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27章他捧在手心里姑娘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050 2019-06-26 23:55:00

  没等历南歌说话,南一六继续道“那两确实是南漠新王安排在京都的细作,但是他们才能接到任务说让他们潜进王府杀掉爷你或者是王爷,就被抓住,问他们是否还有同伴,他们说有但是不知是谁,因为那南漠新王很狡猾,怕发现了被一锅端了,所以这些人在打入京都的都没见过,更别说是认识了,若是南漠那边没有下命令让他们去找同伴的话,他们就不知道这京都里那些是敌那些是友,他们也不能向南漠那边要求寻找同伴,执行任务时不管有多少人,成功了就活着失败了就死,把所有路都堵死了,只能南漠那边联系他们,他们不能主动联系南漠那边,所以爷若是想要用这两人钓出南漠埋在京都里的人怕是不可能了,”

  历南歌听完南一的回答,只淡淡道“那就杀了吧,反正留着也没用,”本以为至少能抓住两个有用的人,没想到却一点用都没有还把他的小丫头吓着了,他此时的怒火正需要人来灭呢。南一听完便领命走了,历南歌有对门外喊道“南三,派人继续盯着京都的各家大族,丫鬟小斯都不能放过,尚书府除外都盯着,还有京都里的人也都盯着点,”

  待南三走了之后,历南歌又对暗卫喊道“南四,”南四闻言从暗处走了出来,拱手道“爷,”历南歌看见南四就说着“传令给南二,以后别再用这种刑法了,”南二是专门负责审问犯人的,只要是经过他手下审问的人没有不招的,南四闻言,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道“爷,是哪种刑法?”历南歌淡淡的瞥了南四一眼,说“你只需要告诉南二就行了。”南四刚刚问出来就后悔了,他家爷今日格外的不高兴,他还是先闪为妙,南四如实想着,便悄然的离去了。

  另一边,林尚书夫妇听戏回来就听下人来说自己女儿晕倒了,两人就往长安阁赶去,两人走进林妙言的房间里,就看到林清轩抱着睡着了的林妙言,为了让林妙言能好睡些,林清轩将林妙言的头枕在自己的腿上,自己坐在床上,手轻轻的抚着林妙言的后背。

  林清轩看着走进来的两人,道“爹,娘,”聂婉茹上前走到林清轩的旁边,说“我来吧,想必你也累了,去休息一下吧!”林清轩轻轻的将林妙言放好,与聂婉茹交换了位置,他还有事要做,得先查清楚他妹妹究竟看到了什么?怎么会被吓成这样子?聂婉茹皱着眉头问道“言言这是怎么了?怎么出府转一圈就被吓晕了过去?”林尚书的眉头也皱着,却什么都没说,看着林清轩,父子俩默契的走了出去,径直往书房走去。

  林清轩才进书房就看到十三已经等在那里了,他早早就让十三来书房等着的,只是林妙言一直没安抚住,所以他才没过来。一看到十三,林清轩便问道“言言今日在蕊香楼里发生了何事?”十三闻言拱手说“回大少爷,今日小姐在街上逛着,看见了南歌世进入蕊香楼,好奇便也跟着进去了,属下一路跟随,见南歌世子进入一间厢房,不一会小姐也跟着进去了,两人进去没多久属下便见小姐脸色惨白的跑了出来,才跑出厢房拐角处小姐就晕倒了,被追出来的南歌世子接住抱在怀里……”林清轩听着十三的禀报,怒道“所以你什么都没看到,是吗?”

  十三闻言急急道“小姐进入厢房的时候属下确实没跟着进去,但是小姐晕倒被南歌世子带走后属下进去看了一眼,连属下也吓的不轻,属下看到一个只能看出来还像是个人的模样的人,浑身血淋淋的身上的皮都被扒了下来,还有一个人被强行绑在对面眼睁睁的看着另一人被扒皮,两人应该是同伴,被扒皮的那人没什么,可是看着的那人却是从心底生出了恐惧,我进去的时候只听见看着的那人说他什么都说,想来应该是被南歌世子抓去的人犯在逼问什么,”十三一口气说完,最后又说道“属下看到的只有这么多了,”

  林清轩与林尚书听完什么都没说话,林清轩对十三挥了挥手示意她可以退下了。待十三退下后,林尚书对林清轩说“轩儿,你说我们是不是把言言保护的太好了,导致她看到的事情都是好的一面,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让她试着去看看这世间阴暗的一面,”林清轩闻言便道“爹说的是,我也正有此意,毕竟历南歌不是什么平凡的人,他是淮南歌世子,以后要继承淮南王府,言言跟着他也注定了要经历许多与常人不一样的路,但是现在最主要的是等言言情绪稳定后再说!”

  林尚书闻言表示认同,说“待明日你把南歌请到府里来,”

  “好的,”他知道他爹的打算,父子两人说完就一起走出来书房,向长安阁方向走去,林妙言一直都半梦半醒的,直到晚上醒来吃了点东西,又睡了过去,这次睡得还算安稳,林尚书带着自己夫人去睡觉了,让林清轩守着林妙言。一整晚林妙言都是被噩梦惊醒的,最后害怕又做噩梦不敢睡了,林清轩将人抱在怀里给林妙言说笑话,试图转移她注意力,最后都是无果,林清轩道“要不哥哥陪你下棋可好?哥哥也有很久没跟言言下棋了呢!不知道言言的棋技有没有进步?”林妙言闻言点了点头,两人一下着棋,林妙言才稍稍有点忘记自己刚刚做的恶梦,她一睡着就梦到一个浑身血淋淋看不出是人样的东西,坐在她面前,每次都会被这样的情景吓醒。

  历南歌也一直守在长安阁中,只是没现身而已,每次看到林妙言被吓醒他就恨不得马上走进去,将那个他捧在手心里的姑娘抱在怀里哄着,但是一想到她看到他就害怕的样子就生生的忍住了脚步,他看着林清轩陪着她下棋才分走她的一丝注意力。两人下着棋,窗外有人隔着窗纸静静的看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