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35章杀人灭口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155 2019-06-30 23:50:00

  转眼就到了六公主萧颜大婚前一日,六公主萧颜四月初五大婚,今日四月初四,公主府里张灯结彩,一派祥和。

  入夜,公主府东院一间厢房里,萧颜半躺在美人榻上,任由两个长相清秀的男子给她捶着腿,另一个为她剥葡萄喂给她吃,看着地上被打晕了的人,说“把他浇醒吧!”闻言便有一个男子端着水往那人脸浇去,躺在地上的人一个机灵就醒了,看着自己对面半躺在美人榻上的女子,道“六公主这是何意,就算是要洞房花烛还要等明日呢,若是六公主等不及了也不用把我绑来嘛,通知一下我自然就来了,”

  萧颜一听见李旭说的明日大婚她就来气,说“恐怕你等不到明日了,只要你告诉我你那日是怎么进入那间偏殿的,我就留你条狗命,”

  李旭知道她这是要杀人灭口了,他这几日在公主府里都是被监视着的,他本以为娶了六公主就可以飞鸿腾达了,没想到这堂堂一朝公主竟然养男宠。

  想到这里,李旭笑着道“六公主真的舍得杀了我吗?”

  萧颜听着李旭的话,在想到李旭的确在床上的体力很好,虽然长的不是很好,可是留着他就会时刻提醒着她那日是怎样被侮辱的。

  自从那日她初经人事尝到了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后她便在公主府养了男宠,他们都是公主府的侍卫里长的相当耐看的几个。

  听到李旭的话,萧颜淡淡道“我若不杀你,那我们明日就得大婚,可是我不想嫁啊,你说怎么办才好呢?”说着还做出了很为难的表情,

  另一个剥着葡萄的男子柔柔说“公主,若不想大婚杀了他便是,我们侍候你也是一样的,”说着便又给萧颜喂了颗葡萄。

  另外两个捶着腿的人也纷纷说是,

  萧颜对着李旭说“你看啊他们都想你死呢!只要你告诉我那日是谁指使你的我就饶你一命,怎么样了?”

  李旭笑着道“那日我不是说的很清楚了吗?公主与我情投意合所以才一时情难自禁的,难道公主忘了吗?”他不能说,因为他知道依着萧颜的脾气他说了也是死,所以他现在还寄希望于历南歌会来救他,不管他来不来他都不能说,万一他才开口历南歌就派人来救他了,到时候也变成了要杀他灭口,他现在能做的就是能拖延就尽量拖延。

  萧颜闻言怒道“不知好歹,那留着你也没什么用了,现在我们来选选你要那种死法,”说着萧颜就命人端上来一壶酒一杯子,又笑着说“可是我只为你准备了一种死法,你说你是说呢?还是不说呢?”

  李旭看着端上来的酒,眼一闭心一横,道“既然公主都已经为我选好了,你觉得我若说了还会有活路吗?”在宫里做了这么久的侍卫,摸爬滚打出来的自然学会了一些审时度势,他不能说,他不说在萧颜这里就是死,可若是他说了落在历南歌手里就是生不如死。

  他当初怎么就信了历南歌的鬼话而鬼迷心窍了呢,现在后悔也没用了,比起生不如死他选择了死。

  想到这里,李旭道“若我我真的死了明日公主该怎么向陛下交代呢?我可是很为公主担忧呢!”他虽然选择了死,可是他还想在争取一下,若是能活下去谁愿意去死。

  听道李旭提起皇上,萧颜就更加生气了,她这几天几次去见她父皇她父皇都不见她,她让敏妃去求皇上,敏妃说此事没有转圜之地了,让她安心嫁人,说不定那李旭能得到皇上的重用,她也有了翻身的机会了,她才不要嫁给这样的人,所以她才出此下策的。

  既然父皇不信她母妃也不帮她,那她就自己帮自己了。

  想到这里,萧颜对李旭说“你说若是你是因为与府中丫鬟通奸被我发现,觉得对不起我所以服毒自杀了,你觉得怎么样?”说完萧颜就对着为她捶腿的两人说“给他喂杯酒吧!”

  两人听到吩咐就去到了杯毒酒准备给李旭灌下去,就在此时一支飞票将那人手中的酒杯连同酒壶一起打翻在地,一个黑影闪过拎起李旭便迅速的往外跑。

  萧颜气急败坏,道“追……”话还没说完就有丫鬟在门外道“公主不好了,驸马爷被人死了,”

  “什么?”刚刚才被救走,现在却有丫鬟说他死了,萧颜不可置信的问着,

  那丫鬟道“是真的,公主,还是死在你房中的,”她本来是去公主房里准备为公主点熏香的,可是一进门便看见准驸马被勒死在公主的床上,这才急急来报。

  萧颜听人是死在她房中的,便走向自己的房里,边走边说“死在我房间里的,是怎么死的?”

  “回公主,是被勒死的,还死在了你床上,”那丫鬟有点害怕的说着。

  萧颜走到自己房间里时已经有不少人在围观了,一时间六公主不愿嫁给一个侍卫,而将人勒死在自己房中的消息不胫而走传遍了整个公主府,以及整个京都。

  与此同时,城郊南六将李旭扔在地上,从怀里掏出一袋碎银子扔个李旭,道“拿着银子赶紧走吧!记住别乱说话,我们爷既然能救你也能杀你,”李旭捡起地上的碎银子,道了句多谢,就忙不迭的往前跑了。

  南六看着人走的没影了就转身回淮南王府了,历南歌此时正在看着一本兵书,见南六回来,问道“办妥了?”

  南六一进门就单膝跪地道“妥了,那李旭的嘴还算严实,什么都没说,”

  历南歌听着南六的回答,挥人示意他退下,他不是仁慈之人,但是他言出必行,前提是别人没出卖他,既然答应他保他性命无忧,他也不曾做出什么对他不利的事,那他也不妨做次好人。

  翌日清晨,林妙言早上起来,落儿就笑着走进来道“小姐猜猜这京都里今日又出了什么事?”

  林妙言想了想,道“莫不是六公主的是?今日不是她大婚吗?”

  落儿闻言笑着说“小姐真聪明,一猜就对,可是六公主府今日不是大婚,而是大丧呢!”

  “哦!这是为何?”林妙言闻言便来了兴致,问着“不是喜事吗?怎的变成了丧事了?”

  落儿道“小姐有所不知,听说六公主不愿嫁给一个侍卫,所以将人勒死在自己的屋里了,这件事一早就传遍了整个京都,”落儿如实说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