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40章要让她打上我的标签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067 2019-07-03 23:40:00

  凌宇恒也有些为难了,别人不知道,可他知道历南歌那九十九抬彩礼是准备了多少年,什么稀有的东西都有,下聘的聘礼他也是准备好了的。

  当初他还嘲笑过他太心急了,历南歌当初说的是什么来着?他说“当你特别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你想要把这世间最好的东西都给她,”他现在觉得历南歌的这句话特别有道理。

  大长公主看着为难的两人,开口说道“宇恒啊,你的彩礼与月儿的嫁妆我都准备好了,只是聘礼还没有准备,彩礼也只有六十六抬,没有九十九抬,”当初她第一次提起与温府的婚事时就准备的了,只是一直没用到,

  “我那里与府中的一起还能凑出三十几抬,我这就去给你看看,”凌夫人无奈道,说着便转身走了。

  凌夫人走后。大长公主道“还有什么事?你说说,”

  凌宇恒听见彩礼的事情已经有了,便兴奋的说“祖母,既然这婚事退不了,那我们何不干脆直接的去黄上那里求道圣旨不就完事了吗?圣旨一下难道他们还敢违抗不成。

  得把小暖打上我的标签才是,这样的话她想跑都跑不掉了。

  既然要学历南歌就得学个十成十啊,祖母你说是吧!

  到时候我就不信我堂堂凌二少还打动不了她的心,关键是得先把温暖与我绑在一起才行,让别人都知道她是我凌二少的人,这样那些打她注意的人能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他现在太赞同历南歌说的话了,看准了就下手,要快准狠不然再等等就没戏了。

  “既然你考虑好了,那我们现在就进宫去吧!”大长公主说着便起了身,凌宇恒也起身扶着大长公主往外走去。

  一刻钟后,皇宫御书房内,皇上道“宇恒啊,朕不是听说你不愿娶温府的小姐吗?今日这是?”

  “皇伯父,侄儿不曾说过不想娶温小姐,侄儿以前只是不了解温小姐而已,现在了解侄儿就想成亲了,”凌宇恒说着,又接着道“再说了,温小姐人很好,是我心仪之人,还请皇伯父成全。”

  “你们即是从小就有婚约那还要圣旨做什么?”皇上如实问着,

  凌宇恒回答道“整个京都都在言我不愿娶温小姐,我就要让他们知道是我来请的圣旨,我很愿意娶温小姐,”

  “既如此那朕就成全你吧!”说着皇上就拿出一方圣旨写着,写完后盖上印玺,便交给了大长公主,让他们明日去提亲时亲自宣读。

  “侄儿多谢皇伯父,叩谢皇上隆恩!”凌宇恒真挚的感谢着。

  说完便又扶着大长公主又回了大长公主府,入夜,凌夫人终于将九十九抬彩礼弄出来了,凌宇恒来着那九十九抬彩礼,觉得很满意,他觉得了等到提亲过后他要亲自为他的小暖准备聘礼。

  凌月在一旁看着他这个有些傻乎乎的二哥,道“二哥,你以前鄙视历南歌的话现在真的很合适你,”

  “合适就合适呗,历南歌说的没错,真的很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总想要把全世界都给她,”凌宇恒兴奋的说着。

  凌月向天翻了个白眼,道“历南歌说的是整个世间只要林妙言喜欢的他都送给她,话说二哥你知道温家姐姐喜欢什么吗?”

  这个他还真不知道,他只知道她喜欢品茗,凌宇恒看着那九十九抬彩礼,觉得还差些什么,嗯!想起来了,提起轻工就飞走了,独留下凌月站在原地一脸懵逼。

  亥时一刻,凌宇恒翻窗而入,历南歌正在看着书,随手将桌上的狼毫笔向凌宇恒扔了过去,笑着道“门在那里,没看到吗?”

  凌宇恒看到历南歌笑的如狐狸般,便知不妙,道“看见了看见了,我重来,”大哥你能不能别笑啊,你这笑怪渗人的,

  凌宇恒说着便去把窗户关上,走到门外后,敲了敲门,道“我可以进来了吗?”历南歌你丫的不喜欢别人翻你窗户,自己却是每天都去翻林妙言的窗户,老子再次鄙视你。

  得到历南歌的应允后凌宇恒便走了进来,径直坐在茶桌边,自己给自己到了杯茶,不待历南歌开口,就道“历南歌你是不是写过婚书啊?”

  “你要干嘛?”历南歌头也不抬的问,

  凌宇恒小心翼翼的问“能不能借我看看?”

  “不能,”历南歌笑着,不留情面直接拒绝了,

  “借我看看怎么了?我又不会吃了它,”凌宇恒不满道,

  历南歌已经得到了凌宇恒要去提亲的消息,玩味的道“没什么好看的,据我所知凌二少好像说过不想这么早成亲的,所以你看那婚书做什么?”

  凌宇恒知道历南歌这是在报复他以前嘲笑他,便道“我要去温府提亲了,随便你怎么嘲笑我,你就给我看看你那婚书是怎么写的就行,事成之后我请你们喝酒,”

  历南歌笑的意味深长,道“一品居,三倍价格?”说着便提亲笔在书桌上写着,

  凌宇恒闻言鄙视道“好,成交,”历南歌你是小人,趁人之危,借机坑我的钱。

  凌宇恒说完,历南歌也刚好收笔,道“我这给妙妙的婚书是不能给你看的,我随便写了一份,你将就着看吧!”

  凌宇恒无言以对,敢情他花钱买了份盗版的,呵呵呵!

  历南歌接着说道“实在不行的话你回去自己琢磨着写,想看多少份就写多少份,本世子的婚书是写了多久花了多少心思才写到满意的!就凭你那点钱就想看,你做梦吧你!

  还有我刚刚写的这份你记得付钱。”他写过婚书,只是还未拿出去而已,等到下聘的时候就一起拿去给他的妙妙。

  凌宇恒语塞,太欺负人了。

  翌日清晨,凌宇恒一大早就起来了,与其说是起床不如说他一夜没睡,他昨晚从历南歌那里拿来的那份婚书,昨晚一直在研究到底怎么写,他写了一晚上,直到现在才写出一份令他满意的。

  虽然一夜没睡,但是看起来格外的精神,真应了那句:人逢喜事精神爽啊!

  待到用过早膳后,大长公主与凌宇恒便一起带着众人抬着九十九彩礼往温府的方向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