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31章不要离开我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137 2019-06-28 23:50:00

  历南歌看着熟睡了的林妙言,便坐在了床上,伸手握住林妙言纤细的五指,不知不觉就靠这床也睡了过去,半夜时林妙言再次被惊醒,历南歌听到动静后就睁开了眼睛。

  林妙言看着历南歌只是微微的往后一缩,历南歌看着林妙言的躲避,心里很疼,虽然只是微微往后缩了一点没有那天激烈的反应,但是历南歌的心里还是很受伤,慢慢开口道“妙妙,你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林妙言只是楞楞的看着历南歌,历南歌见林妙言没说话,便上前一步,将林妙言慢慢的搂在怀里,林妙言没有反抗。

  那天落儿与红雪说的她都想清楚了,她只是被他们保护的太好了,没见过这么残忍的一面,所以才会一时间接受不了,这两天她也学着慢慢的接受了。

  历南歌将林妙言搂在怀里,道“妙妙,这个世界并不是你所看到的那般美好,你没见过尸体堆积如山,血流成河,所以你才会觉得恐惧。

  妙妙,不管怎样,你要相信我,我不会伤害你的,永远不会。”

  林妙言闻言,说“历南歌,你跟我说说你去淮南的那五年吧!”他回来的时候也跟她说过,但是都是往好的方向说。

  “真的想知道?”历南歌不确定的问,

  林妙言点了点头,历南歌便说道“八岁那年因为淮南发生战乱,我与父王一同回了淮南,父亲上战场,我也跟着去了。

  我看到了堆积如山的尸体,血流成河,百姓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甚至有人为了半个馒头而亲手杀死自己的亲人。

  妙妙,你之所以看到的全然美好,是因为有人将黑暗隐藏在身后替你负重前行,他们为你扫平了前面的道路,让你的前方一片光明。

  父王用了一年时间平息了战乱,用四年时间来安置百姓,我也跟着父王一起在军营里历练,刚开始的时候军营的人都以为我只是个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吃不得苦。

  可是我知道,我是淮南王世子,整个淮南未来的主心骨,所以我必须努力成长起来,我要守护淮南的百姓。

  所以当那些人对我嗤之以鼻不屑一顾的时候,我甘愿从一名小兵做起,每天都与那些小兵们一起训练,一起睡在一个帐篷里,一起吃军营里的饭,他们都以为我会吃不惯。

  只是图一时兴起而已,可是我却跟着他们在军营里住了四年,直到皇上召我们回来。

  期间父王也常常叫我与那些老将门一起商讨要事,我也时常给出意见,久而久之那些人对我也有了像对父王一样的敬畏。

  所以妙妙,每个人生来都有自己的使命与责任,但是妙妙,我真的很怕失去你,因为我的世界变黑暗了,你是我的那一缕阳光。

  每次只要一想到你的笑脸,我就觉得做什么都是值得的,因为我还有你,所以妙妙不要害怕我,我不会伤害你,我伤害任何人都不伤害你。

  妙妙不要离开,不要丢下我,我害怕,害怕没有你的日子我不知道怎么过下去,”

  林妙言听着,很难想象当年八岁的历南歌看到尸体如山血流成河时的模样,他应该也是害怕的吧,可是他不得不去接受,因为他是淮南王世子,淮南的百姓就是他的使命他的责任,所以他必须面对。

  良久林妙言才说“历南歌,我不会离开你,”历南歌听见林妙言的话,这几天以来的忐忑不安全部消失殆尽了,他最怕的就是她离开他,她不要她了,可是刚刚她说“历南歌,我不会离开你,”只是简单的一句话便让他高兴的像个孩子。

  两人说了一会话,林妙言便在历南歌怀里睡着了,历南歌抱着林妙言一起躺在床上和衣而眠,许是有人抱着睡,多了安全感,林妙言这次再没有被惊醒了,一夜无梦到天亮。

  翌日清晨,林妙言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人了,只是床上那若有似无的梨花香味应征着昨晚的一切都是真的。

  经过昨晚历南歌说的话,林妙言渐渐的接受了那些残局的现实,今天她穿了一件红色长裙,洗漱完后便轻盈的走向了前厅去吃早膳了。

  林尚书夫妇与林清轩看着走进前厅的一个红衣姑娘,便知道她接受了那些阴暗的事实,众人都深感欣慰,用过早膳后,林妙言走向了林清轩的院子,青竹院,院子后面种了一大片青竹,院内有个池塘,池塘上面有座小小的拱桥,池塘里养着几尾锦鲤,池塘岸上有个亭子,沿着亭子旁的下路走过去就是林清轩的书房。

  林妙言走进林清轩的书房里就看到林清轩正在翻看一本棋谱,敲了敲门,道“哥哥,我可以进来吗?”

  “门不是来着的嘛?再说了你不已经进来了吗?”林清轩笑着说道“今日怎么想着来我这里了?”

  “上次在你这里拿了一本兵书去看,所以过来还给你,再看看你这里还有什么其他好看的书,”说着林妙言拿出了一本兵书放在书桌上,转身又去找书了。

  看到一本琴谱,道“哥哥不弹琴,怎的这书架上还放着琴谱?”

  “这琴谱是偶然得来的,说是百年前那位琴艺了得的莲心夫人所创,本来是要送给你的,却放在书架上放着放着就忘了,今日若不是你翻出来了我怕都是不记得有这么一本琴谱了,”林清轩如实说着,

  林妙言闻言兴奋的道“是莲心夫人的孤本啊!只要是爱琴的都想要得到莲心夫人的琴谱,既然哥哥是准备送给我,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林清轩笑着放下了手中的棋谱道“言言,来与我下盘棋,看看你最近棋艺有没有长进,”

  “好啊!我也很久没与哥哥一起下棋了,”林妙言说着便坐在了林清轩对面,手执黑子,不一会就在棋盘上落下了几子,

  “言言,那日的事你真的接受了?”林清轩像是不经意提起似的,

  林妙言闻言淡笑着道“哥哥,言言想明白了,只要我与历南歌在一起,这些事情我以后还会看到更多,那天的事才是个开始而已。

  所以哥哥,你们不用替我负重前行,未来的路言言该面对什么该看见什么你们都不必遮掩了,反正言言迟早会知道的不是吗?

  你们就算是遮掩又能遮掩到几时呢?”

  林妙言说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