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6章有人欢喜有人忧1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132 2019-06-15 23:41:02

  与此同时,丞相府,清玉院中,丫鬟小心翼翼的站在封玉儿身后,地上满是碎瓷片,瓷片中间站着一位身着绿衣的女子,她便是丞相府的嫡出大小姐——京都第一才女封玉儿,女子鹅蛋脸,五官精致,明眸皓齿,却因眼里恶毒一张美丽的脸都扭曲了起来,恶狠狠的对身后的丫鬟道“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那丫鬟战战兢兢的道“回……回小姐,淮南王世子去尚书府提亲了,淮南王进宫求了圣旨,现在赐婚的圣旨已经下来了,现在整个京都百姓都在议论这件事情,”封玉儿听到这里便随手拿起桌上仅剩的一个花瓶砸了出去,就听她气愤的道“凭什么?她林妙言凭什么就能得到历南歌的真心相待?而我做了这么多,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却没能引起他一丝一毫的注意。什么京都第一美人,她林妙言不过就是空有其表而已,凭什么?”小丫鬟明溪上前一步扶住她的手说道“小姐,你别生气了,那林妙言不过就是长得好,等南歌世子看腻了就知道你的好了,”封玉儿却没这么想,看了十五年都没看腻更别说以后了,就算以后看腻了难道她还能再等个十五年吗?她一定要让林妙言自己觉得配不上他,然后主动离开他,封玉儿吸了吸气,压下心中的怒火道“听三日后皇后娘娘在宫里设了赏花宴,你替我去准备一套好看的衣服,”丫鬟明溪见状道“小姐这是想好对策了吗?奴婢这就是准备”,封玉儿没说话,吩咐人进来把房间里清扫一下便走出去了,

  寒府,无名居,寒羽墨站在一颗合欢树下,他今天身着一件白色云纹袍,双手放在身后,听着侍卫如风的向他禀报的事情,事情禀报完后如风道“公子,今天淮南王世子去尚书府提亲了,赐婚的圣旨也下来了,”寒羽墨听罢,嘴角微微苦笑,他以为他这些年来所做的一切努力终于让自己觉得配的上她了,他可以与历南歌好好的公平竞争一次了,却不曾想她才及笄第二天历南歌便迫不及待的去提亲了,他昨日没送她簪子,因为他知道一定会被退回来,所以他送了她一副前朝大师的字画,这样她就不会退回来。多年前他说她值得更好的,所以他才努力的变好,努力的让自己配的上她,别人只知道他是寒府四少爷,鲜少有人知道他是水墨山庄的庄主。别人只知道水墨山庄的庄主墨宇涵乃是大央第一首富,因为大央有三分之一的生意都在他手上,却没人知道这墨宇涵是个什么样的人,墨乃是他母亲的姓氏,他母亲墨家嫡次女墨思雨,当年他父亲寒策落魄只是一位秀才,他母亲墨家还没没落,他父亲便用了龌龊手段毁了他母亲的清白,他母亲被迫嫁给他父亲,他父亲功成名就后便侍妾一房接着一房的抬进府里,当是她母亲怀着六个月身孕,因府里侍妾陷害不幸流产了后,便多年没在怀孕,直到府中有了两位庶女一位庶子后她母亲生下的他,那位庶子与庶女是秦姨娘所生,还有一位庶女乃是香姨娘所生,秦姨娘现在的寒夫人,乃是一位举人的女儿,香姨娘青楼出身,他四岁的时候,因为母亲被秦姨娘陷害是导致蓉姨娘流产的凶手被打二十大板,那天夜里他去看母亲,便看见了秦姨娘给他母亲喂了毒药,母亲看到他来了用唇语说了句“不要过来,快走!”第二日他母亲便以畏罪自杀的方式结束了生命,他母亲死后秦氏便被扶正了,从那时起他的人生就暗无天日,流落街头遇上了沈老将军,沈老将军将他引上正道,直到遇见她,他才有感觉到了一丝温暖。

  那年,十三岁的他遇见了八岁的她,那天,他去茶楼喝茶,正巧遇见了秦姨娘所生的那对姐弟,他们当着他的面对他亡故的母亲出言不逊,他便与他们在雅间门口动起手来了,不料他那位好兄长顺手拿起一旁的花瓶要砸向他,他一个后退,不料却把雅间的门推开了,他侧身一躲那花瓶就直接砸在了那红衣小女孩的桌子上了,红衣小女孩当即一双杏眸目怒圆瞪,对他那位兄长道“你谁啊你?砸了本小姐的茶水点心,你是出门没带眼睛吗?”他那位兄长道“你又是谁啊?你知道我是谁吗?小丫头别多管闲事,不然我连你一起打,”红衣小姑娘双手叉腰笑着道“我说你是不是傻啊?没听见我第一句话就问你是谁了吗?我要是知道你是谁我还用得着问吗?白痴,”这时他的那位长姐走过来道“哟,这不是尚书府的小姐吗?今天这事很你没关系,你别多管闲事,我们只找他,”用手指了指刚刚因为侧身而站在门里的他,这时外面已经围了一群人,无一不是看热闹的,都是在说他一个寒府不受宠的公子连累了她,红衣小姑娘叉着腰道“敢情你们这是两个人欺负人家一个人咯,还砸了本小姐的茶水点心,连个道歉都没有就想这么算了,那今天这事我还就管定了,”他那位长姐便道“林小姐,砸了你的茶水点心真的很抱歉,待会你的茶水钱我们请了,你看怎么样?”红衣小姑娘道“哼,你以为你有钱了不起啊?告诉你只要是本小姐的东西都是无价的,千金难买,你付的起这个价吗?”他那位兄长恶狠狠的道“林小姐,你别不识好歹,红衣小姑娘笑的张扬道“巧了,我就是这么的不识好歹,你要怎么样?你能把我怎么样?”那两姐弟不敢惹上尚书府,便气愤的走了,带两人离开之后红衣小姑娘便转过身对他道“你没事吧?”他道“没事,多谢小姐出言维护!”他才康康说完,她便道“没事就好,我先走了,拜拜,”红衣小姑娘挥了挥手边带着丫鬟快步离开了,上流圈子里谁不是看到了他就要上来踩一脚,避之唯恐不及,唯有她出言维护他,让他那冰冷的心再次感觉到温暖,从那以后,他便每天都是那个茶楼等着看是否还能遇见她,

  突然如风一句话惊醒了魂游天外的寒羽墨,如风道“公子,沈小姐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