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30章臭味相投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111 2019-06-28 23:40:00

  林妙言听见蕊香楼三个字,身体微微一僵,脸色也有点白,还是忍着恐惧道“那有空就去看看吧!”众人都察觉了林妙言微微的变化。

  林清轩冷冷的看了一眼沈乐,沈乐自言自语“我是不是说出什么了?”这时余绮霞说“妙言,我们下一盘棋吧!上次来的时候看到了你的那盘残局,就很想和你下一盘来着,只是一直没机会,”

  “好啊!”林妙言说着,“老规矩,输了别哭,”余绮霞显然不知道这后面的这句是什么意思,茫然的看着林妙言,凌风解释道“你和她下棋输了要给钱的,每次雯婧与她下棋都输的特别惨,我和沈乐都不会下棋,每次她们两个下棋的时候我和沈乐就在一旁赌谁输谁赢,”

  沈乐也跟着说“不说这个还好,一说我就来气,凌宇那丫的每次都赌林妙言赢,害得我没少输钱。

  要不今日蒋雯婧你们两个二对一,看看林妙言能赢不?”

  “好啊!到时你们两个输了就得给双倍的银子,”林妙言说着,仿佛胸有成竹,

  凌月也跟着道“沈乐,若是你赌雯婧与绮霞赢的话你也要付双倍的银子,”

  余绮霞腹诽:我以为你们就只逛青楼,没想到你们居然吃喝嫖赌样样精通,

  林清轩看着林妙言不再闷闷不乐,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寒羽墨看着这几个大家闺秀居然准备开始赌钱了,扶额腹诽:这几人也难怪会跟沈乐那个没半点大家闺秀模样的人玩在一起去,原来臭味相投。

  寒羽墨见几个姑娘已经搬来了棋盘准备开始了,便与林清轩退出了亭子,走在花园的小路上寒羽墨突然问道“妙言小姐是怎么了?来时听云沐宸说是被吓着了,不知是被什么吓着了?”她注意到了刚刚沈乐提到蕊香楼时林妙言的变化,他没听说过蕊香楼里有什么吓人的东西啊,

  林清轩闻言笑着淡淡道“在蕊香楼里不慎失足掉了楼来被惊着了,索性被历南歌接住了没伤着,”他没说实话,因为历南歌抓住的那两人有关南漠非同小可,他也点明了此事与历南歌有关,要问去找历南歌问,他愿意告诉你就告诉你,不愿意告诉你我也不会告诉你。还有寒羽墨对他妹妹的心思傻子都知道,就算没有历南歌他也不会将他妹妹交到寒羽墨这个人手里,寒羽墨这个人只是看起来温文尔雅而已,他本质可不像看到的这般简单。

  寒羽墨见林清轩摆明了不说实话,他便不再多问,与林清轩在前厅里喝了几杯茶又随便聊了几句便走了,林清轩因为有人陪着林妙言也放心了许多,便抽了时间去了一趟军营,他会来接手神臂营里的五万人马,虽然刚开始有人不服,他就是他们之中若是有人能将他打到他就不做这神臂营的统领,可是没人能将他打到,他却将那群人打的服服气气的了。现在那五万人个个都对他唯命是从,

  另一边,林妙言一对二,没什么压力,反而越战越勇,气的沈乐直跳脚,凌月每次都赌林妙言赢,林妙言与凌月也收获不少,虽然才下了三盘棋,因为那边是两个人,所以都是双倍的银子,沈乐气鼓鼓的道“丫的,你们两个争气点行不?你们可是二打一打不过说不过去啊!”

  余绮霞与将雯婧两人齐刷刷的看向她,那眼神分明就是你厉害你上啊,

  第四盘已经开始了,已经明显看出来林妙言的白子领先了,余绮霞道“那日在宫宴上听见了你弹琴,今日又与你下棋,林妙言你果真让我刮目相看,”

  “过奖过奖,你的棋艺也不差,”余绮霞闻言笑着道“比起你来差远了,你的棋艺是怎么练出来的?”林妙言还没说话,落儿这时端着水果上来就说道“我家小姐无聊的就自己跟自己下,左手跟右手下,久而久之棋艺就自然见长了,”林妙言笑笑,表示没有否认,她确实一个人的时候就自己一个人下棋,有时叫红雪陪她下,落儿的棋艺很差,所以她不与她下,不然每次都惨败。

  几人下着棋聊着天,申时的时候凌月她们一群人就走了,沈乐一个人输的最多,林妙言与凌月两人都是满载而归,她们走后,林妙言笑着数钱,这几天的阴霾一扫而光。等林妙言把银子数好了,就对落儿道“明日把这些银子都拿去拿去李氏钱庄存着,”她些年来存了不少私房钱,都分在六个钱庄里存着,他知道就是东西不多也不能全部放在一个地方。

  等把银子交给落儿后便到了用晚膳的时候了,前两天她都没去前厅吃饭,她的饭菜都是下人给她送到长安阁来的。红雪见今日林妙言心情不错便问道“小姐今日要去前厅一起用晚膳不?”

  “那就去吧!反正也有几天没与爹爹了亲他们一起吃饭了,”说着林妙言便抬脚往外走去,一进前厅,聂婉茹就看到自己的女儿今日竟然是笑着的,道“言言因何事如此高兴?”

  “娘亲猜猜,看能不能猜到?”林妙言笑着说,

  聂婉茹还没说话,林尚书就说“又赢钱了吧,为父刚刚就看到沈丫头一脸不高兴的走出去,”

  林妙言嘿嘿一笑,道“爹爹聪明,”

  吃过饭后林妙言便在花园里散步消食,一路走回长安阁,这两天林清轩没来为林妙言守夜了,晚上都是给她点一支安神香,红雪与落儿轮流守着,虽然晚上也偶尔惊醒,但是林妙言也没那么害怕了。

  她不知道其实历南歌每晚都在窗外看着她,天亮了才离开的。

  回到长安阁,林妙言便去沐浴了,长安阁楼下有个沐浴的池子,所以不需要浴桶,这池子是林尚书在给林妙言建造长安阁是专门画了图纸命人开凿出来的,只有一张床的大小,却融入了林尚书对女儿的爱。

  林妙言沐浴过后便去睡了,红雪依旧在房里点着安神香,不一会林妙言便睡着了,待道她睡熟后床边便出现了一个蓝色的身影,历南歌看着林妙言,这几天他一直都不敢出现,害怕她一看到他就会逃离他,躲开他,可是他是真的很想她,只能在她睡着后站在床边静静的看着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