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11章我的人我带走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069 2019-06-18 23:01:00

  余绮霞许是喝醉了,迷迷糊糊开始说胡话了,她道“林妙言,你知道京都有多少人羡慕你吗?虽然外面都在传你只是空有其表,但你却走着大家闺秀的礼仪端庄,虽然别人都说你琴棋书画都不通,但是你个好的家世,有疼你的哥哥,父母,还有一桩好婚姻,”说完又笑呵呵的接着道“我不想你们,我们这些人都是只有被当做棋子嫁给对家族有利的人,只是维持利益的工具,若是不想被随随便便的打发了,就得不予余力的做的往上爬,让别人觉得你有用才不会舍弃你,”沈乐这时也快醉了,跑过来一把抱住余绮霞道“余绮霞,我觉得你他娘的说的太有道理了,想要的总是得不到,”就像她对寒羽墨一样,很想要,却得不到,蒋雯婧插嘴道“人生十有八九不如意,你俩就别煽情了”就像她一样,人人都羡慕她是蒋的大小姐,却不知道家里的那几个庶妹在背地里都是怎么算计她的,凌月一听这话便开口道“那看来我和妙言是最幸运的了,妙言呢是什么都会却要装作不会,而我呢却是实打实的不回,除了骑马射箭外,其他琴棋书画我一窍不通,我祖母说了琴棋书画不喜欢就不学,喜欢骑马射箭也没什么不好,有我祖母护着我,我母亲也不会逼我去学那什么劳什子琴棋书画了,”云沐宸看着这几个姑娘开始说胡话时就示意青莲姑娘出去了,

  此时雅间里众人都是微醺,只有云沐宸与林妙言两人还是清醒的,云沐宸是酒量好,林妙言是只喝了两小杯,她的身体因为当年的事情怕寒怕冷,所以在这春日的夜里喝两杯刚好暖暖身子,林妙言听着几人的话不予评价也不给予安慰,诚然如她们所说,她现在的生活确实很好的,她没有体会过她们的感受,就不会我自己的言语去妄加点评别人的人生,凌月亦是如此,云沐宸在一旁自顾自的喝着酒,林妙言看着时辰该回去了,便想着出去找蕊娘帮忙安排一下马车,刚刚打开门便对上了一双言笑晏晏的桃花眸子,林妙言在看见历南歌的时候微微一愣,便也对他笑了起来,蕊香楼是他的产业,她来这里怕是他一早就知道了,这个时候才来应该是有人告诉他她们喝醉了,以前她去哪家青楼他都知道,只要不是不得已他不会来找她,他对她的态度属于放纵,纵容,却是她做什么都在他的视线之中,历南歌看到林妙言便笑着开口道“妙妙和我还真是心有灵犀啊,知道我来到门口了就来给我开门来的了,”自从去提亲后他父王就把淮南那边的大小事务都交给他处理,他父王还说等他成亲后就把所有事情都交给他,他要带着他母妃的灵位去游山看水去了,所以他今天才没去找这丫头,刚刚蕊娘派人来说这几个丫头在蕊香楼里貌似喝醉了,他才放下手中的事务赶过来,来的时候也通知了凌宇恒,如今看来这丫头没醉,醉的是那几位。历南歌今日身一袭月白色锦袍,头戴玉冠,还是那笑得如狐狸般的脸,林妙言听着历南歌的话俏脸微红道“你怎么来了?我正准备去叫人备马车呢!”历南歌闻言便撇了一眼云沐宸道“谁叫你去叫人备马车的,那里不是坐着一位能使唤的吗?”云沐宸躺着中枪,敢情他没来的急通知了他,就被这位世子爷记下一笔了,这林家丫头在这蕊香楼里若是他历南歌不知道他云沐宸三个字倒着写,他不能早点来反而怨上他了,

  云沐沐“…………”

  就在这时凌宇恒赶到了,看着醉的一塌糊涂的那四人,很想捂脸,来人呐,快把这这几人拉走,我不认识她们,一个都没认识,历南歌看到凌宇恒来了笑着开口道“我的人我接走,剩下那四个你俩平分了,把她们送回去,”

  云沐宸“…………”

  凌宇恒“…………”

  林妙言这时开口道“余大小姐我要带她回尚书府,她的丫鬟还在我家里等着呢,”凌宇恒一听这话便急急开口道“我妹妹,我带走了,剩下两个云三你看着办吧!”说着便打横抱起凌月急急忙忙的走了,怕晚了一步就得再多一个麻烦,云沐宸看着凌宇恒急急甩锅的身影,开口道“这沈小姐不是称与墨庄主是拜把子的兄妹吗?他怎么没来?”这是提醒历南歌这沈乐看上的的墨宇涵,墨宇涵则惦记着他未来世子妃,历南歌一听这话就知道是什么意思,开口道“南一,把沈小姐送去水墨山庄,”把这沈家丫头送过去让那人麻烦麻烦,省的整天把心思打在他的小丫头身上,南一领命便叫来一位小丫鬟,扶着沈乐往外走了,这时林妙言要伸手起要去扶余绮霞,历南歌看见林妙言的动作便上前一步把她拉了回来,笑着严厉开口道“你扶什么扶,回来,省的她占了你便宜。”林妙言扶额道“她是女子,”历南歌“女子也不行,”说完拉着林妙言转身便对着空中道“南五,把余大小姐带走,”

  云沐宸被强行喂了一把狗粮,看着最后留下的蒋雯婧,无奈的将人送了回去,蕊香楼门口,历南歌直接打横抱着林妙言上了马车,南五也扶着余绮霞上了另一辆马车,马车里,林妙言挣扎着要从历南歌怀里下来,历南歌却将她往怀里按的更紧,无奈又宠溺的道“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出门带上红雪与落那马俩人,你怎么就不听呢?若是有什么事的话也有个使唤的人,”林妙言没在动,乖乖靠在历南歌怀里撒娇般道“不是还有你吗?”历南歌一听这话便笑的更深了,他的小丫头很依赖他,这样的话那些打他她注意的人就不可能有机可乘了,这样想着便对怀里的人开口道“对,你还要我,天塌下来我给你顶着,”见怀里的人没应声,低头一看,却见怀里的人已经睡着了,长而翘的睫毛倒影在眼睛下方,呼吸均匀睡的十分香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