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8章是推心置腹还是利用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172 2019-06-16 23:10:42

  历南歌一听这话便道“此生定不负她,若是那天我做了什么一定为了她更好,”墨宇涵便道“最好如此,”便起身离开了,两人的酒量都是极好的,并没喝醉,所以说这些话的时候也特别的清楚,历南歌见墨宇涵要离开,开口道“那大婚之日还请墨庄主赏脸前来观礼,”墨宇涵“那就静候佳音了,”历南歌“慢走,不送,”

  翌日清晨,红雪拿着一方拜贴从外面走了进来,走近了才道“小姐,这是余大小姐的拜贴,人已经来了,留在小花厅,”林妙言闻言道“看来是有什么事情让她不得已而为之的了,以她这么多年在余府一直隐忍不发的性子来看,这次应是急事才能找上门来,”落儿听她说完便道“小姐及笄那天她已经来过了,当时人多,她没找你搭话,不过还是懂得投其所好送了小姐一本前朝大家的孤本,”她家小姐平日里没什么爱好,就喜欢收集各种各样的书来看,虽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但是夫人说不可太出风头,所以这么年来小姐都藏拙了,这才导致外面的人说小姐只是空有其表而已,红雪道“她会来找小姐不过是因为外面的人都说小姐出来名的好说话,其实小姐不过是遇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而已,高的不捧,低的不踩,”林妙言闻言便道“我及笄那日与她对视过两眼,那余家虽不是什么好人家,但她处境艰难在继母手下讨生活还能有一双干净清明的眼睛,此人也并非不可深交,谁没个困难的时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而已,哦,对了,今天凌月她也会过来吧?”落儿听见林妙言的话便开口道“今日不仅凌三小姐过来,还有蒋大小姐,和沈小姐也回来,应该也快到了,”林妙言闻言没在说话,起身前往小花厅,红雪与落儿乃是她哥哥从暗卫里挑选出来的佼佼者,来侍候她也保护她,红雪做事心细成稳,落儿开朗乐观,

  众人行至花厅时,就见一位身着嫩绿色长裙的少女蹲坐在红木案几旁,看着上面未下完的一盘棋,女子五官精致,皮肤白皙,一双凤眸正认真的看着那盘未下完的棋,百思不得其解,连后面有人走近都不曾发现,小丫鬟鲤儿看到来人后,才推了一下正在思考的女子,女子转过去看到走上前来人,林妙言今日身着一件宝蓝色长裙,裙上绣着朵朵桃花,一颦一笑都印证着那句: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看着来人便起身行礼道“见过林小姐,”林妙言也回了一礼淡淡道“余大小姐多礼了”,便径直走了过去从盒子里练起一颗黑子落在棋盘上,瞬间黑子便又杀出一条路来,余大小姐余绮霞看着落下的这一子便道“林小姐妙棋,这黑子看着就快被白子吃尽了,可方才林小姐落下的这一子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外界都言这位尚书府小姐只是空有其表,可看着她刚刚落下的那颗黑子,果真传言不可信。林妙言不置可否,淡淡道“余大小姐今日到我这里来,想必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不知余大小姐看上我这一村的哪一点?”既然人家都直接问出来了,她也就不藏着掖着的打太极了,便大大方方道“冒昧上门打扰,确实有事,但不用林小姐帮忙,”林妙言不待她说完,便道“坐下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两人在茶案旁面对面坐下后林妙言便对红雪与落儿开口道“红雪,取茶具来,落儿,去取一盒上好的碧螺春过来,”她家小姐这俨然是要亲自动手煮茶了,两人问声便齐齐道“是,”待两人取来茶具与茶叶,林妙言便动手开始煮茶,边煮边道“我及笄那日便说了,待余大小姐再来时定煮茶相待,今日便是时候,”余绮霞看着那煮茶的娴熟手法觉得传言还是有点可信的,外界传言尚书府小姐喜茶,除了与她交好的几位小姐外却没人见过她亲手煮茶,若非真的喜欢又怎么做的这般娴熟。

  待茶煮好,两人各自都倒了一杯红,林妙言开口道“请,”余绮霞笑着浅酌一口道“能喝到林小姐亲手煮的茶,看来绮霞不虚此行了,”林妙言为余绮霞添了点茶后道“你继续,”这继续当时是继续说她来找她是所谓何事了,余绮霞便道“我说过,不是来求林小姐帮忙的,绮霞此次前来是想与林小姐交好的,”林妙言喝了口茶淡淡道“交好?是推心置腹,还是只是利用?”这话说的直白,余绮霞道“当然是推心置腹的,再说了,就凭我还不能利用到林小姐,”林妙言闻言便淡笑着问道“也何要与我交好?这京都不缺的就是世家小姐,你为何选我呢?”余绮霞闻言苦笑道“因为我那位继母有意将我嫁给一个快要临近六十的富商做继室,别说可以当我父亲了,就算当我爷爷也绰绰有余,只要我与你交好,让我父亲觉得我还有用,他就不会让我嫁给这么一个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至于为什么会是你?因为外界都言你好说话,所以我在赌,赌赢了我就不用嫁,若是输了也无所谓,反正我什么都没有,输了就输了,”林妙言道“你很聪明,懂得借力打力,”就在此时,便听门外有人声传来,人未到,声先至,边听沈乐远远的就道“林妙言,你他娘的又在装大家闺秀骗人了,”林妙言一听这声音就知道谁来了,等人走近才看到乃是三俊俏的公子哥,林妙言看向沈乐调笑着道“沈公子这是不服气啊?我至少还能装的出来,不像某些人连装都装不出来,”沈乐今日身着一件白色云纹锦袍做男子装扮,三千青丝高高束起,手拿一把折扇,沈乐一听这话便故作气愤道“林妙言,你丫的是说老娘不是女人咯,”林妙言笑着道“我可没这么说,是你自己承认的,”沈乐一听这话,便跳脚了,想要跑过来抓林妙言,林妙言在她脚下刚有动作时便起身跑了,两人围着桌子转了好几圈后,林妙言开口道“沈乐,你他娘的还有完没完了,老娘跑不动了,”说着也不跑了直接座在椅子上了,沈乐一听这话便笑着道“你看看你看看,不装了呀?这就露馅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