房里,”凌宇恒回答着。

  韩濯说“不过她的样子看起来好像很害怕,通过今天在井边的情况,我觉得她好像知道些什么而不敢说!”

  这个历南歌今天也察觉了,想到这里历南歌说道“南一,”

  南一在外面闻言走了进来,拱手道“爷!”

  “你去暗卫保护那个叫明心的宫女,发现有异动立即来报,”历南歌对着南一吩咐道。

  南一闻言也不问其他转身就走了。

  历南歌又说到“今日在井边的时候你们有没有发现那个叫明心的宫女看到尸体后的异常反应,还有萧颜听见那宫女说的话时有一时的慌乱,你们没发现吗?”

  凌宇恒听见历南歌说的话就道“这个我到时没注意,我当时只注意到了那宫女说话时眼神有些闪躲,”

  韩濯也跟着说道“我也没注意,我只是觉得六公主与九公主一直不对付,所以六公主才会说那些话来奚落九公主的,如今想来好像不是这么回事,”

  “你们没注意,我可是一直关注着周围的人,特别是萧颜与那叫明心的宫女,那叫明心的宫女还好,只是有些害怕而眼神躲闪。

  而萧颜却是在离开是像是不经意的看了一眼死去的宫女,可是眼里却又一丝松了口气的样子,”

  历南歌将自己观察的结论说了出来。

  凌宇恒听完,恍然道“你的意思是凶手是萧颜或者与萧颜有关,那她为什么要杀一个宫女?只是为了向萧缃示威吗?”

  “很显然不是,”韩濯说道,

  历南歌道“知道不是还不赶紧去查,”

  就在这时南一从外面进来,还绑了一个人跟着回来了。

  南一进门就说道“世子爷,你猜的没错,若是我去晚了一步恐怕那叫明心的宫女现在也死了。

  就是这人,他在明心所在的屋顶上鬼鬼祟祟的,属下见了就直接将人绑了回来,”

  历南歌闻言对南一说“你回去,将那个叫明心的宫女也绑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