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夏吹微风

楔子 In the summer breeze 04

夏吹微风 阿夏十四年 1965 2019-08-09 14:38:18

  楔-10

  雨还在下着,冷气不知从什么时候忽然窜出来,吹在依依的身上,害得她忍不住打了个阿嚏,不过也好在自己心细,出门还顺手拿走了一件外套盖在身上,不然这会儿是要着凉感冒的。

  但她却忘了带伞,实在是没想到天气最喜欢出尔反尔了,只好慢慢走在高一部的那条走廊上,把胳膊趴在护栏边上,抬眼看了看屹立在眼前的那个小亭。

  那个小亭就像是忽然被大雨冲刷似的,越洗越干净,雨珠子连同灰尘一起随着青红色的瓦片往下淌。

  “真的是……好怀念。”

  她背后是一间教室,高一(2)班。

  那是她和心里一直都在喜欢着的那个人,也就是丁丁,曾经在二零零四年一起共同读过的班级,那时候还分文理来的。

  虽说现在很多孩子们都在抱怨为什么忽然出了政策,居然都开始不分文理了……还说这年头,如果没点文化,文理是真的很难学好的。特别是文科,一年比一年更难,连哲学那些狗屁的东西都搬到考卷上了,一点儿都不能理解出题人是怎么想的?

  还有人打趣说到小心未来几年,葛军会重现江湖,带着自己的数学知识各种装备,准备和全国数千万名高考生来个你死我活的决斗,当然那人刚说出这句话,就被班里的人拖出去踢一顿,还有骂一顿就完事了。

  当然也会有那么一些人,觉得文科很难,也很要命,竟跑到理科生那边哭着去拜师了。但是理科生却坐在椅子上沉思了很久,这才在草稿纸上写了30个化学方程式,一把拽住文科生的衣服,往桌上按着,指了指草稿纸,说:“如果你不把这些都背熟了,就别想来拜师了。”后来文科生被吓得都哭跑了,回到文科世界去了。

  这些都是依依在工作期间,偶尔从自己的同事那边听来的。

  而她自己的父母,大都是理科出身的,她本来也是理科生,可却……

  ……选了文科。

  当然后来父母很生气,但又拿自己没有办法,虽说大学刚毕业,父母硬是把自己扔到科研院去考察几个月,可自己除了在科研院悄悄的去画画,还会拉上两三个人一起打牌娱乐一下,科研这方面的知识什么都没学到脑子里去了。

  毕竟自己不再去读理科了,文科也不怎么样,只顾着去学设计了,然后立志去做插画师了。

  父母到最后只好妥协了,任由她去了。

  却只有她一人知道,毕竟心里一直喜欢着的那个人却不在她去的那个破科研院,她自己又不知道丁丁此时身在何处呢。

  所以为什么要做一件不讨好甚至有些费气的事情呢?

  依依又抬眸看了看眼前的亭子。

  反正都无所谓了,虽说现在学校都放暑假了,也没什么人了,如果不是自己知道这学校后边上有一个不为人知的隐秘场所,自己还能从外面爬进来吗?再说了,自己是从这里毕业的呢。

  而,现在都25岁了,老了老了,再也没有当时年少无知那时候有着的菱角了。毕竟都被生活给磨掉了,除了一直暗恋着的那个女生,什么都没有了。

  “真……真的是你?”丁丁刚才下车跑过来的时候,全身都林湿湿的,她都顾不了这么多,而且,之前自己只顾着冲下楼,招了一辆出租车过来的,现在还在喘气着呢。

  依依寻声望去,见来人正是自己最喜欢的人,先是一愣,万万都没想到丁丁竟然会来这里,但转念一想自己倒是有好几年都没见过了,心头便一酸,可脸上却温柔笑了笑。

  “嗯,好久不见了。”

  “是……是啊……好久不见了。”

  丁丁不知道为什么,就如同前几次,心头还是又酸了一次。

  冷风正好穿过重重叠叠的树叶,吹到了她们的身上,也吹乱了她们的刘海。

  “……整整十年了,你是不是也该给我一个回应啊?”

  “嗯。”

  “你为什么选文科了?”

  依依忽然笑着抿了抿嘴:“哎,为什么最先问的是这个?”

  “你总算会说别的了,别老是嗯的敷衍一下,就像以前……”

  “嗯。”

  丁丁忽然攥紧拳头:“你是不是嘴欠?”说着的时候,她却像十六岁的孩子那般,竟又如此小心的往前走了几步,拳头松了松,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

  依依却没有再像以前只会落荒而逃,而是不再退缩,只是站在那边,仍在笑着。

  就好像在说,我就在这里,不会再跑了。

  “那张纸条……是你留给我的吗?”丁丁忽然犹豫了有那么几秒钟,就从裤袋里拿出早已折好的纸条,拿在手里。

  依依点了点头:“我去过你家,你爸妈正好在,就聊了一会……后来你爸妈好像有点事就出了门,我就呆了一会,你也没有回家,我就——”

  “所以你就写纸条了。”

  “不是,我还没说完——”依依忽然转过侧身,那短发就在方才转身的那一瞬间,飘了起来,然后她就张开胳膊,一把拽住丁丁的衣服,“我还想告诉你——我喜欢你!这是迟到了整整十年的回应!”

  还没等丁丁回过神来,依依便踮起脚,去亲吻了一下她的嘴唇……

  也许是因为终于能听到自己最想要的答案,也许是因为终于能再次去触碰,也许是因为……反正什么都有。

  所以丁丁没有推开。

  自然而然的,就像是她们之间的隔阂,就在刚才第一眼见到的那样,就忽然全然无存了,然后,慢慢地,两个人的嘴唇亲到一起,舌吻起来了。

  只是这么一亲吻,丁丁的脑袋里便有些嗡嗡作响,很快地,耳边便响起了自己的声音——那是自己刚入高一的时候,自己坐在依依的旁边,一脸很认真的样子,给依依恶补化学知识。

  “给你复习初三化学知识还真不容易呢……不是,是镁元素,化学式就叫作Mg,还有镁这个字,你有没有想到一个学名……对,镁带燃烧!它与什么发生化学反应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