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17章赏花宴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030 2019-06-21 23:55:00

  历南歌与林妙言出了锦绣坊时已经午时了,历南歌笑着宠溺道“饿了没?想要吃什么?”林妙言闻言便觉得真有些饿了,便说“那就去一品居吃饭吧,”历南歌“好,”身后红雪、落儿、南一三人全程被无视,不到如此,还全程吃狗粮,待到吃饱喝足后,历南歌把林妙言送回了尚书府后便离开了,

  淮南王府,言歌轩,历南歌一回来便有属下前来禀报道“爷,淮南那边送来密信,”说着那二从怀里拿出一只小小的竹筒,信的内容就是南漠王驾崩,其三子祁旭容即将登基称王,其野心勃勃,还望世子早日回淮南做准备,

  把信看完,历南歌对着南二道“去南漠,趁着新任南漠王根基不稳,找点事拖住他,待到我与妙妙成亲后就回淮南,最好能从他那些兄弟中找个有用的让他麻烦麻烦,”他说这话的时候依然笑着的只是一双桃花眸子冷的瘆人,南二又道“那祁旭容已经在京都安插细作多年,只是未启用,看来是为如今做打算的,只是藏的太好这些年来我们一直查无所获,”历南歌闻言笑着淡淡道“无妨,只要他坐不住了那些人就自然而然的出来了,敌不动,我不动,打草惊蛇了只会让他们越藏越深,但是想必也用不了多久了,”听历南歌说完,南二便领命退下了,

  第二日,今天是皇后娘娘举办的赏花宴,一大早历南歌便来了尚书府接林妙言,皇后的意思是为几位成年皇子选妃,所以邀请的都是京都里的青年才俊,大家闺秀。

  大皇子早夭了,二公主与三公主也都嫁人了,剩下的只有四皇子萧天承,五皇子萧天睿,六公主萧颜,七皇子萧天瑾,八皇子萧天越无心朝政,常年在外游走,九公主萧缃。

  今日历南歌身着一件冰蓝色锦袍,踏进长安阁内就径直走向林妙言所在的房间,一进门就看见林妙言着一身红裙,裙上绣着白色的栀子花,正坐在铜镜前由着红雪为她描眉,她的皮肤很白不需要任何脂粉来装扮,只画了个眉,涂个口脂就很美了,不知不觉的历南歌竟看痴了,他以前也常常如此看着她便入了迷。

  林妙言画好妆就看到历南歌站在门口发呆,起身走了过去说“想什么呢?这么入神?”历南歌闻言便回神了,道“没想什么,只是妙妙今日很美,便看的有些入迷了,”林妙言闻言害羞的笑了笑,

  两人一起前往前厅用早膳,林尚书夫妇与林清轩已经坐着了,只等两人的到了。吃过早膳后历南歌与林妙言还有她娘亲聂婉茹一起前往皇宫参加赏花宴了。历南歌骑马,林妙言与聂婉茹同坐一辆马车,皇宫内自然不能架着马车进去,所以到了宫门口就得下了马车,

  下了马车便有宫里的嬷嬷出来迎接,三人行至御花园时历南歌便与林妙言母女俩分开去寻他的几个哥们了,宴会设在皇后的凤栖宫,嬷嬷领着两人到达凤栖宫时里面已经坐着了不少贵妇小姐了,她们来的不早也不晚,皇后一袭明黄色的凤袍坐在主位上。

  林妙言与尚书夫人一进大殿便上前跪下行礼道“臣妇,臣女参见皇后娘娘,娘娘万福金安,”皇后乃是永安侯的嫡小姐,年过四十却保养得宜,看起来只有三十几岁,待林妙言与聂婉茹行过礼后才笑着开口道“尚书夫人尚书小姐不必多礼,平身吧!”林妙言扶着尚书夫人起身便坐到了尚书府的位置上去了,开始打量起今天来的人都有哪些,才坐下来便看见对她眨眼睛的沈乐,她今日身着一件鹅黄色的长裙,裙上绣着浅粉色的梅花,坐在沈老夫人的身边。

  突然门传来太监的外一声高唱“昭阳大长公主到,”随着声音落下,便看见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走了进来,她身着一件降紫色宫装,年过半百却十分的硬朗,她年轻时正是大央内忧外患的时候,曾披甲上过战场统领三军,众人看着来人纷纷起身行礼“参见大长公主殿下,”昭阳大长公主见此便说“不必多礼,都起来吧!”林妙言起来才看见跟在大长公主身后的凌宇恒和凌月两兄妹,凌月也看见了她,对她吐了吐舌头,她今日身着一件乳白色软烟罗裙,裙上绣着蓝色蝴蝶花。不一会蒋雯婧和余绮霞也来了,余绮霞因为昨天的事余宏现在是非常看好这个女儿的,所以不管阮氏如何说都要让阮氏将余绮霞带来参加赏花宴,

  这时,七皇子萧天瑾领着一众男宾走进了凤栖宫,历南歌一行人都在内,行过礼后皇宫便说让他们这么年轻人出去花园转转,不用在这里陪着她们一群夫人们聊天,这意思在明显不过了,宴会要正午才开始,

  闻言一群公子小姐们像是得到了大赦一般走了,御花园里贵女们三五成群走在一起谈天说地,林妙言则与凌月两人在一起,凌月道“自从那日喝醉之后她们三人就亲密无间了,我们两个被孤立了,”这三人指的当然是余绮霞、沈乐与蒋雯婧了,林妙言这时说道“现在还有我,但是很快你就要孤立无援了,”凌月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历南歌走了过来,凌月看见历南歌走来便很自觉的哪凉快哪待着去了,别看这位世子爷成日里笑嘻嘻的,可却是个醋坛子,别说是男人的醋,只要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她们这些人都要离林妙言三步远,

  历南歌上来就把林妙言拉走了,看的封玉儿恨得牙痒痒,凭什么,她是京都第一才女他却对她不屑一顾,那林妙言不过就是长得好看的而已,思及此便甩了甩袖子转身走回了大殿。此时另一边,一位身着嫩绿色长裙的少女坐在亭子里面,花园小道上几个贵女真正议论她,李小姐道“你们看,那是谁啊?”张小姐道“那不是与凌二少指腹为婚的温家大小姐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