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23章接吻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079 2019-06-24 23:54:00

  萧颜想到这里就不说话了,她也知道自己被萧天睿给当枪使了,皇上听见萧天睿提起那天的事,便问到“你们说那天的事是什么事?”萧天睿听见皇上的声音,看了下颓然的萧颜,道“回父皇,其实也没什么,就是那天儿臣在御花园遇见六皇妹领着一名侍卫,当时好奇问了几句,六皇妹说她的宫里丢了东西让侍卫去查查,当时没多想,如今看来是儿臣大意了,请父皇责罚,”

  这话不留坐实李旭说他与萧颜之间的事不是一天两天的了,萧颜见状不在说话了,李旭不知道这五皇子为何要帮自己,但还是配合着说“五皇子殿下说的没错,那天小的确实与公主在御花园遇见了他,”皇上虽然也不是很相信,但是他还是选择对自己有利的一方,这就是帝王心术,不管谁对谁错,只要对自己有利的那就是对的。就这样六公主萧颜与侍卫李旭情投意合,两情相悦,皇上让其回公主府十日后大婚,此消息一出如同长了翅膀般,一时间传遍整个京都,来参加宴会的人都知道这是皇上掩盖公主与人苟合的话。

  彼时,历南歌带着林妙言出了宫门,上了马车往尚书府去,历南歌还是骑着马,一路上都没与林妙言说话,聂婉茹看着自己的女儿这般心疼的紧,她也知道今天这件事针对的是她女儿与历南歌,开口道“言言,南歌如此优秀的人,与他站一起注定不会平平静静的,今天这种事以后还会发生很多,”林妙言闻言笑着道“娘亲,言言知道的,”聂婉茹又说“娘亲知道,你不喜欢应付这些,这些年来你都做的很好,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可是你得理不饶人的嘴加上你张扬的性子已经有不少人看不惯你了,今日你在宴会上初露锋芒,想必以后的事更多了”

  林妙言道“娘亲的意思言言明白的,言言以后不再藏拙了,我本来是什么样的该是什么样,”她本想简单低调的生活,可是与历南歌在一起注定了不能简单的生活,她的性子本就张扬,却在她娘亲多年的教导下收敛了许多,她的才华横溢,因娘亲说琴棋书画不是拿来攀比或争名夺利的,所以她藏拙,正因为她藏拙了别人才觉得她不配站在历南歌身边,从今日种种来看,要与历南歌站在一起她得拉多少仇恨啊!

  聂婉茹闻言道“你能明白自是最好不过,但是今日这件事看似针对南歌那孩子,可是目标却是你,只要刚刚那偏殿里的人是南歌,那你和南歌的婚事只会作废,到时候你就好比那无主之物,言言可明白我的意思?”

  “女儿自是明白的娘亲的意思的,就是不知今日之事是何人所为?”到时候历南歌娶了六公主,她自然是不能嫁给历南歌了,那人这么做不止给他一个人创造机会,还有很多觊觎尚书府势力的人,所以她想不清楚是何人所为,聂婉茹见她没想明白用手比了一个五,五皇子萧天睿,如果历南歌娶了六公主,他就能求娶她,七皇子与历南歌交好,娶了她就能让七皇子失去一方助力,而他自己却如虎添翼。而四皇子他与叶阁老的孙女走的正近,没这个可能,七皇子更不可能,

  聂婉茹见她想通了便不再多言,她的女儿很有主见,所以她只是将事情点明就行了。

  不一会就到了尚书府,林清轩因军营有事便没去参加宴会,林尚书这会正百无聊奈的在正厅翻着一本书,见自家夫人回来了就急急上前来,说“怎么今日宴会结束的这般早,这么早就回来了,”直接忽视了林妙言与历南歌,

  林妙言腹诽:爹爹,注意形象啊!看看你那一时不见如隔三秋的样子,

  历南歌腹诽:向岳父大人多多学习,

  林妙言被忽视就径直走向了长安阁的方向,历南歌也跟着一起,历南歌有些不安的问“妙妙生气了吗?”林妙言闻言,道“没有,只是觉得我们才订亲几天,那些人就忍不住了,”

  历南歌听着林妙言不耐烦的话,说着“跟我在一起,你不必在意这些,从今以后一切交给我,”林妙言听着,便笑着道“那以后我是不是可以到处惹事生非了?”历南歌笑着道“只要你想,天塌下来我顶着,”

  “那要是你顶不住呢?”

  “顶不住,我就把你护在怀里,天真的塌下来了先压到的人也是我”

  两人一起说着话走进了长安阁的院子里,林妙言率先进了房间,历南歌也跟着走了进去,林妙言走向棋盘道“历南歌,我们下盘棋吧!”历南歌笑着,宠溺道“好,”历南歌执黑子,林妙言执白子,白子先行。不一会白子就与黑子杀的难解难分,林妙言道“历南歌,你让我一次行不行?”她每次与历南歌下棋都输的很惨,偏偏每次都还不死心的一盘接着一盘下,想着能赢过他,历南歌闻言笑着道“妙妙,这不能让,下棋如同上战场,如果两军交战时你对敌方将领说让我一下行不,你觉得别人会让你不?”

  “可是这不是战场啊!”

  “那你就得当它是战场,你是主帅,这些棋子就是你兵,而我就是敌方主帅你的敌人,”

  “要是我跟你打仗我早就亡国了”

  “你已经亡国了,现在被我抢来当妃子了”

  林妙言闻言俏脸微红,道“历南歌,虽然跟你在一起会有很多麻烦,但是我还是想要和你在一起,”两人下棋聊天,都很默契的没提宴会上发生的事情。历南歌闻言没说话,只一手撑在棋案上一手扣住林妙言的头便吻上了她的唇,用行动证明他对她的爱。这是两人第二次接吻,上次那蜻蜓点水般的吻都是两人的初吻,这一次林妙言在历南歌吻过来的时候也楞了一下,就在她楞神的时候历南歌轻轻撬开了她的贝齿,唇舌纠缠,林妙言反应过来,闭上眼睛笨拙的回应着。历南歌感觉到女孩笨拙的回应,心里窃喜,男子在这方面都是无师自通的。不一会林妙言就有点呼吸困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