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夏吹微风

第10章 其实我不应该和你吵架。

夏吹微风 阿夏十四年 2024 2019-08-08 00:21:09

  023

  等她们俩刚回到高一(2)班,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而且教室里的人差不多都到齐了。

  老师已经站在台上了,手里正拿着一本蓝色的点名册,上面还用黑水笔在班级一栏上,如此潦草的写了几个字——高一(2)班。

  还有班主任一栏,也写了三个字:周亦郁。

  周亦郁老师。

  是一个三十五岁的中年女人,看上去一脸准快狠的样子,也许这样形容未免有点太过了,但她给人带来的,却是实实在在的感觉。

  “你们刚去吃饭了吧?”周老师看都不看一眼,仍在低头看着点名册。

  丁丁点头:“是的,老师。”

  “那就回到位子上吧。”

  然而就在丁丁拉着自己的同学,从老师身边走过时,老师却忽然叫住了。

  “同学,等下,你的妈妈是不是叫夏枫余?”周老师忽然伸出胳膊,一把拦住依依。

  依依一愣,猛地回头看了看周老师,就好像是忽然一听到一件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似的,来不及思考一下,只给人留下惊讶的印象,脑子也只会剩下“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个事”了……

  反正,怎么想都一样。

  “我在问你。”周老师却微皱眉头。

  依依却别过头,缓缓看向窗户,然后一脸不情愿的“嗯”了一声,却不曾想老师竟拿过讲台上一旁的盒子,拿在手里。

  “你妈妈刚来过,只和我说过几句,匆匆就走了。”

  依依听在耳里,愣住,慢慢回头。

  一看。

  确实是一个放助听器的盒子。

  看来妈妈真的是……就算不管怎么样,哪怕早上刚和妈妈吵了架,她也还是会很担心自己,开车把助听器送过来。

  又或许……还没来得及去看一眼自己,刚送完,匆匆的就走了,可能是因为有她需要处理的急事吧。

  毕竟妈妈每次都如此。

  哪怕参加一次家长会,都会忽然把自己给扔下,走了。

  如果不是爸爸来接自己回家,也许是真的要哭着从教室里跑出去了。

  反正,什么都习惯了。

  无所谓了。

  难道不是吗?

  “拿吧,戴上吧,就算军训只有这五天也不行,会听不太清的。”周老师忽然压低声音,小心地把盒子递过去,“好了,回位子上吧。”

  依依便咽了咽口水,忽然觉得自己的妈妈真是爱多管闲事,但又转念一想,周老师说的话其实并无不道理,只好点头,便伸手接过来了。

  丁丁都看到了。

  而且,她还看到,依依把盒子小心地放在手心里,便稍微往下鞠躬了一点,认真谢过之后,又看了看周老师。

  周老师便回报一个微笑。

  “走吧。”

  丁丁简单的嗯了一声,便一起回了位子上。

  老师便又低头翻了翻点名册。

  024

  刚回到位子上,依依这才想起来自己的书包还放在宿舍里的床上,忘了拿。

  再低头一看。

  除了刚刚接过来的盒子,还有丁丁之前借给自己的《忏悔录》,只好偷偷瞥了一眼,却发现她居然也在偷看自己。

  丁丁见自己被逮到了,吓得赶紧别过头,抿了抿嘴唇,便去看了看高一物理书。

  心不知为何,忽然莫名的心跳了一下。

  依依心中一惊,也许是因为忽然被吓了一跳?

  不过,刚刚瞥眼看了看,丁丁倒是背着书包,陪着自己一起去吃饭了呢。

  她是什么时候拿的书包?是不是刚刚自己把《追风筝的人》扔给她,她接过来的时候,顺手拿走的?

  还是说……

  依依想着想着,忽然脑子一热,便拿出手机,顺手翻了几页《忏悔录》,然后用它给挡住,不让老师看到。

  用手指,在屏幕上轻轻地,划了几下,又轻轻地,打了一行字——

  “妈,其实我不应该和你吵架。”

  很快地,便有了回复。

  “女儿,没关系,高一刚刚才开始呢。”

  依依这才觉得自己到底是在发什么神经,便只得叹气,然后把盒子拿过来,轻轻打开。

  助听器。

  她看到助听器了。

  依依想都不想,就拿过来,小心的戴上去。

  可是……就在她刚戴好的时候,妈妈却在微信上又回了一句——

  “等你读到高一下学期,如果有化学竞赛,你一定要去参加,没得商量。”

  依依便看了一眼,顿时脸色大变。

  如果是竞赛,数学、物理、生物都行,可为什么非要是化学呢?

  ……忍不住就想起了镁带燃烧,碳酸镁,高锰酸钾,氧气,氮气,反正什么都有。

  而,这些都是从化学书上学到的各种学名。

  “因为家族,”妈妈又回了一句,“只要你脖子上一天还纹着这个字母,你就永远都没有办法离开……”

  依依又是脑子一发热,就问了一句:“离开什么?”

  过了一会儿,却没有回复。

  其实心里却比谁都更清楚,自己却总是喜欢明知故问,简直是犯贱到家里去了。

  难道不是吗?

  就在依依认为妈妈不会再回了时,屏幕却又亮了起来。

  是妈妈的回复,但除了这个,竟然还有另一条信息,但被挡住了。

  因为还有百度发神经似的一条条推送。

  好个度娘,真敬业。

  依依便划了几下屏幕,去看了看妈妈的回复——

  “林冯颖,她只想要你,才……对不起,这本来应该是两个家族之间的事,却带你走向了那一片黑暗。”

  妈妈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依依自然能明白,但她却忽然不打算再回了。

  反正,事到如此,还能说什么呢?

  于是她又去看了看另一条信息——居然是林冯颖发的。

  “我看到你脖子上的家徽了,不错吧?我很早就跟你说过了,从你一纹上这东西,就意味着你的命,就已经给我了,还有你的人生也是。”

  就在那一瞬间,依依的眼睛又黯淡下去了。

  反正谁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只有依依自己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心颤了颤,除了害怕,也还是害怕,永远都是害怕。

  因为……

  她害怕会一直被林冯颖囚禁在鸟笼里,还是一辈子那种的。

  谁都帮不了她。

  她也很想自救,但失败了。

  真的好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