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4章提亲1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044 2019-06-15 00:03:06

  翌日清晨,淮南王府,今天历南歌身着一件天蓝色袍子,袍摆与袖口处用银线绣着大朵白玉兰,腰束玉带,头戴玉冠,三千青丝高高束起,腰间系着一块象征着淮南王世子的玉佩,身后的南一心道:果然未来世子妃就是不一样,这块玉佩世子爷平时看都不看一眼今日居然带在了身上,这时南五进来了,南五是名女子,历南歌一看到南五便对她笑着道“南五,你看本世子今天的仪容正不正式得不得体,”南五撇了眼笑的花枝乱颤的历南歌道“就凭世子爷你这张脸,穿什么都好看,”历南歌道“我觉得也是,就算我长的再怎么好看也没有妙妙好看,”便笑着离开了,身后的两人被隔空喂了一把狗粮,又对他家世子爷自恋的语气无言以对了。

  一路上路过的下人们都感觉到他们家的世子爷今天格外的高兴,因为今天他们的世子爷要去向未来世子妃提亲了,主院大厅里,淮南王端坐在主位上,淮南王,大央朝唯一一位异性王爷,是当年陪着当今天子一路从夺嫡走过来的,后又因平定淮南被封为淮南王赐封地淮南,淮南王今日身着一身朱红色蟒袍,头上戴着象征淮南王的玉冠,五官端正,不难看出年轻时候也是一名美男子,不得不说历南歌如此姣好的相貌是遗传了父亲的脸母亲的眼,浓浓的眉毛象征着他是一名武将,虽已有四十好几,但看起来却像只是临近四十而已。历南歌走近对他行了一礼便在他的下首落座,然后笑盈盈的道“父王,今天我们兵分两路,你进宫请旨,我去提亲,”淮南王看着他这儿子笑道“今天去提亲会不会太急了些?毕竟人家姑娘昨天才及笄,”历南歌马上就急了道“父王,这不急,你在等的话你这儿媳妇就要被别人抢走了,”淮南王失笑道“那若是皇上不同意呢?”历南歌一听这话,便笑的如狐狸般道“所以才请父王您出马啊!你看啊,你与皇上是一起走过来的,多少年的交情了,您儿子要成婚,你去请道圣旨怎么了?再说了,他不同意又不是他嫁女儿,我岳父大人都没说什么呢?”淮南王道“你小子,人家都还没答应把女儿嫁给你,你倒是一口一个岳父大人的叫的亲热啊,”历南歌“反正这是迟早的事,”淮南王没在说话,敛了笑意正色道“成,你母妃走的早,你的婚事我不操心谁来操心啊!今天你父王我就算豁出这张老脸也要给你把圣旨请来,”历南歌笑的更欢了,道“父王您请,早去早回,”说着便起身恭恭敬敬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等到淮南王离开后,历南歌吩咐云嬷嬷带上庚贴同南一南二领着一群王府侍卫抬着九十八台系着大红花的彩礼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尚书府去了,一同往尚书去的侍卫们每人腰间都系着一条红带,连南一南二云嬷嬷都未能幸免,云嬷嬷乃是淮南王妃云梦昙从娘家带来身边伺候的嬷嬷,淮南王妃病逝后便留在历南歌身边照顾他,因一家人都是云家的家生子,都忠心耿耿便被赐了云的姓氏随了主姓,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在街上惹的百姓纷纷侧目,有人认出了前面的马车是淮南王世子的座驾,便纷纷议论了起来“这淮南王世子的马车啊,”

  “这是要干嘛去啊?”

  “看这架势,应该是去提亲的吧?”

  “提亲就准备这么多彩礼,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去下聘了呢,”

  “看这方向应该是去尚书府的吧?”

  “听说尚书府的小姐与淮南王世子乃是青梅竹马,”

  “不是说尚书府小姐昨天才及笄吗?今天淮南王世子便急着上门提亲了?”

  …………

  一系列的话语传进了坐在马车里的历南歌与云嬷嬷的耳朵里,云嬷嬷笑着道“世子就要成亲了,老奴还记得世子刚出生的时候,小小的一团被我抱在怀里呢,”然后又伤感的道“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眼王妃已经走了十年了,”历南歌听见后面这句话道“母妃以前就喜欢妙妙,若是知道我娶了她,她也一定会很高兴的”。

  一行人到达尚书府时,尚书府的门房一早就得到了吩咐。早早的就将大门打开了,一个小斯看到人来了便跑进主院去禀报了,听到小斯禀报,林清轩就亲自出来迎接,让人把东西都抬进去,今日林清轩身着一袭天青色的长袍,袍子绣着云纹祥纹,五官长得与林妙言有些相似,看起来清逸出尘,不同于寒羽墨的温润如玉,

  看着那一台台彩礼被抬了进去,林清轩的脸色才出现了一点温软,看来这小子还是有的眼力见的,不算亏待他家妹妹,等九十八台彩礼都抬进去后,林清轩对历南歌道“虽然一直看你不顺眼,但是比起把我妹妹交给别人我还是觉得交给你我毕竟放心,”这话全是他过了大舅子这关了,历南歌笑着道“虽然我看你也不是很顺眼,但是看在你今后是我大舅子的份上,我尽量把你看得顺眼些,”这两人见面了就是互掐互怼,两人说着话便到了前院大厅,

  大厅里,林尚书夫妇都已坐在主位上候着了,历南歌上前便对两位行了一礼,得到林尚书的首肯后就领着云嬷嬷坐在了下首,南一和南二站在历南歌身后,林尚书夫妇看着这堆满院子里的彩礼都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时云嬷嬷实时的开口道“素闻尚书府小姐德贤兼备,秀外慧中,不知可愿与我家世子共结连理,此一生托付中馈延绵子嗣,”不得不说这位云嬷嬷很会说话,先是把人家姑娘夸了一遍,再问人家是否愿意与之共结连理,虽答案是意料之中,尚书夫人还是道“容世子稍等片刻,待问过小女在做打算,”

  彼时,后院湖心亭里,林妙言坐在亭子里,磕着瓜子与红雪下着一盘棋,边下边听着落儿讲这两日外面发生的一些趣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