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33张老规矩,输了给钱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067 2019-06-29 23:49:00

  这些话林妙言没听到,她此时正与林清轩在参观林清轩的营帐,营帐上方正中央乃是主位,下首左边衣架上是一件盔甲,盔甲上配着一把长剑,右边则是一张茶桌。

  “我还没见过哥哥身穿盔甲的样子呢!想来哥哥穿上这身盔甲定是很好看的。

  我也愿哥哥永远都不穿上这身盔甲,”永远都不穿,代表永远都没有上战场的机会,林妙言说完如实想着,

  林清轩也知道她所说的是什么意思,没有说话,他不敢保证永远都不身着盔甲上战场。

  林清轩未免她看着这盔甲有胡思乱想便带着她出去走走,林妙言道“哥哥,我想去看看军营里的伙食行不?”

  “怎么会想到去看看伙食?”林清轩问道,

  “因为饿了呀,哥哥没发现已经午时了吗?”林清轩听道林妙言的话才意识到已经午时了,道“你要饿了的话我们这就回去吧!”

  “不要,我还没玩够呢!我们去看看嘛!看看好不好吃?”林妙言撒娇道,林清轩怕她吃不惯这里的生活,她知道,不过她想着历南歌说的话还是想去看看。

  林清轩拗不过她,便只能带着她往军营里的伙房走去,已经到了开饭的时刻了,有不少人都在排队打饭了,看到林清轩与林妙言的到来纷纷对林清轩打招呼,他们不知道林清轩是否也是来打饭的,准备为林清轩让路时,只见一个红衣公子道“我们排队就可以,不用让来让去的,在这里人人平等,”

  那些人见林清轩没有异议便也没在让他们去前面了,一个个的排着队打饭,那些已经知道林妙言身份的人个个都是不可思议,别人家的大小姐可是金枝玉叶那里吃过他们吃的东西。

  这位林小姐是要与他们一起吃饭吗?所有人都不得而知。

  到了林清轩与林妙言的时候,林清轩打完饭端着一个饭盒,转身要去帮林妙言端,林妙言避开了林清轩伸过来的手,道“我自己来就可以了,”林清轩不再强求,他虽然不知道今日他妹妹是怎么了想来军营里,就当她是来体验生活的吧!

  林妙言打完饭便与林清轩就地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林妙言道“看着就很好吃的样子,”三菜一汤菜有荤有素,一碗米饭两个包子,饭不够还可以去打,林妙言拿着自己手中的两个包子递给坐在离自己最近的一位小兵,那小兵战战兢兢的看着你林妙言,不知道该不该接,林妙言对那小兵说“我吃不了这么多,扔了可惜了。”

  那小兵就是刚刚林妙言才进军营是议论她身份的其中一个,听见林妙言这么说,那周围的小兵感动得都快哭了,那么世家小姐们她们的从来都不来军营里,觉得他们身上的衣服很脏,就算来了,也用帕子捂住口鼻,嫌弃的躲得远远的。

  那像林小姐这般,不仅来了,而且还与他们做在一起吃饭,这无疑是给了他们这些人最大的尊重,林清轩看着自家妹妹拿的手都酸了,开口道“公子给你,你就接着,没看见人家拿的手都酸了吗?”

  那小兵才忙不迭的接过两个包子,说“谢谢这位公子,”

  “不用客气,我知道你们经常操练所以饭量大,再说我也吃不下这么多,”林妙言说着,便夹了一片菜叶子吃了,对林清轩说“味道还不错了,”

  林清轩笑笑,说“你喜欢就好,”吃过饭后林妙言便与林清轩在军营的散步消食,路过操练场,林妙言突然技痒,看着操练场上靶子说“哥哥,比试比试如何?”

  “看来我不在家的的这十年你倒是学了很多东西,不仅琴棋书画都会,竟也会射箭了,”林清轩说着,他去军营历练是他妹妹才五岁,一转眼就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林清轩突然有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

  林妙言说“我闲来无事,便去昭阳大长公主府与凌月学学,得了大长公主殿下指导一二,我不是写信跟你说过吗?你忘了?”

  “没忘,只是当时看信时只觉得你就图个新鲜而已,来比试比试看看你的骑射如何?”林清轩如实说着,接着挑眉又道“是不是与凌三小姐她们比试时又是输了给钱?”

  “对啊,哥哥怎么知道的,”林妙言闻言便问道,她没有跟她哥哥说过她们在一起比试都是在赌钱啊!

  “那日你们下棋时我就在旁边呢!”林清轩笑着说,

  林妙言闻言,笑着道“原来如此,那我们老规矩,输了要给钱啊!哥哥的钱我的多赢点才是,”

  “好啊!输了可别哭鼻子哦,”林清轩调笑道,

  林妙言闻言也笑着道“那我们靶场上见真章,哥哥请赐教!”说着便抬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林清轩命人牵来两匹马,取来了两把弓箭,周围的人都围了过来,两人骑着马,林妙言将折扇往红雪那里一抛,红雪稳稳的接过。

  在青问一声开始,林妙言便牵起缰绳,”驾”的一声马儿便撒开蹄子往前跑去,马儿跑到一半时,林妙言弯弓搭箭,咻的一声,箭里弦正中靶心。周围知道了林妙言身份的人都觉得,不愧是林将军的妹妹果然身手不凡。

  林清轩也射了一箭,射偏了一点点,第一局林妙言胜,林清轩对青问道“青问,给钱一两银子,”每局一两银子,这是事先说好的。

  围观的众人一脸懵逼,这比试就比试怎么还赌上钱了?众人不得而解。

  接着第二局开始,第二局也是林妙言险胜,第三局第四局时林妙妙就输了,输了两局,又赢了两局,直到最后林妙言可能是手臂麻了,输得越来越多的。

  林清轩道“还来不?你可输了二十两银子了,”

  “不来了,我手麻了,”林妙言是真的手麻了,所以只好认怂了?

  “已经很不错了,只可惜大央的女子不可为官,埋没了人才,若言言是你生在明幽国可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将才啊,”林清轩说着,他不知道他今日的一句笑话林妙言多年后便真的成了明幽国的一代女候,当然这是后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