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14章不会叫的狗才咬人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149 2019-06-19 23:55:00

  一旁的余依依这是开口道“大姐姐,你就承认了吧!你承认了说不定爹爹还会成全你们呢?”余依依今日身这一件鹅黄色罗裙,五官秀气,说话时一派天真,余绮霞闻言道“承认什么?我没做过我承认什么?”这是一直没说话的阮氏开口道“绮霞,你若是不愿嫁给那快年过六十的老头子你说就是了,何必与附中小斯私奔呢?你若是不愿嫁,你说出来母亲也不会怪你,在为你寻一门好亲事就是了,”她的话听起来像是在为余绮霞解围,却字字都在直指她是因为不愿意嫁给别人为继室才与人私奔的,余宏这时道“现在你还说你没做过吗?”余绮霞失望的摇了摇头,这就是她的父亲,别人的三言两语他就把罪名扣在她头上了,以前是,现在是,想着在尚书府看到林尚书亲自林夫人与林妙言端茶倒水,亲手为他的女儿夹菜添粥,她对她这个父亲失望透顶了,一直以来不管什么事只要她们母女三人一人唱一句,他就觉得她那都是错,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她,她不希望她的父亲能亲手为她夹菜,她只希望他能相信她多一点就够了,从今天开始,她不会在对他再抱有任何期望了,她道“没做过就是没做过,捉贼捉脏,捉奸拿双,”这时一直没开口的余芊芊道“大姐姐这又是何必呢?不想大家太难看就承认吧,免得一会拿出证据你不承认也得承认了,”她们都不知昨天她去了那里做了什么,只是觉得应该只是一人出去了而已,毕竟这京都里谁不是见了她都想上去踩两脚,她单独一个人,没有证人这次她就会永无翻身之日,余绮霞闻言便道“那就烦请母亲和两位妹妹拿出证据我到要看看是什么?”阮氏闻言故意道“这……还是不要了吧,毕竟这绮霞都回来了,这姑娘家名声还是要的,不如就算了吧!”余宏气道“她要名声就不会做出这种事了,把那名小斯带上来,”

  不一会两个家丁押着一名小斯走了进来,小斯余绮霞也认识,那是一直往她院里送水的小斯,名为阿大,阿大进来一看道余绮霞就道“大小姐,你救救我,我们本来就是两情相悦的,可是我听说夫人要将你嫁给一位快六十岁的老头做继室,我虽心疼你,却是无能为力,不料昨日你来与我说你要和我一起私奔,我当时欣喜万分,不曾想才出门就被夫人抓住了,你竟然为了逃出去把我给丢下了,大小姐,你不能这么对我,我们虽没有夫妻之名却已有夫妻之实了呀!”鲤儿与徐嬷嬷在一旁气的干着急,鲤儿直接吼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啊?我家小姐昨日去了那里和那些人在一起我比你更清楚,你要在乱说我撕烂你的嘴,”那阿大红着眼道“我才没胡说,我有大小姐给我的定情信物,”说着还从怀里摸出一支发簪,余绮霞看见那发簪就双眼发寒,那是她母亲生前的遗物,也是她母亲生前最喜欢的,她一直锁在柜子里面,怎么会…………

  她扑上去,一把夺过阿大手里的簪子护在怀里,这些人为了诬陷她居然把她母亲的遗物拿了出来,余绮霞捧着怀里的簪子愤怒开口道“我不知道这簪子你是从那里得来的,既然你说与我有了夫妻之实那就请宫里的嬷嬷来验验我到底还是不是清白之身,你们敢吗?我昨日只是去拜访了尚书府的林小姐,我与她相谈甚欢,这才一时忘了时辰而已,却被你们说成了与人私奔,”余依依听她说去了尚书府便开口道“你说你去了尚书府就是去了尚书府吗?那林小姐也是你想见就能见的?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是去了尚书府?就凭你身后的那个丫头?她是你的人自然向着你,”阮氏也跟着帮腔道“就算,那尚书府的林小姐虽然别人都说她只是空有其表,但是人家的身份摆在哪里,也是尚书府唯一的一位小姐,未来的淮南王世子妃,你别无缘无故的去攀扯别人,若是得罪了尚书府我们可担当不起,”余宏一听有可能得罪尚书府便道“你个逆女,自己做了丑事还去攀扯别人,你不要脸我还要呢!”余绮霞闻言倔强的忍住眼泪道“我没有,若是爹爹不信,大可以去把林尚书一家请来方面对质,他们一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还可以去大长公主府请凌三小姐,我们昨日都是在一起的,但是那也得父亲请得动这两家的人才是,不止这两家,还有蒋府大小姐,沈府沈老将军的孙女,”就在这时一道女声突然从外面传来“不用请了,我们已经来了,”只见门外走来两位女子,林妙言还是穿着今日清晨穿的那件长裙,沈乐则换了一身水蓝色的软烟罗裙,余宏一见到来人便换了一副讨好的面孔道“林小姐与沈小姐突然光临寒舍不知是不是这逆女得罪了两位姑娘,若是的话老夫在这里给你二位陪个不是了,老夫这就将拉出去打二十大板,”他现在心里想的是打死了都没关系,牺牲一个女儿保住余家上下所有,林妙言一进门就在打量阮氏母女三人,阮氏尖锐刻薄,目光短浅不住畏惧,余依依典型的胸大无脑,唯有余芊芊安安静静的不发一言,有点城府,俗话说不叫的狗才会咬人,

  林妙言闻言还没开口沈乐便道“余绮霞你他娘的说好了一起去一品居吃饭的,你说回来通知家里人一声,结果你丫的竟然一去不复返了,害得老娘好等,”余绮霞闻言只是一瞬便明白过来了,道“我是回来禀报的来着,可是一回来她们就说我昨日与人私奔,一夜未归,便就是你们现在看到的这样了,”林妙言这时开口道“余大人,余大小姐昨夜宿在我家里了,而且还是宿在我的院里,余大人不必担心发生什么事,”余芊芊闻言便适时开口道“姐姐既然宿在林小姐的院里怎的不早说,早说就不会有这么多误会了,”一场诬陷被说成了误会,余芊芊你还真是会为自己找台阶,余绮霞如实想着,阮氏这时也明白过来了道“既然是误会,将这个诬陷主子的奴才拉下去乱棍打死,”看连背锅的人都找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