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18章对,我就是这么想嫁给他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040 2019-06-22 23:19:00

  另一位王小姐说“是啊,听说人家凌二少看不上她,这么多也没提起过与温家的婚事,”刚刚那位李小姐听见这话就说着“我听说的可不是这样的,我可听说了温家曾去昭阳大长公主府提过退婚,可是大长公主不同意,说凌二少会去她的,”那位张小姐说“凌二少都看不上她怎么会娶她,”凌宇恒与历南歌分开后走过来就听见这几位小姐说的话,便开口说道“你们胡说什么呢?这就是你们这些所谓的大家闺秀的作风?在背后议论别人的是非,”

  那三位小姐听见这话,刚要反驳就看到说话的正是是她们口中的凌二少,便头也不回的走了。凌宇恒踏进亭子里就对那女子说“她们这样说你,你不知道反驳吗?”那女子正是温家大小姐温暖,人如其名,温温柔柔安安静静。她闻言只淡淡道“反驳什么?她们说的也没错,事实就是如此,没什么好反驳的,反正都习惯了,”只要她去参加一些宴会别人都会拿这件事说事,她早就习惯了,她父亲去大长公主府退亲不成现在就等着大长公主府主动退婚,

  凌宇恒闻言有些尴尬,道“对不起,以前我以为你与其他世家小姐一样,”一样什么?当然是一样见道他就范花痴,所以这些年来才一直躲着这位名义上的未婚妻,如今看来她温柔大方,确实如祖母所说那般,他与她刚刚说的两句话来看,他并不讨厌她,但也说不上喜欢,温暖闻言只是淡淡道“凌二少太高估自己了,”她接受了他的道歉,若不是因为他她也不会遭非议,但是她不会如同别的女子一般对他死缠烂打,自取其辱,她有她的骄傲。

  凌宇恒闻言,道“我知道,因为我你才遭受非议,不过我以后会和你慢慢相处的,”温暖不以为意,说“温暖也没说要嫁给你凌二少,你也不用履行承诺,若是能说服大长公主前来退婚的话那是再好不过了,”凌宇恒闻言苦笑着道“退婚怕是不可能了,我那祖母我可拗不过她,她这几日常常跟我说起你,若是今日在此没遇见你我改日也会上温府了解了解了,但是我现在并不讨厌你,也不喜欢你,”温暖闻言嘲讽道“彼此彼此而已,”

  与此同时,凤栖宫的一座偏殿里,一位身着紫衣的女子愤怒的道“云沐宸,你放开我,”云沐宸现在一张脸都是冷着的,道“不放,你当如何?”说着便把女子楼的更紧了,女人怒道“你在不放我喊人,”云沐宸似笑非笑的说“那你喊啊,最好把所有人都喊来,来看看你这准四皇子妃叶大小姐与我在这里搂搂抱抱,你说别人会如何想?”叶大小姐,叶阁老的孙女叶梓汐。

  叶梓汐闻言便不作声了,云沐宸看着她默不作声的样子,怒道“你就这么想嫁给他?”叶梓汐听见云沐宸的话,狠狠的道“对,你说没错,我就是这么想嫁给他,怎么样啊?你满意不?”云沐宸听见她说的话便对着她的唇吻了下去,一只手按住她的脑袋,另一只手要去解叶梓汐的腰带,开口道“你说我要是在这里办了你,他还不会要你?”说着便又狠狠的吻了下去,叶梓汐因为他说的话,而慌乱不已,抬手反抗云沐宸,开口道“云沐宸,不可以,这里是皇宫!”云沐宸闻言只淡淡道“正因为这是皇宫所以才刺激啊,你不觉得吗?”叶梓汐听着云沐宸的话带着哭腔道“云沐宸,你放开我!”说完便掉了几滴眼泪,云沐宸才放开她,他这是怎么了,明明来找她之前都想好了,要与她好好谈谈的,

  云沐宸松开手,帮叶梓汐整了整乱了的衣服,说“对不起,梓汐,你别哭了,”说完便吻了吻叶梓汐的眼睛,吻干叶梓汐的泪痕,叶梓汐整了整仪容,便一言不发的走了,徒留云沐宸一个人站在原处,不一会云沐宸也走出了偏殿。

  正在此时又宫女来通知宴会开始,请各位前往宴会厅,一众人纷纷往宴会厅走去,到达宴会厅时里面已经摆满了酒品佳肴,林妙言走向了自己的位置,坐在聂婉茹的身边,历南歌本的位置本是在林妙言的斜对面的,可他却偏偏命人在林妙言身边加了张凳子,坐在了林妙言身边,方正这么多年了这些人都习惯了,只要每次这淮南王世子与尚书府小姐一起参加宴会,不管是谁家举办的宴会他都是坐在林妙言身边的,今天也不列外,

  等众人都坐好了,外面太监一声高唱“太后驾到!”众人纷纷起身行礼“参见太后娘娘,娘娘万福金安!”随着众人的行礼声结束,只见太后身着一件藕色宫装走了进来,道“平身吧!哀家听闻皇后举办宫宴,哀家也来凑凑热闹,你们不嫌哀家这老婆子碍事吧?”皇后一听这话就忙开口道“怎么会呢?母后整日在宫里呆着想来也是无趣,能过来都是我们这些晚辈的福分,谁敢嫌弃您老人家啊!”皇后说完,一些贵妇小姐们也附和着,

  宴会开始了,就走舞女上台表演,历南歌在给林妙言夹着菜,看在封玉儿的眼睛就像刺一般,五皇子看着这一幕更期待下面发生的事了。待到舞姬跳完舞下去后,封玉儿便起身开口说“皇宫娘娘,这宴会若是就这般吃吃喝喝未免有点无趣了,”皇后闻言便知她要做什么,但还是顺着她的话往下说“那依丞相小姐的意思该如何啊?”封玉儿闻言道“臣女斗胆自请为娘娘弹奏一曲,不知娘娘意下如何?”皇后听罢便道“如此甚好,”

  皇后说完,便有宫女捧着琴放在了大殿中央,封玉儿不疾不徐的走上台去,待到行至琴案前才道“玉儿献丑了,”昌爵侯世子这时开口道“怎会是献丑?封小姐乃京都第一才女,听过封小姐琴声的人都纷纷夸赞呢!”玉崔维说完也有不少公子都纷纷称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