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49章陪我长大,还陪我变老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133 2019-07-07 23:50:00

  林妙言看着自己面前的桃树,没想明白历南歌说的话。

  历南歌见她茫然的样子,便拔下了林妙言头上了桃木簪与自己头上的桃木簪,簪子被拔下了,两人的三千青丝便也散了下来,两人的头发在风中互相纠缠着。

  林妙言看着历南歌手中的两只桃木簪,便明白了过来,原来这桃木簪竟是用这颗桃树上的木枝雕刻的,还是一对。

  历南歌今日本就是要与林妙言来这桃林的,所以就用这根桃木簪束发,没想到他的妙妙与他真是心有灵犀。

  他早上起的也早,考虑到或许她还在睡觉就没来打扰她,等到他看时间差不多时就去她房间里寻她,却被落儿告知说她已经自己出去走走了,所以他这才追过来。

  历南歌看着林妙言道“别人都说在这棵桃树上用红绸写上彼时的名字,就会白头偕老,写上去我怕这树上的红绸太多了,它看不到忙不过来。

  所以我要用这桃木给我们做一对簪子,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戴着这桃木簪一起白头,”

  林妙言不知用各种言语来表达此刻的心情,说不感动是假的。

  她太感动了,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像说什么都不足以表达出来。

  她一直都知道历南歌很爱她,可是不知道他会如此爱她。

  良久,林妙言才笑着说“历南歌,谢谢你陪我长大,还愿意陪我变老!”

  历南歌笑的一双桃花眸子全是宠溺,道“傻丫头,我可是错过了五年,所以我要用余生都陪你,”那五年他在淮南无时无刻不想着要回来,可是他忍住了,因为他要变了强大起来,才能保护好他的小丫头。

  林妙言上前一步,主动抱着历南歌的腰,将头埋在他的怀里。

  历南歌看着难道主动抱他的姑娘,也伸手将人搂在怀中,笑了起来,笑的很满足,她就是他的全部。

  过了一会,历南歌说道“来,我帮你把头发挽起来,”说着便将林妙言从自己怀里拉出来,背对着自己,从后面简单的给林妙言挽了一个发髻,一根桃木簪插在发中。

  历南歌会挽女子的发髻,以前他只要一闲下来就拉着林妙言帮她把头发解了又挽,挽了又解,如此周而复始便学会了。

  林妙言挽好头发后,对历南歌道“来,我也为你束发,你得坐着,我没你那么高,”历南歌闻言便笑着就地坐在了草地上。

  待两人又从新挽好头发后,林妙言道“回去吧!该用早膳了,”

  “不用回去了,那湖里的鱼儿可肥了,你没看到吗?”历南歌看着湖泊对林妙言说着,

  林妙言以为历南歌刚刚只是说着玩玩的,没想到他来真的。

  想到这里林妙言说“可是这里是寺院,在这里杀生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我在这里烤鱼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慈恩那老和尚都没说什么呢!”历南歌如实说着,他有几次练轻功时就来这里烤鱼吃,也就是在这里烤鱼吃他才认识慈恩的。

  林妙言不知道这些,还想说什么,只见历南歌已经拿起一根木枝往湖边去了,林妙言见状也跟了过去。

  不一会历南歌就抓了几条肥美的鱼儿上来。

  林妙言坐着湖边看着历南歌熟练的处理着几条鱼,出声道“不是说君子远庖厨吗?我都不知道你怎么连这个也会?”

  历南歌便处理着鱼便回答说“在你面前我不用做君子,你以后想吃我做的饭我就给你煮,”

  “你还会煮饭?什么时候学的?”林妙言惊讶的问,她是真的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连煮饭都学会了。

  “在一品居的时候,突然就去厨房看了一下,没想到就学会了,还得多谢一品居里的大厨呢!多亏了他在旁边指导着,”历南歌如实说着,他有一次去一品居里查账,突发奇想的就往厨房里去了,看着看着就想学学,学会了好为他的小丫头煮饭,所以他就去学了。

  林妙言闻言点了点头,还没说话便听见有人说“看来我们今日有口福咯,南歌世子爷亲自动手,不尝尝都不行啊!”

  林妙言闻言便看向了出声的方向,便看见凌宇恒与一位身着青衣的女子往这边走来。

  历南歌听见凌宇恒的话,便把刚刚插鱼的树枝扔给凌宇恒,道“想吃自己去抓,你又不是属狗的,别来与我们抢食,”

  温暖一听这话就笑了,上前一步行礼道“温暖见过南歌世子,林小姐,”

  历南歌还没说话,凌宇恒就抢先说道“以后不用对他行礼,有我在你对他行个什么礼,平白委屈了自己!”

  与凌宇恒一起来的就是温暖,凌宇恒自从去提亲过后就时不时的找机会与温暖独处,这几天下来,两人相处的还算不错。

  温暖也一改之前一见到凌宇恒时的脸色,自从她觉得她喜欢上凌宇恒后,便想着要与他好好相处,这几日下来,算还不错的。

  历南歌笑着看向凌宇恒,对温暖说“他说的没错,以后没有外人时你就不用行这些礼了,不然他还指不定在背后怎么骂我呢,我把他的钱坑了不是一次两次,毕竟那一纸婚…………”

  凌宇恒看着历南歌要把婚书的事情说出来,就急急道“四倍,我去抓鱼去了,”这四倍当然是那纸婚书的钱了。

  “成交,”历南歌笑着道,林妙言与温暖不明所以。

  不一会儿凌宇恒便又抓了几条鱼回来,与历南歌一起处理着。

  温暖看着这两个京都里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在处理鱼,有点震惊,她一来就看见历南歌在刮鱼鳞,已经震惊不已了。

  淮南王世子亲自动手为林妙言烤鱼,传出去谁信啊?更别说现在是两个平日里在人们面前不可亵渎的两人一起烤鱼了。

  林妙言与温暖不熟,所以两人没怎么说话。

  林妙言坐在草地上,双手抱膝,看着凌宇恒问道“凌宇恒你也会烤鱼吗?是不是专门去学过!”

  凌宇恒一听这话六有火,道“除了七皇子与寒四少外,我和韩濯两人都是被历南歌折磨过的。

  你说他在一品居的学炒菜,还非得把我和韩濯两人拉去看,最后还得让我们跟他比试,谁做的不好吃谁就给钱,我可告诉你啊,你以后小心点别被这厮坑了,你别看他整日里笑容满面的,可是折磨人来那是一套一套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