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42章未免太过自以为是了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103 2019-07-04 23:46:00

  马车一路缓缓前行,到达大长公主府时凌月正在门口翘首以盼,一见凌宇恒回来就笑道“恭喜二哥,不日便抱得美人归,”说着伸出手去道“红包拿来,”

  凌宇恒看着凌月的手,道“就知道你没事不会在这里等着,今日你哥我高兴,说吧要多少,”

  凌月看着他二哥准备大放血了,就道“二哥今日提亲之喜,多给点我替二哥请妙言他们喝茶,今晚我们可是包了蕊香楼的红莲姑娘,要去看她跳舞呢,你自己看着给吧!”

  凌宇恒对自家妹妹与那几个小姐有事没事逛青楼已经习惯了,从怀里掏出几张百两的银票道“自己小心点,别给别人落下了话柄,世家小姐逛青楼,这要是传了出去成何体统,”

  凌月接过银票,道“知道了,谢谢二哥,”说完便走了,

  淮南王府,言歌轩,南二跪地拱手说“爷,南漠那边已经安排好了,祁旭容登基后将所有兄弟都赶会了封地,或者杀的杀,残的残。

  但有个叫祁浩的还留在南漠的都城里,因为老南漠王将三分之一的兵权交给了他,祁旭容还没找到兵符所以这才将人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却是个有勇无谋的。

  我们只能从他那里下手给南漠制作的内乱,就是不知道这祁浩能维持多久?”

  历南歌听着,道“给他派个谋士,希望他能有点用,”

  南二道“爷放心,已经派了我们的人给他当谋士了,”

  听南二说完,历南歌便不再言语。

  外面南一进来道“爷,凌二少爷请你今晚去一品居喝酒,来传话的人刚刚走,”他们都知道凌宇恒今日也效仿他家世子爷请了圣旨去提亲,所以这是事成了来庆祝的来了。

  历南歌微微颔首,便又坐着继续看书了。

  入夜,蕊香楼,二楼雅间内,几个俏公子围坐在一起,这时有一红衣女子推门走了进来,道“红莲见过几位公子,不知几位公子想看红莲跳什么舞?”

  凌月她们看到这红衣女时第一个想到的是林妙言,都是身着红衣,这女子穿出了一种风尘女子的妩媚与妖娆,但不得不说这女子长的也很美,一双凤眸竟是风情万种,身着红衣一点也看不出俗气。

  而林妙言人本就长的很美,穿红衣处处透着张扬与桀骜不驯,一身红衣穿出了霸气的感觉,像是她生来就该配这世间的红色的。

  林妙言今日也是穿了一件红色男装,红莲一进门就看到了这个也是与她一样身着红衣的人,她也是认识林妙言的,但今日却是第一次真正的见面,便对林妙言微微点头。

  林妙言猜到这楼里的人应该都认识她,可她却不认识人家,见红莲对她点头,她也回之一笑。

  沈乐见两人如此这般,道“林妙言,他娘的你两该不会认识吧?认识就早说啊!我们就不用付钱了!”

  “她可能认识我,可我不认识她,你别要忘了这里是谁的地盘?”林妙言悄悄对沈乐说。

  沈乐想到凌月说这蕊香楼的幕后老板是历南歌就不奇怪了。

  凌月说“你们想看什么舞?”

  “不是说这红莲姑娘的霓裳羽衣舞跳的很好吗?就那支吧!”蒋雯婧说着,

  众人没有异议,红莲就道“不知在座哪位会弹琴?与我伴奏如何?若是不会我便命琴师进来伴奏,”说着还看了眼林妙言。

  林妙言算是明白过来了,前些日子人人都传她一曲高山流水弹的如出谷黄莺,所以这女子在试探她,或者还有别的什么目的。

  想到这里,林妙言直接说“不会,叫琴师吧!”为一个青楼女子弹琴伴奏实在掉身份,再说对方还是抱着目的来的,想到这里林妙言越看这位红莲姑娘越不顺眼。

  红莲听到林妙言说不会,便是一噎,她本来想看看这位她们这位未来世子妃到底是不是如传闻那般空有其表,还是琴艺卓绝,不曾想人家压根没把她放在眼里。

  或许别人夸大其词了,她根本就是空有其表而已,根本配不上她们爷,想到这里红莲眼里闪婚一抹嫉妒,凭什么一个什么都不会的人凭什么配得上她们世子爷?她不甘!

  红莲不再想,叫人去把琴师叫了过来伴奏。

  林妙言可是没错过红莲眼中一闪而过的嫉妒。

  原来如此,从她说不会弹琴时她就一直在观察红莲的神色,原来又是一个爱慕历南歌的人,未免有些自以为是了点。

  这时舞曲已经开始了一会,林妙言想到这里便没心情再看下去了,道“我出去透透气!一会就回来,”说着便起身往门外走去。

  走到拐角处突然一只手伸了过来,将林妙言拉进了一个死角,林妙言才刚刚出声要喊救命,嘴巴就被人从后面捂住了。

  那人将林妙言拉到墙角后,从背后绕了过来,林妙言也看到了是萧天睿的脸,道“五皇子殿下,请你自重,”

  萧天睿听着林妙言说的话,道“妙言,我一直喜欢你,我以为你是知道的,”

  “是吗?那也只是五皇子殿下的以为而已,妙言并不知,”林妙言淡淡道,他在皇宫里算计她和历南歌的事她还记着呢,说喜欢她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已。

  “没关系,以后我慢慢让你知道就行,现在你告诉我,你那日在蕊香楼里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会晕倒?”这才是他今日来这里的目的,先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才好下手,

  林妙言闻言道“与你何干?五皇子殿下很闲吗?闲到来管我的私事,”

  萧天睿见她不说,猜测道“是不是历南歌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所以你才一时接受不了晕倒了?”

  “五皇子殿下的想象力未免太过丰富了,什么事情都能想出来,”林妙言嘲讽道,

  萧天睿见她如此以为是自己猜对了,她不敢承认而已,说道“是不是因为你与历南歌已经有了婚约所以你才忍气吞声的,你放心,如果这事是真的,我就去求父皇下旨帮你解除婚约。

  你也不必再忍气吞声的嫁给历南歌,”

  林妙言见他越说越来劲,开口说道“五皇子殿下未免也太过自以为是,我林妙言是什么人,我会忍气吞声吗?还是五皇子殿下太小看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