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34章是我宠的,我的女儿我宠着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081 2019-06-30 23:45:00

  林妙言听着林清轩的话,没说什么,只是笑笑,下了马便走回了林清轩的营帐内,休息一会眼看着马上就要到申时了,林清轩说“回去吧,马上天就要黑了,”林妙言没有任何异议,道“也该回去,都出来这么久了,再不回去可能爹爹与娘亲该派人出来寻人了。”

  四人便走出了军营,周围的人看着他们是往外走的,都对林妙言说“公子,下次再来,”他们都知道林妙言是林清轩的妹妹,就算是不知道的一个传一个最后都是知道了的。他们很喜欢这位林小姐,她没有像别人家的小姐们一样嫌弃他们,甚至还与他们坐在一起吃饭,对待他们这些人一点高高在上的样子都没有,他们都知道她是女扮男装的,所以谁也没去掉破她的身份。

  林妙言听着这些人的邀请,还有他们看她的目光已经不是她早上来时的那种不屑一顾的了,说道“有机会我一定再来,”说完翻身上了马,四人便一路驾着马朝城中飞奔而去。

  到达尚书府时,果真不出所料林尚书正准备叫人去找人了,四人下了马,走进前厅时就看到林尚书夫妇担忧的眼神。

  看着走来的人,聂婉茹才稍稍放心,道“去那里了?去这么久?”

  林妙言走到聂婉茹身边,蹲下将头枕在聂婉茹的腿上,道“同哥哥去军营里了,”

  聂婉茹还没说话,林尚书就道“去军营里干什么?那种大老爷们待的地方你一个女孩子家家去干嘛?”虽是责问的语气,却有着浓浓的疼宠。

  林妙言知道她爹不是责问她去军营干嘛,是因为她去军营没跟她娘亲说,让她娘亲担忧了,所以她爹这是在责问她怎么什么都没说就走了,让他的夫人好生担忧。

  林妙言道“只是好奇才央求哥哥带我去看看的,娘亲不要生气了好不好嘛?言言下次一定亲自跟你禀明得到娘亲的允许后才出去,”话虽是这么说,但是她爹巴不得她没事别去打扰他与她娘单独相处的时间呢,只是今日回来的确实有点晚了,所以还是得哄哄她爹手里的宝贝疙瘩的。

  聂婉茹见林尚书在责问林妙言,开口道“好了,去军营又不是去什么地方,你别吓着孩子了,再说了言言不止会琴棋书画,还会骑马射箭呢!她去军营看看怎么了?不是还有轩儿陪着吗?

  再说了你闺女什么地方没去过,记得去年去逛花楼还差点把人家的店砸了。”这事就是一家小小的青楼,她们几个听说那家楼里的花魁很漂亮,所以才去看看的,去的时候那老鸨坑了她们一百多两银子,结果吗花魁名不符实,沈乐一气之下便差点把人家的店砸了。

  林尚书听着自己夫人的话,就道“你不提这个还好,你看看,她都被你宠成什么样了,一个女子竟也去逛花楼,”

  聂婉茹闻言马上就不乐意了,洋装愤怒说“你女儿你不是也宠着的,当初是谁说那家花楼砸就砸了,只要他女儿高兴想怎么砸就怎么砸,你现在来说是我宠坏的……”

  话还没说完,林尚书急急道“是我是我是我宠的,我女儿我宠的,夫人别生气别生气,怪我不好,再说了我女儿我不宠着谁宠着,我女儿生下来就该被宠着,”

  林清轩再次感觉自己不是亲生的,

  哄好了自己家爹爹娘亲便在前厅用了晚膳,晚膳过后林妙言便与红雪回了长安阁,楼都没上去径直走向楼下了浴池里去沐浴了,温热的水,上面冒着热气,洗去了一天的汗水与疲倦。沐浴过后换上了干爽的衣物便上了阁楼,走进自己的房间里。

  一进门就看到历南歌坐在茶几前面正煮着茶一人独品。历南歌看到走进来的人,说“回来了,过来坐着喝杯茶,”这话像极了一个坐着等妻子回来的丈夫,仿佛他才是这屋子里的主人一般。

  林妙言听话的走了过去,经过昨晚,她不在像那几天一样害怕他了,和以往一样习惯性的见到他就往他怀里去,林妙言坐在历南歌身边,将头靠在历南歌怀里,说“你什么时候来的,等了很久了吗?”历南歌吻了吻她的发顶,道“来了一会了,也没等多久,今日去军营里可玩的还开心,”

  两人在一起这么久了历南歌自然知道她去军营里是因为昨晚听了他说的话,所以才去看看的,他们都很了解对方,

  林妙言闻言便道“开心啊,就是与哥哥比试骑射输了二十两银子,骑马也累了,”

  历南歌笑着没说话,他的这小丫头是个财迷呢,虽然自己不愁吃不愁穿,却总喜欢在别人身上赢钱,想着历南歌便说“这么喜欢骑射,我命人给你打造一把轻点的弓箭吧!免得你拿那么重的弓箭手酸,

  听说这次皇上采购的马匹里有一烈马,说是谁驯服了就是谁的,到时候我把那匹马驯服了送你如何?”说完没听有人回答,低头一看,林妙言已经在他怀里睡着了,历南歌看着睡着了的林妙言,嘴角勾起,笑的全是宠溺,这丫头今日许是真的累了,在他怀里没一会就睡了。

  历南歌将林妙言打横抱起,走向床上,依旧熟练的将林妙言的头发解了,将她的外衣脱了,抱着怀里的人儿一起躺在了床上。

  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桃花香味觉得无比心安,这是他的全部,是他捧在手心里的姑娘,是他最害怕失去的人。

  许是真的累了,又或许是有历南歌陪着,林妙言一夜无梦到天亮,每次都是这样的,她醒了时身边已经没人了,只留下了淡淡的梨花香味,让她知道昨晚这里有人睡过。

  叫了红雪与落儿进来替她梳洗过后,便抱着琴窝进了自己的一天房里研究从林清轩那里得来的那本琴谱。

  她的书房的有着各种书,有琴谱,有棋谱,我诗书,有画作,还有不少兵书和医书,医书只是几本简单认草药的书而已。

  一天转眼即逝,林妙言若是专注于什么事情时可以忙到废寝忘食,她今天一天都没走出这个小书房,饭菜都是让人端进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