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51章受伤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117 2019-07-08 23:58:00

  历南歌见林妙言受伤了,就急急跑了过来,以免黑衣头领服毒自杀一过来留将其敲晕了。

  吩咐南一道“将这里处理干净,活着的人全部带回去严加拷问,”说这话时他眼里都是冻死人的寒冰。

  林妙言因为左手手臂受伤所以就放开了温暖,右手捂着左手手臂。

  历南歌走过来道“有没有事?疼不疼?我看看伤的重不重?”说着搬开林妙言的手,去看她的伤口。

  林妙言笑着说“我没事,就是破了个口子而已,”

  历南歌掰开林妙言的手就看到白色的衣袖已经被血染成红色的了,看着那不深不浅的伤口,心里微微抽疼。

  温暖与凌宇恒在一旁一脸歉然的看着,温暖道“对不起,若林小姐不是为了救我也不会给了对方有机可乘的想法,”

  凌宇恒也跟着道“多谢妙言就了小暖,我现在也不知道该做什么,等回去后我便亲自登门感谢!”

  历南歌看着两人说“你们不必如此,今日若是换成其他的她也会这般做的,”

  说着便把林妙言打横抱起,又说道“今日之事只能我们在场的人知道,你们自己看着办吧!”这话显然是对温暖说的,凌宇恒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说完又对阿文道“你去把淮南王府随行的大夫找来,”林妙言身子不好,他怕她在这山间受寒着凉便把淮南王府的府医也一并带着跟来了。

  阿文看了凌宇恒一眼,见他没有异议便走了。

  历南歌抱着林妙言一路往回走。

  红雪与落儿还有十三也一路跟随,待到只剩下温暖与凌宇恒时,凌宇恒对温暖说“刚刚的事情谁也不许说,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至于林妙言受伤的事历南歌怎么说我们就怎么配合就行,也别问为什么,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

  凌宇恒虽然喜欢温暖,但是还没到那种什么事都与她说的地步,不像历南歌与林妙言那样,他们之间的信任与默契是建立了十几年的。

  温暖听话的点了点头,虽然想不明白为什么,但还是没问,她知道就算她问了凌宇恒也不会告诉她的。

  思及此,温暖开口道“你可以告诉我林小姐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吗?”

  “你问这个做什么?”凌宇恒疑惑的问,他不是不相信温暖,只是林妙言是历南歌的心头肉,他还是得小心些的。

  得罪了历南歌还好,若是得罪了林妙言,别说历南歌不放过那人,就算是她家那位哥哥也不会善罢甘休。

  温暖闻言笑着道“她救了我,我还是要做点什么的,最主要还是想了解一下她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姑娘,才会对一个自己不熟识的人以命相待,”

  凌宇恒听见温暖说的话,回答道“我只知道她说尚书府的小姐,林尚书的掌上明珠,喜好喝茶,林尚书与林夫人都极为疼宠她,还有她那位兄长也视她如宝,更别说历南歌了,可以说林妙言是历南歌的逆鳞,触之必亡,

  我只知道这些,若是你想知道更多的话就与她多接触接触,你平日也没什么说的上话的闺中密友,若是能与她结交那是甚好的,”

  凌宇恒一口气说完,告诉她林妙言很被家里人疼爱是想说林妙言不是她能得罪的,若是得罪了他怕是也救不了她,能结交最好,不能结交也别招惹了。

  温暖明白凌宇恒的意思,就算凌宇恒不说她也看得出来历南歌是真的把林妙言很放在心上的。

  笑着说道“她在这种情况下没被养的嚣张跋扈刁蛮任性还真是难得,纵观京都里那些被家里人疼宠的那个不是嚣张跋扈的,”

  “你家里人也很疼爱你,你怎么不是嚣张跋扈的?”凌宇恒笑问。

  温暖想想也是,她父亲也没有妾室,她又是家里的独女,想到这里,温暖笑着道“你的意思是我以后可以嚣张跋扈咯!”这话从温暖口子说出来有些调皮的紧,她平日里都是规规矩矩的,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调皮的话还真是难得。

  两人没在聊林妙言,把话题扯到了温暖的身上,比如从她喜欢吃什么到喜欢做什么,两人说着话慢慢前行着。

  另一边,历南歌抱着林妙言回来时真巧碰到一群人陪着太后在寺院里闲逛,封玉儿见历南歌抱着林妙言回来,再看林妙言左手衣袖上的血迹,问道“林小姐这是怎么了?怎么受伤了,”

  太后也跟着道“妙言怎么受伤了?严不严重?来人去把随行的太医叫过来,”

  历南歌没回答封玉儿,只是对着太后笑道“回太后,这丫头有些皮了,在后山上非要去爬树,不小心摔了一下来手臂被划伤了而已,已经叫人去把淮南王府随行的府医叫来了,不用麻烦太后了,多谢娘娘的心意,臣心领了,”

  说着便抱着林妙言向她的屋子里走去,太后见此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跟着去看看。

  淮南王府的府医已经等在林妙言的房间里了,见人来了,就放下药箱准备着。

  待到历南歌将人放在床榻上坐着时,大夫才上前拿着剪刀剪开林妙言的衣袖,看着那伤口,历南歌宠溺道“看吧,伤成这样了,以后看你还敢不敢爬树了,”爬树两字咬的有点重,在提醒大夫不要乱说话。

  那大夫也是个明白人,他是淮南王府的府医,知道主子的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大夫帮林妙言包扎好了后才说道“林小姐只是被尖锐的东西刮出了条口子,不碍事的,休息几天就好了,切记这几日不可沾水,以免感染了,”

  说完便提着药箱走了。

  不一会林妙言因为爬树摔下来划伤了手臂的事就传开了,还有人说南歌世子当真疼爱林妙言,只是手臂上刮了一条口子便把人抱着回来了。

  沈乐一听见林妙言因为爬树而把手划破了笑的不停,那时她正与凌月她们一起在寺院里聊天。

  沈乐笑着道“真想看看林妙言摔下来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你就别幸灾乐祸了,等他日你出事的时候我们都好将曾经你鄙视过我们的事情都对你做一遍,”蒋雯婧笑着说道。

  “我们去看看她吧!今日我去找她时落儿说她自己出去闲逛了,不曾想竟是去爬树了,”余绮霞也笑着说,一脸的不可思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