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29章被鬼吓的,你信吗?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117 2019-06-27 23:51:00

  一连两天林妙言都在府里没出门,品茗坊里,沈乐道“林妙言这两日都没出门,听说那丫的病了,要不我们明日一起去看看她吧,”余绮霞闻言道“好啊,我也有几天没见着她了,自从宫宴上她一曲胜了封大小姐后我一直没见着她,”余绮霞自从那日几人喝醉了以后,便与沈乐她们玩到一处去了,有事没事都会约出来一起喝茶聊天。

  将雯婧听着两人的对话,说“要不我们一会就去吧,我明日有事,要陪我母亲进宫去见皇后娘娘,”皇后似乎有意让她嫁给七皇子为正妃,虽然不愿,但她母亲说了皇后已经下了懿旨让她母亲带着她进宫里叙叙话,不好违背。

  凌月闻言表示没意见,她是个自由人,没她们这些人的事多,只要有她祖母在家,她母亲就从来不管她。见没人反对,沈乐就说道“那就走吧去看看林妙言那丫的到底得了什么病,”话还没说完,雅间门就被猛的推开,寒羽墨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沈乐见到寒羽墨就骂到“寒羽墨,你他娘的有病是吧?推我们的门干嘛?”

  寒羽墨没回答她的话,只是问道“你们刚刚说谁病了?”凌月离寒羽墨最近,听到他的问话,便道“是妙言,她这几日都没出门,听说是病了,我们正准备去看望她呢,”寒羽墨听说林妙言病了,便道“那我和你们一起去吧!不知各位介意否?”沈乐急急道“当然介意了,寒羽墨你他娘的要去不会自己去吗?跑来跟我凑什么热闹啊?”

  寒羽墨回道“我自己去不方便,与你们一起合适些,”沈乐其实也不介意,只是见道寒羽墨不怼他两句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众人说着便纷纷下了楼上了马车前往尚书府的方向而去,沈乐与余绮霞还有寒羽墨同乘一辆马车,将雯婧与凌月同乘一辆马车,大央民风开放,与男子同乘一辆车根本没什么。

  路过云氏医馆时寒羽墨对沈乐说“你下去叫云沐宸一起去,”

  “寒羽墨,你他娘的指使老娘还指使上瘾了是吧!”话虽这么说着但还是下车走向了云氏医馆,云氏医馆是云沐宸开,他自幼喜欢研习医术,常常游走在外,本是没有这云氏医馆的,可是云沐宸为了追求叶梓汐才在京都开了一家云氏医馆。

  但是里面有坐诊大夫,他只是有事没事过来看看而已,寒羽墨也不知道云沐宸今日在不在云氏医馆,只是让沈乐去碰碰运气。

  医馆里有不少人在等着诊脉,这云氏医馆在京都里小有名气,所以来这里看病的人也很多,沈乐走进云氏医馆里,抓了一个打杂的药童问道“云沐宸在不在这里,”那药童看着抓着自己衣服的姑娘,锦衣华服自己惹不起,便恭敬回答道“云公子在后院翻晒草药,”闻言沈乐松开的那药童的衣服,头也不回的向后面走去。

  云沐宸正在翻晒草药,一身灰白色的衣服,正沐浴在阳光下摆弄着手里的草药,沈乐一进来就看见云沐宸用手去翻草药,道“云沐宸,寒羽墨那丫的叫你和他一起去看看林妙言,听说她病了,”云沐宸都也不回的道“林妙言病了关他什么事?也关我什么事?正主都没来,他瞎操心什么?”云沐宸是知道沈乐喜欢寒羽墨的,他说这话有点试探沈乐的意思,看看她是不是真的不介意。

  其实沈乐有点介意的,但是她不怪谁,林妙言那么出色的女子她看到了都心动,更别说是男子了。沈乐听见云沐宸的话,道“那你他娘的到底去不去啊?”云沐宸扶额,跟这么一个姑娘相处就得忍受她时不时冒出来的脏话。

  “我已经去看过了,没什么事,惊吓过度而已,”云沐宸如实说着,沈乐一听是惊吓过度,就道“是被什么吓着的?真没想到还有什么东西能把林妙言吓成这样,”云沐宸撇了一眼沈乐,似笑非笑道“我说是被鬼吓到的,你信不信?任何一个人看到了都会被吓到的,只是你没看到而已,”沈乐嗤之以鼻,道“既然你去看过了,那我就走了,”说着便转身离开了。

  沈乐回到马车上对寒羽墨说“云沐宸那丫的去看过了,说没什么事,就是被吓着了,”余绮霞闻言便道“吓着了?是被什么吓的?”余绮霞算是问出了寒羽墨心中所想,寒羽墨也看着沈乐,示意沈乐说,沈乐看着他们两个非常想知道的样子,便说“云沐宸那家伙说是被鬼吓的,你们信吗?”两人也是嗤之以鼻,余绮霞道“去尚书看看就知道了,”

  一行人到达尚书府门前,门房看着来人,便吩咐小斯带他们去前厅等候,就跑去通知林清轩了。林清轩过来时就看到几个人坐在前厅里,上前道“想必你们来是为了看望言言的吧!她正在后院给鱼儿喂食呢,我这就引你们过去,”众人闻言纷纷道“有劳林大公子了,”

  “请,”林清轩说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率先走在前面,快到后院的时候,林清轩道“各位切记莫要提前言言因为被吓的事情,”众人纷纷点头,他们也知道怕提前来林妙言又想起又被吓到,所以都默契的赞同林清轩的话。

  走进后院,就看见一个身着淡紫色长裙的姑娘坐在亭子里,向池塘里的鱼儿投着鱼食。几日不见,她瘦了许多,精神状态还算不错,林妙言这两天很少做噩梦了,但是还是会时不时的在夜里被惊醒,她自从那日便不再穿红衣了,因为她看到红色的东西都像是血,但是也没那么难以接受了,只是没有穿红衣,她房间里的红色的摆件都还是摆着的。

  蒋雯婧走进亭子里,道“妙言,看看这几日你没来找我我玩,我们都想你了,所以今日约着一起来看你来了,”林妙言看着一群人朝她走了过来,道“你们有这么想我吗?这才几天没见着呢!”林妙言知道他们是来看她的,但是既然谁都没提起她被吓晕过去的事,那她自然也不会刻意去提。

  沈乐道“林妙言你他娘的这几天都没出来,我还说什么时候去蕊香楼里看看那红莲姑娘的舞姿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