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22章容不下他,就别怪他手下不留情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050 2019-06-24 23:45:00

  李旭听萧颜的话就知道她准备拉他当替死鬼,便道“六公主,小的确实与你情投意合,你不能东窗事发就把小的推出去啊,小的与六公主苟且之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六公主你不能这么对我,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啊!”萧颜听见李旭的话恼怒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本公主乃一朝公主怎会看上你这等人,你再胡说本公主就杀了你。”

  李旭闻言只淡淡道“公主当真如此狠心?小的虽只是一名小小的侍卫,却对公主全心全意,公主若是觉得杀了小的公主就能遮住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那公主杀了小的便是了,小的愿意为公主去死。”这一招以退为进,坐实了他说的情投意合,他深情的愿意为了六公主去死,同时也坐实了他说的全心全意对六公主好,虽然六公主东窗事发便把责任推给他,但他还是愿意为了她去死,不得不说这李旭还是有些小聪明的。

  萧颜越听越怒,她是真的不认识此人,道“父皇,儿臣真的认识此人,你听我的,父皇我不认识他!”皇上闻言怒道“你说你不认识他,那你给朕说说今天这是闹的那出?”萧颜“我……,”她不能说她想陷害的是淮南王世子,她也不敢说。皇上见萧颜说不出来就道“你什么你,你倒是给朕说啊?怎么不说了?”李旭见状就开口道“皇上,小人是真心爱慕公主的,还是皇上成全我们,”敏妃见状就道“陛下,不能让颜儿嫁给他,这人分明居心叵测,肯定是想接着颜儿六公主的身份往上爬,陛下你的明察秋毫还颜儿一个清白啊!”皇上听着更怒,道“她还有何清白?还有你教女无方,使得一个一朝公主在宫宴上淫乱后宫,朕还没拿你试问呢?”敏妃一听这话便知此事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萧颜还在捶死挣扎,道“父皇,你相信儿臣,二臣真的不认识此人啊父皇,”她只记得她扶着历南歌进入偏殿,然后历南歌向她走来,他以为历南歌是行为药物而不受控制了,一时兴奋便朝历南歌怀里走了过去,可是她还没碰到历南歌就晕倒了。醒来时就发现有个男人在自己身上,可她看见的那个人分明就是历南歌所以她才……

  可是等门被人从外面撞开时她才清醒,看着一个她不认识的男人与她发生了关系,怎么会这样?她明明扶进去的是历南歌,只有有人来发现了,她咬死了自己是被历南歌强迫她就能嫁给历南歌的,可是……

  对一定是历南歌把她打晕后就随便找个人进来代替他,然后等着宫女去叫人来。历南歌,你好狠的心,你居然为了林妙言那贱人对我如此,六公主想到这,便开口对李旭说“你说是谁指使你的?你说啊!”李旭想到对历南歌所说的话,若是他能娶了六公主就没什么事了,若是六公主要杀他灭口那历南歌应该会救他的吧?不管会不会,反正最后除了历南歌能救他外,谁也不会救他,想到此,李旭便道“公主,你与我在一起时说的那些话你忘我可没忘,那时我觉得自己配不上公主您,公主你说没关系你去求皇上放我们出宫,然后天宽海阔以后就没人知道我们是谁了,公主难道忘了吗?公主刚刚在偏殿的时候还说过几日就去求皇上给我赐婚的,公主你看这是你送我当定情信物的玉佩,这可是你送我的,你应该认得吧?”

  李旭说着便从怀里拿出一块上好的玉佩,这是他刚刚在偏殿里情急之下顺手拿来的,就是不知道有没有用,皇上一看见那玉佩便有些相信李旭说的话了,毕竟那不是普通的玉佩,那是象征皇室公主的玉佩,平日里皇子公主们都很少带有象征身份的玉佩,难道偏偏这么巧今日六公主带上了,而被这李旭顺手牵羊了吗?天下那有这么巧的事情。皇上看着那玉佩就说“既然你与六公主情投意合,那就出宫前往公主府择吉日成婚吧!”先不说这李旭说的是不是真的,就凭今日京都里的那些贵妇小姐们亲眼目睹了他的这位六公主失身与他人就没有人会愿意娶她了,就算她的皇家公主身份在高贵,也没人愿意娶一个没了清白的公主。就算把这李旭杀了也无济于事,虽然驸马不得参政,但是他可以将其收在暗中为自己所用,这才是皇上的心思。

  六公主听说要把她嫁给一个侍卫,就看向五皇子,从始至终五皇子和皇后以及七皇子都是看好戏一样看着,七皇子见他这位六皇姐看向他的五皇兄便了然了,原来主谋在此呢!想来这场戏里的男主角应该是历南歌那家伙,可是历南歌缺把男主角换成了别人,别看历南歌那人整天笑嘻嘻的,可是他的手段厉害着呢!他的这位五皇兄算是把历南歌给得罪了。他虽然与历南歌交好,但是也知道淮南王曾说过淮南王府不站队,他只希望历南歌别站在与他对立的阵营就行,他虽无心皇位,可生在皇家便注定若是别人容不下他,他也不会手下留情。谁登上皇位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登上皇位的那人容的下他母后与永安侯府,他做一位王爷也会好好扶持,若是容不下那他就自己登上皇位保自己的亲人,萧天瑾如实想着。

  而五皇子萧天睿见萧颜看向他,他道“六皇妹如此看着我作甚?”还以为会是把好刀,不成想居然蠢的把自己赔进去了,萧颜见此,道“五皇兄,你帮帮我,他们不知道你知道的,你帮帮我,”萧天睿闻言笑道“六皇妹怎么如此说?我知道什么?我不成记得知道六皇妹的何事啊!莫非皇妹说的是那天的事?”最后这句话他咬的格外重,萧颜听着面如死灰,是啊,他什么都没做,他只是给了自己一个建议而已,说的好听是建议,不过就是为了自己的私欲而已,她若是成功了,他就有机会得到林妙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