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幽情奇缘 遇鬼难安之情缘难断

第八十三章 早知道

遇鬼难安之情缘难断 文刀雨木木 2003 2019-07-17 16:59:26

  没有感受到曹哲的抚摸,我渐渐睁开了眼睛,看到了祁翎,他一只手抓着曹哲想要摸我的手,抬头看着我

  “别哭了,想要他活着,喂他吃下”祁翎冷漠的说,说完后,将一个药瓶递到我手里,这不是我每次吃的这个药嘛,这药这么厉害?

  我赶紧将瓶子里的药倒出来两颗给曹哲吃下,他的脸色明显好很多,伤口也没有再流血,今晚这么一折腾,天都快亮了,曹哲又身受重伤,我们决定再等一会,等天亮再下山......

  我守在曹哲边上,就像上一次我感冒他守着我一样,替他擦着汗,能看出曹哲做噩梦了,嘴里一直念叨着我和他师父,祁翎冷漠的坐在距离我们身后不远处的凳子上,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我转过头

  “祁翎,你累了的话先去休息吧!”我对祁翎关心的说着

  “我不累,我哪有曹哲累呢?”祁翎酸不拉唧的说着

  “好吧~”主要是当时我也没有太在意,谁知道这丫的吃醋了,我转过头看着曹哲,替他擦着头上的汗

  没过一会,我就睡着了,一直到第二天早上,等我醒来的时候,才发现我是枕在曹哲胳膊上的,还留着口水,吓得我立马起身,此时曹哲好像早就醒来一样,静静地看着我睡觉的样子,我尴尬地擦了擦口水

  “那个,不好意思啊,你咋不叫我醒来,你胳膊肯定麻了吧!”我尴尬的笑笑,挠着头

  “没事,我就想多看你一会~”曹哲真是有什么就说什么啊

  “咳咳,那个你伤怎么样了?”我越尴尬了,赶紧转移话题

  “没什么大事,伤口的血已经止住了,等下我去医院包扎下就好”曹哲笑着安慰我说

  和曹哲又说了几句,我去厨房找了点大米和馒头,煮了点粥,看着曹哲吃完,我们才准备下山,离开之前我转头看了一会这里,现在的这里早已没有了昨晚的一片狼籍,我猜这是昨晚祁翎收拾的吧,风轻轻吹过带动着树上的槐花随风飘逸,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来这里,我闭上眼睛,就像第一次来这里一样,感受着风,感受着槐花的味道,感受着这里的一草一木,感叹发生的事情,兜兜转转,我还是与这里结下了缘分,此时就是别离的时候,不禁有些伤感......

  “你要是喜欢,我可以经常带你来这里!”曹哲看着我以为我不愿意走

  “不了,我只是...”我睁开眼,笑笑,对曹哲说,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曹哲双手抓着我的手

  “安宁,你若是愿意,我会一直等你,以后,我们......”曹哲轻轻地对我说

  “我们先下山吧!”我缩回在曹哲手里的手,慢慢扶着曹哲下山

  因为曹哲伤势的原因,我们下山的速度很慢,但是一路上,总感觉我像是被照顾的那个,明明受伤的是曹哲,我满头黑线,下山后,我们先叫了辆车,我送曹哲去了医院,医生建议曹哲住院,曹哲压根就不肯在医院待,我也觉得应该留下,受了这么重的伤,需要多养养,我好说歹说,曹哲才愿意住上一个星期,条件就是我得每天来陪他,我斜着眼看着曹哲,不说话,最终还是答应了,谁让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在医院守几天也没什么,安顿好曹哲以后,曹哲的哥哥曹颖来了,也不知道他从哪得来的消息这么快就知道了,我看着曹颖,稍微欠了欠身子,表示礼貌问好,和曹哲说了声第二天再来,我就回宿舍去了

  其实才过了两天,经历了这么多,我感觉过了半个月一样,累的我腰酸背痛,一回宿舍冲了个凉水澡赶紧躺床上睡着了,睡到晚上,祁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在了我的身边,当我睁开眼的时候,看到了祁翎那张人神共愤的脸,在我面前放大,放大,再放大,猛的想起了昨天祁翎一直在叫我醒来的时候发生的事,顿时,我的脸一阵通红,赶紧转过身,不敢看祁翎

  “怎么,现在才知道害羞的?昨晚在曹哲房里睡的那么香,还没睡醒!”祁翎幽怨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哪里睡得香了?”我转过头,对祁翎轻吼着,还撅着嘴,祁翎竟然还是一动不动的在刚才的地方,一霎那我又和祁翎的距离非常近,我与他鼻尖碰着鼻尖,我尴尬的想转头往后退,祁翎一把搂住我的背,我瞬间慌了起来

  “你干嘛?祁翎!”我惊慌失措,慌张的看着他

  “现在知道慌了,给我下药的时候怎么就不慌呢?”祁翎邪魅的看着我,笑着说

  “我,你怎么知道我慌不慌,我慌死了!”我半开玩笑的说着,心虚的不敢看祁翎,真害怕他现在就把我给结果了,我可是违背了与他刚开始的约定

  “噢~真的嘛?”祁翎若有所思的看着我

  “真的,我发誓,我真的很纠结,要不是你突然来厨房吓我一跳,我怎么可能不小心把药倒进去!”我三指竖起,做发誓状,后悔的看着祁翎

  “就算药在碗里,你也没有阻止我不吃,看来,你对我还是有很大的意见!”祁翎一转严肃,没有了开玩笑的架势

  “对不起,是我的错,是我脑子一热,一时冲动,你要我怎么样都行,只要别伤害我身边的人,我什么都答应你!”我低下头,不敢看祁翎

  “你这条小命,还是好好留着给我干大事吧!”祁翎不屑的看了一眼我

  “什么意思?”我抬起头疑惑的看着祁翎

  “就你这智商,被人卖了你还要替他数钱,这世上像你这样的人也不多了,真是极品!”祁翎扶着额,失落的摇摇头

  “能不能说清楚点,我咋就不明白呢?”我皱着眉头,软弱的问祁翎,现在只有给他示弱,才能保命,万一他一个心血来潮,我不就凉了,现在祁翎平安无事也算万事大吉,但总的来说还是我对不起他,不得什么事都依他,听他的,我这翻身农奴的日子恐怕又要远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