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50章刺杀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124 2019-07-08 23:45:00

  林妙言听见折磨人就想到蕊香楼里那个被扒了皮的人,忍不住浑身一颤,只是一瞬而已,可还是被历南歌捕捉到了。

  她这几日已经快忘记了那件事了,却在凌宇恒提起折磨人时又想了起来,

  历南歌见凌宇恒还在喋喋不休的说,历南歌突然道“五倍,”

  凌宇恒一听这话,马上就闭嘴了,丫的历南歌算你狠,你厉害,你大哥,小弟佩服。

  凌宇恒在心里咬牙切齿的说。

  温暖看着这两人正儿八经的烤起鱼来了,虽然有点不可置信,但还是接受了,毕竟她也不是很了解他们。

  几人吃着烤鱼才吃到一半,突然历南歌与凌宇恒对视一眼,不动声色戒备起来了,历南歌突然笑着道“本世子的鱼儿快吃完了,再不出来我可就要走了!”

  话落的同时,四周突然涌出来一群黑衣杀手,个个手执利刃黑巾蒙面,躲在暗处的阿文与南一也跳了出来,这两人躲在暗中已经解决了几人。

  林妙言看着这些人,一把抓起温暖就准备往外跑,她知道她留下来不能帮忙,只会让历南歌分心出来保护她,所以她能做的就是远离这里的危险。

  红雪与落儿赶到时就看到了这一幕,十三也加入了战局。

  红雪与落儿见林妙言一直没回来,早上也没吃什么,两人便带着一些糕点出来,想让林妙言吃点,可是一来就看见这么多黑衣杀手。

  林妙言拉着温暖想要走,可是那有那么容易,有几个黑衣人看出了林妙言的举动,就朝她两人扑了过来。

  红雪与落儿见此两人就上前来,红雪一脚从后面踢倒一人,落儿抽出腰间拿来作腰带的长鞭,也是一鞭子挥了过去。

  凌宇恒与历南歌都没带武器,历南歌徒手扭断一人的脖子,夺过对方手中的剑就扔给了凌宇恒,凌宇恒一脚踢飞一人,便接住历南歌扔过来的剑。

  一个翻飞,刚被踢倒的那人就此结束了生命,凌宇恒也夺过那人手中的剑朝历南歌的方向扔去,两人的配合默契十足,明明他们没有一起上过战场,却有着十足的默契。

  历南歌提着剑向那群黑衣人的头领走去,对身后的南一道“留活口,”说完便提剑飞向那黑衣人。

  战况激烈,林妙言这边还好,有十三与红雪还有落儿三人护着,林妙言还好,只是脸色有点白。

  温暖看着就像没事了一样,虽然脸色也不怎么好,但是她很早就知道这世间就是弱肉强食的,她十岁的时候与她母亲一起回老家徐州,就遇见了土匪杀人抢食,当时多亏了父亲的暗卫,她与母亲才得已平安回来,所以她觉得只要这天下不是太平的就会有杀戮。

  经历过了所以就不在那么害怕了,但还是与林妙言两人紧紧的拉着手。

  林妙言是没见过这种场景的,但她亲眼看到一个人被扒了皮后还活着的,所以见此也只是有点害怕,却没有了当初的那种难以接受。

  不一会儿黑衣人已经倒了一大片,他们的队伍也有人受伤了。

  林妙言看着有黑衣人从后面刺向了温暖,来不及说什么,便一把用了将温暖推开打算替温暖当了这一剑,十三见此脚忙手乱的一把抓住那黑衣人的手臂,一个反转,只听见咔嚓一声,伴随着黑衣人的一声惨叫,一只手臂就断裂了。

  温暖看着眼前这一幕难以置信,她与林妙言不过点头之交,不想她竟然为了保护自己却用自己的身体准备接下那一剑,虽然伤不及要害但也还是会受伤。

  这个姑娘究竟有多善良才会对一个自己从不熟识的人以命相待,当年她见过有人为了能在土匪抢劫时亲手送上自己的女儿妻子去让别人侮辱,只为自己能够活命。

  所以这些年来京都里的那些议论对她根本造不成什么伤害,比起那些事来,那些议论只不过是过过嘴皮子而已。

  这个姑娘如此的良善,让她对这世间的人心又多了一重看法,也难怪淮南王世子会如此的将她放在心上,她以前也以为她只是长的好看,与别的女子并无其他,可是仔细想来京都里的人都在议论她只是徒有其表,她也是置之不理恍若未闻。

  她与别人还是不同的。

  凌宇恒与历南歌也看到林妙言推开温暖准备自己受下这一剑,凌宇恒对林妙言感激在心,历南歌则是越杀越干脆利落。

  眼里是冻死人的寒冰,差一点,差一点他捧在手心里的姑娘就要受伤了,还好,还好她没事,若是她出了什么事,他不敢保证会不会将这群人全部挫骨扬灰。

  因为他知道林妙言不是因为在她身边的人是凌宇恒的未婚妻才这样做的,今日无论换成谁在她身边她都会那么做的。

  历南歌的招式越来越多猛烈,打的那头领无还手之力,那黑衣头领见势不妙,便打了个手势示意还活着的人撤退。

  可是历南歌根本不可能让他们逃了,那黑衣头领向历南歌刺来一剑,历南歌偏过身子躲了过去,那黑衣头领见状便要跑,历南歌一个回旋一剑刺中了那黑衣头领的小腿。

  黑衣头领的小腿吃痛,便不受控制的要往地上载去,突然他忍着小腿的痛提剑朝林妙言的那边杀了过去,准备拿林妙言要挟历南歌放他们离开。

  他刚刚已经看出来了,若不是这女子差点受伤历南歌的攻势也会不越来越猛烈,所以这女子应该对他很重要。

  林妙言现在已经重新牵起了温暖的手,两人都背对着那黑衣头领,红雪与落儿在前面对付他们这边仅剩的黑衣人,十三则在林妙言身边保护林妙言。

  黑衣头领到了十三的跟前,对十三虚晃了一招,十三提剑去挡,不料那黑衣头领便向林妙言的手抓去。

  林妙言听见身后的动静时,便头也不回的拉着温暖向前跑。

  黑衣头领见人跑了就提剑朝林妙言的左手边刺了过去,十三反应过来时便急急提剑去挡,不料林妙言的手臂还是被划伤了。

  十三见此便一步上前,向黑衣头领的喉咙刺去,虚晃一招,便一脚踢飞了黑衣头领手中的剑,大步向前剑尖直指黑衣头领的咽喉。

  此时剩下的人已经被放到了,留了三个活口,除了黑衣头领外还两个黑衣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