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 3章回忆3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238 2019-06-14 11:47:06

  他听完南一的回禀后,拿起南三手中的盒子马不停蹄的往茶楼方向赶,南一南三腹诽:世子爷,你赶着去见心上人也不用这么着急嘛!

  茶楼里,门打开的一瞬间林妙言便飞奔过去一头扎进他的怀里道“历南歌,你终于回来啦,”今天林妙言身着一件嫩绿色的襦裙,微微长开了的瓜子脸一双大大杏眼,一看就知道以后定是个美人胚子,他一手拿着盒子一手摸了摸她的头发道“我回来了,喏,答应给你的礼物,”说着他伸手递过一个盒子,她忙不迭的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个紫玉风铃,他道“这紫玉是我和父王出征时意外收获的,想着你房间的窗户上差了个风铃,便给你做了个,喜欢吗?”她道“我很喜欢,”他道“你喜欢就好,”一旁的寒羽墨看着他们这你一言我一语的根本差不上话,有点尴尬便起身道“妙言小姐与故人叙旧我就不打扰了,”林妙言还没说话便听历南歌笑着道“寒四少不必这么急着走,我还有话想对你说呢,嗯?”寒羽墨的五官长得精致,看着就给人一种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感觉,若说历南歌长的张扬那么寒羽墨刚好相反长的内敛,寒羽墨微微诧异一下他知道他是寒家四少,也是大家都是聪明人,只是只刚刚街道上的一眼他便派人差了他看看这位淮南王世子跟这位尚书府小姐关系的确不一般,寒羽墨只一瞬便反应过来淡淡道“世子盛情相邀那羽墨就却之不恭了”一旁的林妙言道“你们认识?”寒羽墨便道“淮南王世子历南歌,久仰大名”历南歌是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便对林妙言道“妙妙,你先下楼去等我,我跟这位寒四公子说说话,一会我送你回去,”林妙言看了他一眼又看了寒羽墨一眼便对他说“好”,然后起身离开。

  等到雅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人时,他笑着道“寒四公子,妙妙年少不知事,不管你接近她所为何事,但是不要用那些肮脏的手段用在她身上,不管你对她抱着怎样的心思,只要有我在你就妄想得逞,”寒羽墨一笑便如沐春风道“林小姐天真直率,寒某甚是欣赏,又怎会对她用那些肮脏龌龊的计谋对付她,”他笑了下,只是笑不达眼底道“最好如此,那就恕不奉陪了”,说完起身大步离开了,雅间里寒羽墨的侍卫宇建道“公子为何不争取一下?”寒羽墨盯着对面的位置良久才道“她值得更好的,”走出雅间的历南歌心道:这次回来他就不走了,就算要走,也要把他的小丫头带着一起走,千万不能再让她一个人了,否则什么乱七不糟的人都往她身边凑,

  就这样一直留在她身边到她及笄,是啊,他的小女孩今天及笄了,他就可以去娶她了,想到这里历南歌的嘴角微微勾起,

  与此同时,尚书府,长安阁内,“小姐,那些个公子送的簪子已经退回去了,就只留下了南歌世子的了,你要打开看看吗?”林妙言“那就打开看看吧!”大央国有规矩,女子及笄时有男子赠送簪子就是对你有意,若你收了簪子表示也对对方有意,别人送的簪子她命人在礼盒上写了名字,谁送的就写谁的名字,方便退回去,现在只剩下了一个没退的了,

  盒子打开后,丫鬟落儿瘪了瘪嘴道“这南歌世子也忒小气了些,就这一根桃木簪子就想把小姐你娶回去”,林妙言拿起簪子把玩着道“虽只是支桃木簪,但却是他亲手雕刻的,你就不要生气了,放眼整个京都有多少公子会亲手制作礼物送心上人的,”虽是支桃木簪却记录着雕刻之人的全部精力,这时红雪道“小姐,这里面还有一个盒子,”只见桃木簪旁边静静放着一个方形小盒子,盒子做工精细,盒子四周刻着云纹祥纹,除了底部每一面都镶着一颗红宝石,林妙言拿起盒子打开来看,看到里面的物件时落儿、红雪两人倒吸一口凉气道“这是……世子印玺,”没错这就是淮南王世子的世子印玺,红雪对落儿道“这次你没话说了吧!人家南歌世子可是把半个淮南都送给了咱小姐,”当然还有半个淮南那是淮南王的,

  看着这世子印玺,林妙言便想到前几天他来找她道“妙妙,我心悦你,你及笄后可愿嫁与我为妻?”说这话时,一双桃花眸子里有紧张、忐忑,还隐隐有些期待,她显然没料到他会说这话,她楞了一下,红着脸傲娇的哼了一声道“历南歌,别以为你跟我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我就要嫁给你,要娶我可是很难的,”他道“有多难?你说说看难不难的倒我,”她笑着说“那你给我做一百个孔明灯,做不好我可不会嫁的”,他听了这话,一双桃花眼满是笑意道“这有何难,你且等着,”

  及笄前一天夜里,他施展轻功从窗户跳进她的房间里,一把揽住她的腰身道“走,我带你一起放孔明灯去”,便抱着她再次施展轻功飞走了,到达淮南王府的花园时,花园里的地上到处都是孔明灯,她惊喜道“这些都是你做的?”他笑着道“你不是说要我亲手做吗?”她笑着说“那我可要好好检查一下看看做好没有,还要好好数数看看少没有,我可告诉你啊少一个都不行的少一个我都不会嫁给你的,”

  他把世子印玺给了她,就代表着他把淮南王世子一生的荣辱都交给了她,叫她如何不感动,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青梅竹马的感情虽好,但也得用情至深啊!

  林妙言沉浸在历南歌的感情里,而此时澄园中林尚书道“今日南歌那孩子离开前说明日会上门提亲,我来告知你们一声,让你们有个心理准备,”林夫人聂婉茹诧异道“这么快,言言今天才及笄他明日就来提亲”虽说这两个孩子打小一起长大,又知根知底,那历南歌后院也干净,通房丫头都没有,但是这也太快了,她女儿才及笄,及笄第二天就来提亲了,一旁的林清轩道“母亲,我觉得这已经够慢的了,要不是等言言及笄,历南歌那只狐狸早把我妹妹拐回家去了,他还能等到现在已经让我刮目相看了,”他十二岁时跟着沈老老将军一起去军营里历练,十三岁时边疆战乱,他一战成名便从一名小小铁甲军的统领升为少年将军,一个月前皇上昭他回朝接手神臂营,若皇上不昭他回来,他妹妹的及笄他也是要回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