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37章你是我凌二少的人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128 2019-07-01 23:50:00

  凌二少闻言也不挫败,道“温暖,我喜欢上你了,没遇见你之前我确实不想这么早成家,可是遇见你了我就很想成家了,想与你在一起一辈子,就算我们没有指腹为婚的婚姻,我还是会喜欢你。

  所以不管你愿不愿意了解我,我都要娶你,我相信,只要我真心相待一定会打动你的心的。”凌宇恒一口气把话说明白,他这算是表白吗?应该算是吧!

  温暖闻言道“凌二少何时变的这么不要脸了,我有说过要嫁给你吗?这桩婚事一直都是你们大长公主府绑着不放,与我温府何干?”

  凌宇恒闻言笑着道“是啊,就算是我们凌家绑着你不放,你能奈我何啊?”

  温暖气节,她能怎么样,他们温府能怎么样,以前他爹去退婚无果,她也做好了嫁过去的准备,可是他听说凌宇恒不愿意娶她的时候,她就想着凌宇恒赶紧来退婚,

  想到这里温暖道“当初说不愿意娶我的是你,现在说要娶我的也是你,凌二少当我温暖是什么人?挥之即去召之即来的吗?”

  “我从未说过不娶你,我那时只是没见过你,所以才说不想这么早成婚,外面的那些传言是谁传出来的我不知道,但是从明天开始我要让整个京都的人都知道你温暖是我凌二少的人,”凌宇恒郑重其事的说着。

  说完便转身走了,温暖看着说完就走的人,心中堵得慌,她的理智遇到凌宇恒后几乎为零了。

  温暖走会自己的院子,路过花园是看见一个小丫鬟捧着一个盒子准备拿去扔掉,道“你拿着的是什么?”

  小丫鬟看着温暖道“回小姐,这是刚刚凌二公子拿来就被你打翻了的茶叶,”

  难怪她觉得这盒子眼熟,莫名的她道“把东西拿来给我吧!”

  小丫鬟不解刚刚小姐都打翻了,现在拿回去算什么回事啊?不解归不解但还是捧着盒子递给了温暖,温暖接过盒子打开来看,里面的茶叶虽是倒在地上了,不过整理整理还是能喝的。

  温暖捧着那盒子往自己的暖云轩走去了。

  彼时,品茗坊里,凌月也在说着自家二哥去温府的事情,蒋雯婧道“外面不是传言你二哥不愿娶那温暖小姐吗?怎么这是转性了?”

  凌月道“我二哥没说过不去温家姐姐,就是不知道这流言是从那里传出来的,我觉得温家姐姐挺好的,我二哥要是娶她给我做嫂子的话我很乐意的。”

  众人一起八卦今日公主府的事,突然门被推开,门外站着三位男子,几个姑娘一见到门外的人纷纷起身行礼“见过五皇子殿下七皇子殿下,玉世子,”

  萧天睿开口道“老远就听见了沈小姐的声音,不知道我们是否有幸能一起进来喝杯茶?”

  沈乐急道“不能,丫的要喝茶不会重新找一个雅间吗?”哼说她嗓门大是吧?老娘要你好看,

  玉崔维说“沈小姐,别生气了,生气伤身,我们说的不过是事实而已。”

  “我说的也是事实而已,这里没雅间了吗?轮到你们大男人来与我们几个姑娘家挤在一起,害不害臊啊!”沈乐气鼓鼓的说,她嗓门大怎么了?比不过她嗓门大就知道嘲笑她。

  萧天睿看向林妙言,说“不知林小姐意下如何?”

  林妙言被点明,看了一下余绮霞与蒋雯婧,道“这不太合适吧!毕竟我们几个姑娘在一起说体己话呢!”

  她们都不想与这几个人待一块,萧天瑾还好,其他两个她们根本不熟啊!

  玉崔维似笑非笑的说“这体己话说了这么久也该说完了吧?我们就坐下喝喝茶,聊聊天而已,你说是不是啊凌三小姐,”

  凌月无奈道“几位请自便吧!”这话就是同意了,萧天睿率先走了进去坐在林妙言对面,玉崔维坐着沈乐对面,余绮霞的对面就是萧天瑾,凌月与蒋雯婧就面对面坐着,

  萧天睿开口打破沉默,他道“那日宴会上听见妙言小姐弹琴,简直就是一曲惊人啊,妙言小姐还真是真人不露像啊!”

  “五皇子殿下过奖了,妙言不过班门弄斧罢了,”林妙言没什么表情,淡淡道,

  “林小姐真是谦虚了,若你那是班门弄斧的话,你的叫那些真正班门弄斧的人怎么活啊!”玉崔维有些夸张的说着,

  “当然是靠吃饭活了,若是不会琴棋书画就活不下去的话,那凌月与沈乐都死了千八百次了,”林妙言如实说着,

  玉崔维“早听说林小姐怼人不在话下,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过奖过奖,”林妙言大大方方承认了,

  众人说着话,萧天瑾拿起茶壶每人倒一杯,便自顾自的喝着茶,一直沉默不语,

  突然玉崔维道“外界皆言尚书府小姐煮的一手好茶,不知今日可否有幸能喝到一杯,”

  林妙言闻言笑了笑,道“是我孤陋寡闻了,还是玉世子孤陋寡闻了,我竟不知我在外面还有这样的传言,我只知道众人都说尚书府小姐喜茶,却从未听人说过尚书府小姐会煮茶。”

  玉崔维本来是想试试林妙言喜茶和会不会煮茶的,却被林妙言轻轻松松的拋开了,即没说会,也没说不会,看看这未来世子妃不简单呢!他在青楼看的她时只以为她有些张扬而已,不曾想心思也很通透。

  思及此,玉崔维不再说话。

  萧天睿听玉崔维提起林妙言会煮茶,便也想尝尝她煮的茶,便说“妙言小姐既然会煮茶,不知可否赏脸为本皇子煮一杯,”在提醒林妙言他是皇子,至少给他个面子,

  林妙言听出他拿出皇子的身份来了,有些为难,却面上不显,沈乐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她虽然大大咧咧,但是不代表她不懂那些弯弯绕绕,她平时想和一杯林妙言亲手煮的茶都得求她好久,这萧天睿那出皇子的身份就想要林妙言亲手为他煮茶,这就是所谓的官大三级压死人吗?

  想到这里,沈乐道“萧天睿,你他娘的想喝茶去叫店小二给你煮去,我家妙言不会煮,她就只会喝!

  为难人家小姑娘你丫的算什么本事啊!”林妙言看着沈乐的维护,对她投来一个笑容,沈乐应该是京都里除了皇上和后宫的妃子与太后外谁都敢得罪的了,也是除了皇宫的那几位她谁都敢骂的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