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重生空间太子请放手

第54章 与传闻一般不堪

重生空间太子请放手 玖熙雯暖 2011 2019-06-12 23:10:21

  “东西倒是好东西,就是爷心心念念都想着,你这每次带来的也太少了。”林霸微微扬眉,狠狠地吸了口水烟说道:“以后若是有好的,继续拿来孝敬爷,爷不会亏待你的。”

  “爷喜欢比什么都重要。”那妇人扭着腰坐在林霸身上,一边在他胸前划着圈圈一边媚眼如丝的说道:“可惜爷也知道,要找这样的好东西,奴家也是得……”

  “爷还能少了你的?”林霸只觉得吸了这水烟之后快活的好似神仙一般,当下直接一个翻身将那妇人按住了,“伺候爷高兴了,爷自然有赏!”

  直到傍晚的时候,那妇人才兴高采烈地离开了赌坊,很显然又从林霸那里得了不少银子。

  这个时候,林霸才招了自己身边比较信任的人到了雅座。

  “福临那小子晌午跟爷说发现了那小子的下落。”林霸打了个呵欠,脸色看上去并不算好,好似无精打采地说道:“找人去跟钱琅东带个话,就说若是他敢跟那个小子做生意,那就是在跟爷作对,后果……想来他明白。”

  “是,林爷。”几个人对视了一眼,总觉得每次那石家的妇人来过之后,这林霸就看上去极其疲惫,难不成那女人还如此厉害么?

  几个人都从其他人的眼里看出来戏谑,但谁也不会傻到去问林霸,所以自然都是眼观鼻,鼻观心的站在原地等着吩咐。“另外,叫上几个弟兄去盯着东润酒楼,有任何风吹草动立刻前来通报,等爷报了当日之仇,定然有赏!”

  “是,林爷!”

  塘前村。

  “拿银子回来了没有?”就在林霸安排人盯着东润酒楼的时候,那妇人已经晃晃悠悠地回到了自己家,结果刚进门就看到自己那个骨瘦如柴的男人冲了出来,上下其手地开始在她身上找银子。

  “给给给!”妇人从袖子里摸出一个钱袋子,直接丢在了男人脸上,啐了一口骂道:“古友仁,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天天指望着老娘去给你找银子,你就知道在家里吸水烟,早晚吸死你!”

  “嘿嘿嘿,你这婆娘,果然是有本事。”古友仁看到荷包里那几两碎银子,顿时喜笑颜开地说道:“等回头我再去弄点,你给林霸送去,只要他有了瘾,自然就离不开咱们了。”

  “你那水烟别人都不知道?”妇人将自己买来的烧鸡放在桌子上,一边撕着鸡腿吃一边问道:“这么好的生意,你可别在外头吹,到时候让人截了胡,这银子可就没了来路了。”“你放心,咱们都指着这个呢,我怎么可能说出去?”男人将银子揣到怀里,凑上来跟妇人一起吃着烧鸡,嘟囔道:“要我说,当初那十两银子就不该给姜家那个婆子,谁知道她孙子是个什么德行呢?”

  “你就心疼那十两银子,我早就打听过了!”妇人鄙夷地看了古友仁一眼,随后才说道:“那姜大山是个老实肯干的,到时候只要来了咱们家,还愁他不替咱们做活?”

  “就靠他自个儿拼死拼活的,能赚多少?”古友仁好似有些不屑地说道:“你看看村子里那些人,恨不得成日里长在地里,也没见能拿回来几个铜板,到时候咱们还得多养一个人。”

  “你懂个球?等到老了你指望你姑娘伺候你?”那妇人立刻翻了个白眼,戳着古友仁的额头说道:“我让你看着那丫头,她又去哪里了?”

  “她都那么大了,看着做什么?”古友仁有些不满地说道:“说不定回来还能有银子,坐在家里总不能天上掉银子……”

  “银子银子,你个废物眼里就只有银子,滚滚滚,别在老娘面前晃悠,看着你就心烦!”

  “行行行,我这就走!别生气!别生气!”

  “老娘上辈子作孽才碰上你们这么一家子!真他娘的晦气!”那妇人赶走了古友仁,心里依旧愤愤不平,但是一想到自己十两银子买回来的姜大山,眸中又闪过一丝得意。

  等到姜大山进了门,自己好好调教调教,以后还不是什么都听老娘的?

  若不是那个废物不中用,她哪里还用费那么大工夫去买回来一个年轻力壮的劳力?不过算算日子,也快到了,到时候还是先便宜自家那个丫头吧!

  翌日一早,早早就已经起来的欧晓珂,怔怔的看着隔壁的院子,恍然若失。

  感觉司空慕卿的叮嘱还在耳边,面容还在眼前,拥抱的温度还未冷却,可今日就已经相隔几百里之远。

  昨日里吃过午饭,欧晓珂和司空慕卿两人说完了话,流风驾着马车就早已经在门口候着了。

  送走了司空慕卿,整个下午一直到了晚上,欧晓珂整个人便像失了魂一般怅然若失,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趣。

  好在琴音和苏姨娘照看着豆芽,所以今个儿一早众人已经将催生好的豆芽收拾利落,只等着吃过早饭就出发了。

  欧晓珂眺望着司空慕卿离去的方向,思绪早已经不知飘向何处,就连拂晓出现在自己身边,她也没有注意到。

  “小姐,”拂晓心知司空慕卿一走,欧晓珂心里肯定多少有些难过,所以陪着她站了好一会才轻轻的说道:“昨日公子离去,小姐就……所以,古家之事,奴婢昨日也就没有和小姐说。”

  听到拂晓这么说,欧晓珂才回过神,有些不好意思。

  自己明明还跟司空慕卿保证,自己肯定可以照顾好自己,结果人一走,她倒是连自己要做的事全都抛到脑后去了。

  难不成动了心的人都会这么儿女情长?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要先把姜大山的婚事给处理掉,其他的还是暂且容后再说吧!

  等到拂晓将自己打听来的消息告诉欧晓珂的时候,就连一向波澜不惊的欧晓珂也忍不住皱起眉头,颇为不虞地问道:“如此说来,徐婶子的婆婆其实早就知道,那塘前村古家其实跟传闻中一样的不堪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