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25章她会不会不要他了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063 2019-06-25 23:50:00

  林妙言听着没在说话,红雪说的她自然也是听说的,不一会两人就走到了前厅,林尚书夫妇与林清轩已经等在那里了,林妙言走进前厅,笑着甜甜的道“爹爹娘亲早,哥哥早,”聂婉茹见林妙言来了就开口说“言言来了,快坐吧,都在等着你呢!”

  林清轩腹诽:我应该不是亲生的吧,我来晚的时候没见你们等过我,哎,待遇差别啊,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林尚书也跟着道“言言来了,那就开饭吧!”

  吃过早膳后林妙言觉得在府带着有点无聊,就带着落儿与红雪出门去了,在街上逛了一会,落儿看看了一个身影,说“小姐,你看那不是南歌世子吗?”林妙言顺着落儿的视线看过去,正看见历南歌站在一家店门口,抬头看着店的匾额竟是蕊香楼,红雪也看到了蕊香楼三个大字,落儿则是没心没肺道“这南歌世子怎的这么早就来逛青楼了,这人家还没开门呢!”落儿是知道这蕊香楼是历南歌开的,既然能开青楼那自然也能逛青楼了。

  听着落儿的话,林妙言就看到历南歌当真推门走了进去,红雪却道“小姐,事出反常必有妖,你要不要就去看看,反正现在楼里的姑娘都在睡觉,应该没人,”林妙言确实也想就去看看历南歌在搞什么鬼,道“我悄悄进去看看,你们在门外等着我,”说着林妙言便假装随便逛逛走向了蕊香楼,乘没人注意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楼里现在没人,白天楼里的姑娘们都没睡觉,所以里面很安静。林妙言走进门便看着历南歌的一截月白色袍角正在转角处消失。

  就轻手轻脚的跟了上去,历南歌因为觉得现在这楼里还不到开门的时候,所以就放心大胆的进来了,没注意到身后不远处跟着的一个红衣女子,林妙言一直跟着历南歌走进了蕊香楼后院里的一间厢房。待历南歌走进厢房后林妙言也跟着走近了厢房门口,就听见历南歌说“招了没有?”然后便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那女子道“没有,不过看样子快撑不住了,应该快招了,”林妙言一听着女子的声音就觉得有些熟悉,从门缝往里面看了一眼,竟是蕊娘,蕊香楼的掌柜的,怪不得那天她们来这里听青莲弹琴时她一直盯着她看,原来是这样。

  林妙言想到这里又听历南歌说“抓人的时候没有有人看到?这两人还有同伙,别打草惊蛇了,不然日后想要再把人挖出来就难了,”说这话的时候历南歌仍是笑着的,只是眸子里一片寒芒。蕊娘道“没有打草惊蛇,已经善后了,”

  “那就好,去看看吧!”历南歌说完便在房里的一面墙上一按,便出来了一条密室,率先走进了密室里,蕊香紧跟其后。林妙言待两人走进密室里后便也进了厢房里,也跟着走进了密道里面去,密室尽头是间地牢,里面有黑衣人拿着刀,正准备用刑,见历南歌走进来了,拱手道“爷!”历南歌微微点头,看着绑在椅子上的两个人,有一个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那人被绑在椅子上,身上的皮肤像是被人硬生生的扒了下来,只隐约看的出是个人,说是抽筋扒皮也不为过,另一个人也是被绑在椅子上,坐在那被拔了皮的那人对面,面对面的看着他们一刀刀的扒下自己同伴的皮。

  被扒皮的人不觉得可怕,看着的人才觉得可怕,从心里都觉得可怕,那人虽被扒了皮,却没死,历南歌笑着道“还是不说吗?没关系,你身上已经没有完好的皮肤,等一下就轮到你观摩一下你这位兄弟是怎么被扒皮的了,等他的皮扒完了,相信你的也长出来了,就这样换着来,”看着的那人听见历南歌说的话就觉得毛骨悚然,他这些天可是亲眼看见了自己同伴被这样一刀一刀的把皮给扒了下来,心里防线已经快要崩溃了,若是继续下去,想着自己身上的皮肤也要被人一刀一刀的扒下来,就觉得一阵恶寒。

  那人想到这里就道“我说!”话还没说完就听南二道“谁?”

  林妙言一进来就看到一个已经看不清楚模样的人被绑在椅子上,连脸皮都没有了,还有一个浑身都是鞭伤的人被绑在椅子上,两人面对面的坐着。看到这一幕,林妙言便被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准备往外跑却不小心碰倒了密室里的烛台,但还是头也不回的往外跑,小脸惨白,一看就知道被吓的不轻。

  历南歌在南二喊出来的时候便与南二一起追了出去,看着倒在地上的烛台追出密道就看见一个着红衣的姑娘逃命似的往外跑,历南歌看着那在熟悉不过的身影,呆呆的站在原地,他最怕她知道自己阴暗的一面,可她还是知道了,他的小姑娘虽然什么都懂,却不曾真正经历尸体如山血流成河,也从未真正见过这世间的阴暗。

  她应当是吓坏了吧?她会接受这样的他吗?她会不会嫌弃他双手沾满血腥?她会不会不要他了?一个个问题让历南歌无助的像个迷路了的孩子,不知该何去何从。南二也看到了那身影知道那是林妙言,道“爷,你还是追上去看看吧!我看林小姐的样子像被吓坏了,再怎么样也得看着她没事不是吗?”历南歌闻言便不再多想,南二说的没错他的去看看她有没有事,

  林妙言跑到拐角处大口的呼吸着,头上冷汗层层,小脸煞白,突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历南歌追过来就看到林妙言摇摇欲坠的身子,大步上前把林妙言抱在怀里,看着脸色苍白,头发被冷汗浸湿已经晕过去的人儿,历南歌将林妙言打横抱起,往门外走了去。

  红雪和落儿在门外等着,看着历南歌抱着脸色苍白的林妙言出来时两人打气都不敢出,历南歌也敛了平日里的笑脸,一张脸冷的能冻死人。历南歌看见红雪与落儿道“去准备一辆马车过来,”红雪与落儿领命走了,两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