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53章女尸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130 2019-07-09 23:55:00

  林妙言闻言道“我比较钟爱与碧螺春与云雾茶,”

  “那还真是有缘,我也喜欢喝云雾茶,”温暖温柔的说着。

  “是吗?”林妙言也有些没想到,

  温暖闻言笑着说“是啊,云雾茶品饮过后那醇醇甘味可是回味悠长呢!”

  “那想来温小姐的煮茶手艺也别有一番风味了,不知妙言是否能有幸品一品温小姐的茶呢?”林妙言如实问道,她难道遇到一个同道中人,凌月她们懂茶的就只有余绮霞与蒋雯婧,所以她是真的想与温暖交好。

  也不全是因为两人都喜欢云雾茶,而是林妙言觉得温暖是很聪明的人,识大体而不做作。

  温暖看着林妙言双眼盯着自己,掩嘴轻笑,道“你看看你,一聊道茶就这幅模样了,要是有人拿杯好茶都能把你骗走了。”

  “我有那么好骗吗?”林妙言也跟着笑道。

  “以后你就别总是叫我温小姐了,你直接叫我温暖吧!”温暖说着,她是真的喜欢这个姑娘,就凭她想都不想就把她推开的举动,很多人都是做不到的。

  林妙言也说道“好啊,那你以后也叫我妙言吧!”

  两人说笑着,有聊了一会,温暖说不打扰林妙言休息就走了。

  彼时,历南歌他们三人来到一条小路上,看着地上的血迹,历南歌问道“南一,这是你留下的?”

  “回世子爷,不是,属下处理尸体的时候并未走这条路,”南一回答着,

  “尸体你是怎么处理的?”历南歌再次问道,

  南一看了一眼周围都是能相信的人,道“化骨水,”

  化骨水是江湖中已经失传百年的东西,一滴便可以人尸体化为水一般,骨头都找不到。

  配方被历南歌无意间得到了,若是透露出去的话可能会引来无数的争夺,到时也是一件麻烦事,所以南一才如此小心翼翼。

  南一又接着道“是属下看着全部化成水才回来的,不可能还有人活着,”

  “那把今日外这条路上巡视的人都叫过来问问,切记不要声张,”历南歌严肃的说着,可他依旧是笑着的。

  如果不是外人那就有可能是他们自己人,或许是有人混到他们的队伍中来了。

  说完又吩咐南一道“南一,你在暗中调查一下今天早上是否还有人受伤或死亡,切记不要暴露了,”

  “属下遵命,”南一说完便走了,

  历南歌看着凌宇恒与韩濯说“你们两个叫人把这里处理了,不要声张,知道的人若是泄露半个字你们两个自行处置。”

  反正一起来的侍卫不归他管,他主要负责的是数清楚人数。

  凌宇恒与韩濯两人看着这个甩锅甩的如此理直气壮的人,两人心里都在腹诽:交友不慎啊!

  翌日一早,寺里的钟声响起时众人都往大殿之中去,今日太后要带领众人与寺里的主持在此诵经。

  林妙言与凌月两人因为受伤的原因太后让她们不用来了,可是林妙言还是坚持来了,她只是手臂受了点伤,没什么事。

  而凌月则是脚崴到了,不方便就没来了。

  大殿之中人人都是身着僧袍,这是太后昨天夜里吩咐人准备的,说今日要穿着一起诵经。

  诵经过后便已经快到巳时了,众人纷纷散去。

  林妙言看着寺里的主持已经走远便快步跑上前去,待追上前后林妙言率先开口说道“慧圆主持,您等等,”

  慧圆闻声便停下来了脚步道“这位女施主叫住老衲有何事?”

  “慧圆师傅,小女子想向您讨一本经书,不知慧圆师傅可否应允?”林妙言如实回答着,

  慧圆笑了笑问道“施主小小年纪怎么会对佛经感兴趣呢?”

  林妙言闻言回答着“刚刚在大殿里诵读了一段,小女子颇为感兴趣,”

  “很多人都觉得佛经乏味无趣,不曾想施主小小年纪竟对之感兴趣,不知施主要那一本经书呢?”慧圆问道。

  “就要刚刚在大殿之中诵读的那本《妙法莲华经》,”林妙言道。

  “施主怎知那里《妙法莲华经》?”

  “小时候祖母还未过世时经常听祖母诵读,”林妙言回答着。

  慧圆闻言了然的点了点头,说道“那施主随我去藏经阁走一趟,”说着便向前走去,林妙言也在后面跟着,两人一起去玄光寺的藏经阁。

  玄光寺的藏经阁很大,里面各种各样的经书都有,有小沙弥在里面打扫着,每个角落都很干净,一尘不染。

  林妙言与慧圆大师到时正有几个小沙弥在擦拭着门窗。

  几个小沙弥看到慧圆都恭敬的说“主持好,”

  慧圆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只点了点头,便带着林妙言往里走去,《妙法莲华经》共有七卷,林妙言取走了第一卷,说看完过后再来拿。

  林妙言与慧圆刚刚走出藏经阁大门,便有一个小沙弥匆匆来说“主持,主持不好了,主持,”那小沙弥如此叫着。

  慧圆见状问道“无应你怎么了?”

  小沙弥名唤无应,慧圆就如此问道。

  无应听见问话就急急道“回主持,刚刚我与无为师兄去打水,看到了井里有具女尸。”

  女尸?

  慧圆与林妙言两人闻言都匆匆往水井的方向而去,林妙言喊到“十三?”

  十三闻言便从暗中走出来,道“小姐有何吩咐?”

  “去通知历南歌,”林妙言说完便走了,十三领命去通知历南歌他们了。

  林妙言与慧圆到场时井边已经围了不少人了,历南歌与凌宇恒还有韩濯三人也到了,真在让人将尸体抬上来。

  历南歌见林妙言过来,就走了过去将林妙言拉住,转过了身子,让林妙言背对着井,说“别看,”

  林妙言听话的没去看,问道“死的是谁?”

  “看衣着应该是一个丫鬟,而且是宫女,”历南歌将自己看到的说给林妙言听。

  “那是你知道谁身边的宫女吗?是意外还是他杀?”林妙言问道。

  历南歌闻言只道“还不确定,要等仵作验尸过后才知道,你听话快回去,有什么事我回来再告诉你,”

  历南歌说着,眼睛全是宠溺,还夹着一丝心疼,她怕她看见后会做噩梦,像昨天的刺杀一般,昨晚他半夜里睡不着就去看她,却看见她又在做噩梦了。

  醒来时抱着他说她看见好多黑衣杀手朝她追过来。

  他就这样抱着她又睡了大半夜,后半夜她终于没在做噩梦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