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44章惊马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027 2019-07-05 23:45:00

  温暖想着温夫人说的话,好像她娘说的很对,她就是不甘心而已,不甘心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做什么就是什么,她被别人议论多年而他自己却什么事都没有。

  既然已经摆脱不了这庄婚事,那就接受吧!温暖想着今日凌宇恒大张旗鼓的来,便想到昨天他说“从明天开始我要让整个京都的人都知道你温暖是我凌二少的人,”

  想到这里,温暖不自觉的嘴角上扬,再看到那纸婚书,只见婚书上写着:

  一阳初动,二姓和谐,请三多,具四美,五世其倡征风卜。六礼既成,七贤毕集,凑八音,歌九和,十全无缺鸳鸯和,谨订此约。

  温暖看着那纸婚书,想着这就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吗?喜欢一个人就会变得不像自己?喜欢就喜欢吧,反正婚事已定,比起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还不如嫁一个自己喜欢的人,温暖如实想着。

  翌日清晨,林妙言用过早膳后,太后的懿旨就来了,说是三日后启程去玄光寺礼佛,要在那里住上几天,叫林妙准备准备。

  这次尚书夫人聂婉茹不去了,林尚书向皇上告了几日假,今日一早就带着聂婉茹去乡下的别庄小住去了。

  现在整个尚书府就只有林清轩与林妙言两兄妹。

  林妙言接了懿旨后便出门了,对红雪道“红雪,你帮我准备几件素色的衣物吧!既然是去礼佛的自然不可能穿的这红色的了,”

  “是奴婢今晚就替小姐准备,”红雪道,

  “落儿,帮我准备一些吃食就好,你平时就喜欢吃,”林妙言笑着道,

  “好的小姐,小姐你别总嘲笑我喜欢吃了,你还不是一样的,”落儿吐着舌头道,

  三人说着便坐上马车去往大街上去了,马车行至东街时,人群便纷纷响起了惊叫声,突然有人道“快躲开惊马了,快躲开。”

  闻言落儿与红雪便抓着林妙言冲出马车,车夫是十三,她平日里除了暗中保护林妙言外,还做起了林妙言的专属车夫。

  十三见红雪与落儿已经带着林妙言下了马车走向安全处,便卸了马车,骑着马准备去拦截受惊的马,林妙言喊道“十三小心啊!”

  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一匹马从大街中间狂奔而过,人们纷纷躲避。

  十三追着惊了的马,突然看到前方有一对男女在说话,男子看到飞奔而来的惊马,便把女子退向旁边,男子朝马背上飞了过去,试图想要安抚受惊的马,才刚刚骑上马背,那骑马就更疯狂,几个狂甩,就把男子甩下了马背。

  十三见此,也从自己坐下的那匹马飞到受惊的马身上骑着,却不是安抚,而是任马狂奔,她则是轻轻的用手抚摸着马儿的脖子耳朵。

  马儿好像很受用,慢慢停下来了,不再发狂,可还在奔跑着,

  十三感受到马儿的变化,再接再厉,给马儿顺着毛,轻轻的一下又一下,马儿慢慢的停了下来。

  十三见马儿停了下来,道“哥们,咱们别跑行不?我们回去你看这么样?”十三说着便拉起缰绳调转马头,马儿许是听懂了十三的话,感觉到她对它没有恶意,所以听话的调转了马头。

  十三见马儿听话,便骑着马往回走。

  马儿在刚刚那男子被甩下来的地方停下来,十三看到林妙与红雪她们站在人群中,刚刚那男子受伤了。

  被推到人群中的叶梓汐现在真正吩咐四皇子的侍卫将人送去医馆,四皇子今日约她出来逛街,不料走到此处那惊马狂奔而来,四皇子将她推向了人群中。

  十三看到的那对男女正是四皇子萧天承与叶阁老的孙女叶梓汐。

  林妙言看着侍卫将人父去了最近的一家医馆,也跟着过去了。

  大夫看过后说“这位公子没什么事,就是左手骨折了,要好生休息,伤筋动骨一百天,要好好上药才行。”

  大夫说完后,叶梓汐道“四皇子殿下可还有那里不舒服?”

  “没有,难道梓汐能如此关心我,就算让在我再摔十次也没关系,”四皇子说着。

  叶梓汐没回答,突然有一男子从外面匆匆跑过来,看到叶梓汐就将人搂进怀里,急急道“你有没有事,我听这里惊马了,便从家里赶了过来。

  那里受伤了?诊治了没有?梓汐你说话啊!别吓我,”

  叶梓汐抬头看着来人,良久才道“我没事,是四皇子殿下受伤了,”

  云沐宸听见叶梓汐的话便将人放开了,后退一步有些颓然的说“也对,你那里会有事,就算万箭穿心你都不感觉到一丝的疼。

  抱歉,是我自作多情了,”

  说完又对着大夫说“赶紧包扎好,将人赶出去,我们这里庙小容不下四皇子殿下着尊大佛,”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向后院去了。

  叶梓汐来时没注意看牌匾,没想到是云氏医馆。

  林妙言在一旁看着,默不作声,人群中这时有一人走了过来,道“刚刚不知是谁安抚了在下的马儿?”

  十三没好气的道“既然已经安抚好了,把马牵走便是了,问这么多干什么?”

  林妙言觉得十三说的对,但还是假装次责道“十三不得无礼,”说着便对来人行礼道“参见誉王,”

  来人是先皇最小的儿子,当今圣上的亲弟弟,萧遥,人如其名,有实权有封地,活的无比逍遥,才年仅二十岁,皇子那几个与他差不多大的儿子都要叫一声他皇叔,

  萧遥道“这马儿一直以来都是本王亲自喂养,从不经他人之手,也没人能接触它,不曾想今日本王出府回来,府中侍卫说马儿受惊跑了出去了,本王追出来,这才有此一问的。

  原来竟是林小姐的侍女将它制服了,请问这位安抚了马儿的姑娘叫什么名字?”

  “十三,”十三没什么表情的说,

  “那今日就多谢十三姑娘,这马本王就牵走了,”说着萧遥牵着马走了,

  林妙言正准备要走,突然想到可以去找云沐宸借几本医书看看,想到这里,林妙言便径直走向了医馆的后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