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夏吹微风

第1章 毕业快乐。

夏吹微风 阿夏十四年 2567 2019-06-06 00:58:44

  001

  2004年1月份,世界首条商业运行的磁悬浮上海磁悬浮正式投入运行。

  2004年3月份,西班牙首都马德里发生连环爆炸案。

  2004年4月份,法国关闭最后一个煤矿井。

  2004年6月份,04级的90后初中生刚结束中考。

  2004年6月份,丁丁终于从国和中学毕业了。

  002

  2004年一个非常炙热的夏天,中考终于打完了最后一枪,国和中学04届初三毕业生,都在老师的安排下,拍了一张又一张的毕业照。

  老师还说,拍好的照片等会儿就会洗刷出来,每个人都只能拿一张。

  大家听了,一个个都沉默不语。

  是了,毕竟大家到头来,却只能因为那一张考卷,就分道扬镳了,虽说有些人之间的关系很好,但也许三年下来的关系好,有时候也会比不过时光的流逝,因为迟早都会变质的,更何况几个大人之间的呢。

  大人之间的世界,是多么的复杂又难以看懂,所以还是小孩子之间的感情更简单一些。

  可是丁丁却不想去懂,她只知道至少自己的父母感情是很好的,也很少吵架,也不会让自己变得那么患得患失。虽说以前有一次英语考试考了30多分,妈妈一气之下打自己了,自己却是咯咯地傻笑着。

  现在想起来,却变成了一个黑历史,说不得呐。

  不过大家迟早是要长大的,都会变的,至于会变成一个怎样的人,自己倒是不知道了。丁丁低眸看了看手里的几张卷子,上面却写满了一个班的名字,当然还有老师的份子。

  “记得要多联系。”

  “丁丁千万不要忘了我们。”

  “很可惜没能和你填同一所学校,因为你理科很好的。”

  像这样的话,都给写上去了。

  丁丁忽然注意到了,在卷子的右下角却用蓝水笔潦草的写了一句——

  “我勉强答应你了,给你免费算了一卦,可是……你至少要等上整整十年才能得到某个人的回应,至于叫什么名字,天机不可泄露。”

  丁丁一愣。

  什么天机呀?净写些莫名其妙的话。

  大家只等了一会儿,就拿到了毕业照,背着书包,举起胳膊对着天空大喊,一脸开心的说终于可以解放了,可以彻底摆脱掉黑色初三了。

  老师忽然晃了晃头:“差点忘了说,别忘了等以后上了高中,如果你们遇到一个非常喜欢的人,一定要鼓起勇气,去给那人告白,因为如果不说出心意,别人是不会懂的……”

  “What?”

  “我没有喜欢的人,就只有学习。”

  “不了,我还是和漫画去过一辈子吧。”

  丁丁便回头看了一眼老师,又低头看了看那一张卷子,盯着那段潦草的文字不放,仔细揣摩着,想揣摩出什么意思来,可其实看上去很有道理也很厉害的样子,其实连一个屁都没有用。

  那就不看了,看个屁,说不定是哪个无聊的同学写的。

  “额,我是说……其实高中三年,将会是大家一段最美好的回忆,要好好珍惜,因为一辈子也就那么只有一个人是你们最喜欢的,就像数学答案一样,唯一的一个且仅有一个。”老师忽然感到自己有点不好意思,赶紧假装轻咳两声,伸出右手指了指那一片如此湛蓝的天空。

  大家便顺着老师的手指,一起抬头去看了看天空。

  此时有一阵微风轻轻吹过他们额头前的刘海,便想起了“微风不燥,阳光正好”那句话。

  然后,他们忍不住,笑了。

  这一幕,却是在都过去了好久之后想起初中老师说过的话,又想起了当时的大家,丁丁忽然一瞬间就红了眼睛,虽说当时老师说得稍微有点饶舌,但其实说的一点儿都没有错,她低眸看了看正在写着的一篇实验报告,而书桌上一旁放着的,是一张照片,是装了框那种的——

  这是一个年少时的女孩子,那时候丁丁家里忽然买了一款新的照相机,她给带到教室,本来想找依依说一会的话,却正好碰见依依趴在桌上睡得很香的样子,那时阳光正好透过有些脏兮兮的玻璃窗照到依依的半侧脸上,看上去竟是多么的好看啊。

  丁丁看得差些入了神,她猛地想起家里人不是都买了照相机么,何不给依依拍一张呢?

  依依还在睡着,睡得非常香。

  她就抿了抿嘴唇,就像是一个忽然潜入别的教室的小偷似的,左看右看,幸好这比平时来早了半个钟头,这会儿教室里就只有她和依依两个人。

  这么好的机会就只有一次了,可不能错过了。丁丁一想到这里,便把照相机挂在胸膛前,轻轻摁下快门键,时光突然一下子就被定格在这一张小小的照片里,然后再也不动了。

  那时候是二零零四年十一月校运动会结束之后的事情了。

  “好了好了,不管怎么样,都要让他,或她知道你们自己的心意啊,还有也不要荒废了大好青春啊。”

  大家仍旧还是那么的不正经,说只有学习才是王道。

  “对了,要多看看身边的风景,也许他,或她是你觉得最好看的一道如此美丽的风景。”

  丁丁便点了点头,攥紧手里的卷子,迈出脚,反正迟早都要离开这里的。

  “对了,还有最后,祝你们毕业快乐。”

  003

  初中都毕业一个月多了,丁丁便从网友那边听来,都说高中很苦的,每天都有写不完的作业,刷不完的卷子,还要晚睡呢。而且,曾经也有那么几人因为刷题太晚,累得都病了,好几天都没有来学校上课,耽误了学业,着实可惜。

  丁丁认真想了很久,也在心里做了很久的争斗,便在一页日记本上写了一句——

  “没关系,老娘就是为了这一刻,才要单匹三胜的,如果运气好,还可以做学霸呢。”

  她又在右下角小写一行:复旦实验中学,我来了。

  只是她却不曾知道的是,也有那么一个人,也在自己的房间里,正哭得哗啦哗啦的。

  而,依依脚边的手机却亮起来了,是一条信息:对不起,一个月都不敢和你说话,因为我骗了你,好聚好散吧。

  依依却早已给这种人换回了名字,还有在聊天框里一直未敢发出去的那句——

  “你个骗子,说好的都不算数啊。”

  她身后书桌上的台式屏幕却在亮着,QQ那边有消息,是进华中学04届初三(3)班班群发来的一些消息——

  “对了对了,听说依依落榜了。”

  “她书都读的那么好,为什么会中考失利呢?”

  “听说林冯颖好像拿到了保送资格,才没有去的。”

  “其实林冯颖……是真的很喜欢依依……而且我听她说刚刚都给依依打了好几通电话都不接,短信也不回……”

  而窗外有一颗硕大的树,也许是正好应景,便掉落了一些树叶,就当是陪着依依分担忧伤了吧。

  004

  丁丁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忽然想起,好像以前有个同学闲着没事,就唱了一首歌给她听。

  不过,这首歌好像叫作《同桌的你》,却想不起到底是谁作的歌词,只觉得同学越唱越好听。

  可是,等同学快要唱完最后一句,却忽然停下来了,跟她说如果上了高中,如果碰见一个喜欢的人,千万不要错过了啊。

  特别是同桌。

  丁丁却摇摇头,说同学发什么神经,快唱完最后一句,好让她继续做物理题。

  同学无奈,便把最后一句给唱完了,却挨了一拳,但下手并不重……

  丁丁便把椅子挪开,一屁股就坐下来了,把右手轻轻地放在鼠标上,在百度搜索那一栏输入了《同桌的你》这个歌曲,很快就找到了——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

  昨天你写的日记

  明天你是否还惦记

  曾经最爱哭的你

  老师们都已想不起

  猜不出问题的你

  我也是偶然翻相片

  才想起同桌的你

  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

  谁看了你的日记

  谁把你的长发盘起

  谁给你做的嫁衣

  你从前总是很小心

  问我借半块橡皮

  你也曾无意中说起

  喜欢跟我在一起

  那时候天总是很蓝

  日子总过得太慢

  你总说毕业遥遥无期

  转眼就各奔东西

  谁遇到多愁善感的你

  谁安慰爱哭的你

  谁看了我给你写的信

  谁把它丢在风里

  从前的日子都远去

  我也将有我的妻

  我也会给她看相片

  给她讲同桌的你

  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

  谁安慰爱哭的你

  谁把你的长发盘起

  谁给你做的嫁衣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