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2章回忆2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137 2019-06-13 23:14:54

  听见“林小姐”这三个字历南歌立马使用内力提起轻功飞了过来,看到林妙言在水里扑腾,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救命……历南歌……救我,救……命……”,历南歌毫不迟疑的解下身上的大氅一头栽进水里,游过去一把把林妙言捞了起来,这时岸边也聚集了不少人,历南歌一个人有些吃力,对着岸上的云沐宸和凌宇恒吼道“瞎楞着干什么,帮忙啊!”这一吼两人才回过神来,借着太监宫女拿来的绳子把两人拉上岸,六公主萧颜许是真的吓着了,只一个劲的说“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上岸后历南歌把林妙言的披风解掉再把自己的大氅裹在林妙言身上,然后一刻不停的往宫门口赶,边跑边大声道“传太医,快传太医去尚书府,传太医去尚书府”,一口气跑道宫门口,小斯便在那里等着,立马牵过小斯手中的马,抱着林妙言吃力上了马后就奔向尚书府,小小的人儿在历南歌身前瑟瑟发抖,含糊不清的说着“冷……好冷,好……冷,好冷……,”历南歌这一刻无比的希望马儿快点,再快点,终于到达尚书府,在尚书府门口遇见了刚从军营回来的林清轩,林清轩看到历南歌抱着湿露露的林妙言回来时,立马目怒凶光道“历南歌,你把我妹妹怎么了?”说完林清轩立马伸手去接林妙言,历南歌没回答,却给了林清轩一个看白痴一样的眼神,快步走去府中,那眼神仿佛在说:你没看到我也湿透了,

  历南歌边走边对后面的林清轩说“吩咐人准备热水和换洗衣物,先给妙妙洗个热水澡,太医马上就到”,林清轩很不爽但还是照做了,不一会太医个林尚书夫妇冲冲赶来,林妙言已经洗好了热水澡换了干净衣服,

  太医进去诊治,出来时面色凛重,道“林小姐虽然及时的洗了热水澡,但是冬日里的池水刺骨寒冷,发起了高烧,老夫先开个方子推烧,就算好了以后也会落下怕寒怕冷的体质,”尚书夫人一听这话便在林尚书怀里哭了起来,历南歌自责道“都怪我,怪我没保护好妙妙,我不该把她带出来玩,”一旁的林清轩道“那就请世子以后离我妹妹远点,我就谢天谢地了,”这时一直没出声的林尚书开口道“世子还是先回去换身衣服吧,总这样下去也不好,”言下之意就是赶人了,虽然这小子对自己闺女很好,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是想把他家这朵花连盆带花一起端走,历南歌也不多留,道了声“我明日再来看她,”便走了

  第二日,六公主萧颜便被禁足在宫里了,

  那年林妙言五岁,他八岁,母妃病逝又恰逢淮南起战事,边境小国骚扰淮南,他不得不与父王一起回淮南,本是来跟她道别的,却不料她说了一句话,让他更坚定了要娶她的想法,她说“历南歌。你别难过了,以后我娘亲也做你娘亲,除了我和哥哥只做你一个人的娘亲好不好?”莫名的他答了句“好,”心里却道:这小丫头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答完这句好,他道“妙妙,我要回淮南了,可能要很久才能回来”,她道“为什么要回去?很久是多久?你会想我吗?可是我会很想你,”听到这句:我会很想你,他便笑了,这是他这些日子以来第一次笑,一双桃花眸子笑的熠熠生辉,这丫头当真是在乎他的,他没告诉她出了什么事,怕她担心,事实证明他的想法是对的,他道“因为那边出了点事,很久大概是五六年,因为父王要让我去军营里历练,你看你哥哥都去军营里历练了所以我也要去,不然以后怎么保护你,但是我也会很想你的,我一有空就给你写信好不好?”她说“好,”他又道“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要乖乖吃饭好好长大,好好听学究的话,好好学习,等我回来时给你带礼物,”她说“好”,临别之际她给了他一个绣着挑花的荷包,她说里面装满了快乐,不高兴的时候拿出来看看就能想到她了,想到她就快乐了,显然真的很管用,每次看到这个荷包都能想起她的笑,便也不知不觉的笑起来了,虽然上面的桃花绣的歪歪扭扭,但是他还是当做宝一样带在身上,因为这是她第一次绣的,也是她送他的,今后的岁月里无论她送了他多少好东西,他还是觉得这个荷包最好。

  五年后,他十三岁,她十岁,那天他回来了,父王平定淮南后皇上便下旨昭他回来受封赏,淮南平定用了一年时间,他被父王丢进了军营的训练了四年,所以这封赏也就迟了四年。那日他与父王骑着马一同进如京都,街道两旁都是百姓相迎,随父王出征的一年里他见过了浮尸万里血流成河,见惯了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所以学会了见谁都笑,却笑不达眼底,用笑脸掩饰了真正的情绪,街道上的百姓纷纷议论淮南王平定淮南的功绩,有的议论淮南王世子的容貌,有的小姑娘看着一直挂着笑意历南歌红了脸。他却一眼看到了站在茶楼上的林妙言,林妙言也在看他,四目相对的一瞬间两人都无声的笑了,桃花眸子里藏着浓浓的想念,虽然这几年一直都有书信来往,但是都不及这一刻这么真实,突然他看到女孩身后有一少年,眸光一寒,便对身边的侍卫道“南一,去查查那男子是谁?”南一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然后抱拳领命道“是,世子爷,”转身离开了,然后他又道“南二,去告诉妙妙,让她在那里等着我,我一会去找她,你去了就在那里守着不用过来了”,南二“是,属下遵命。”

  茶楼上,雅间的门从外面被推开,南二上前来道“林小姐,世子爷说让你在这等他片刻,他一会就来找你,”林妙言“好啊,我也正好有好多话想跟他说,我等一下就好了,”

  快到皇宫时他便借故有事离开了,这时南一已经回来了便道“那位公子是寒家嫡四公子,名为寒羽墨,虽是嫡子却生母早逝,在寒家过得连庶子都不如,表面看起来温润如玉实则心机深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