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幽情奇缘 遇鬼难安之情缘难断

第二章 别吓我 我胆小

遇鬼难安之情缘难断 文刀雨木木 1862 2019-06-03 15:30:53

  九点,手机铃声准时响起......

  “啊~好困,再睡一分钟......”被闹钟吵醒的我此时嘟囔着

  半个小时后......

  “卧槽,九点半了!凉凉!”此时的我虽然睡意未减,但还是挣扎起床,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化妆,然后去上班......早已将昨晚的惊吓抛之脑后......

  我叫安宁,从小被姥姥抚养长大,一出生父母就离异,原因很简单:我是女孩。

  对于父母而言,我根本不算什么吧,而姥姥却希望我此生简单安定的活着,不要去怨恨他们,也不要带着恨活下去。虽然我现在对他们没什么感觉了,我从小却是从羡慕到憎恨又到无所谓的态度而长大,所以自认为我的内心要比出生在幸福家庭的人要强大一点,而这些也只是我的臆想而已,之后发生的事让我痛不欲生,茫茫人海中我只不过是一粒渺小的存在罢了……

  因为从小体弱,所以被姥姥宠着,虽说没有干过什么错事,但是学习成绩却一直很稳定,每次考试都是倒数,所以中考时高中没有考上只念了中专,学的专业是旅游,班里多数同学毕业后都没有选择专业就业,而我却兴冲冲地找了旅行社干了两年,之后便找了个文员在办公室里虚度光阴,日子也还算过得去,每到休息就会回趟家看姥姥,虽然家和工作的地方都在Z市,但是坐公交需要两个小时,晚上八点才下班,等转第二趟公交就已经没车了,所以索性每个周末休息再回家......

  九点五十五分,终于收拾完自己迅速按下电梯,进电梯后,突然想起来昨晚好像在电梯里遇到可怕的事情!警惕的看了看周围,身后是一面大镜子,看到自己美丽的脸蛋儿自言自语道“怎么可能呢!”,之后电梯里上来一个老婆婆,牵着一只雪纳瑞,根据我的经验,像雪纳瑞这样的小狗一般都很温顺,但是,自从它进了电梯之后,看到我就一个劲儿的叫!还不停往老婆婆身后躲,老婆婆也很纳闷“不好意思啊,小姑娘!我家多多平常不这样啊?”

  老婆婆又自言自语道“今天是咋了?”

  本来我已经将昨晚的事抛之脑后,但是多多的叫声让我又有些后怕,不过我还是没想太多,没一会电梯又上来一个中年大叔和一个穿着一身黑衣男子,中年大叔我印象不是很深,但那个黑衣男子给我的感觉就很不好,我这个人什么都不行,从小到大干啥啥不行,睡觉第一名!学习更不用说了一如既往的差,学脚踏车能把自己和车一起摔烂,打扫卫生会把扫帚扫分家,只要认认真真想干好一件事,那件事就绝对不会往好里发展,根据长年累月的经验,我总结出:我是真的点背!

  但是我的第六感很准!有些人就是这样,天生第六感很好,这可能也算是我的优点吧,而那个黑衣男子给我的感觉就很奇怪,说不上来的奇怪,好像混身散发着阴森森的气息,自从黑衣男子上来之后,多多本来一直朝着我大叫,现在多多也不叫了,只是发出很低的呼呼声,而那个黑衣男子,若不是因为他戴着衣服上的帽子,遮住了整张脸,我看不到他的模样,再加上他进电梯之后,一直站在我左前方的角落低着头。但我总感觉他是在看我,而这感觉让我有点恐惧,又有点熟悉,正当我想这些的时候,一楼到了,黑衣男子按的是负一楼,我走出电梯的时候也没敢回头看他,只想快点去单位,因为我已经迟到了!这下铁定要挨骂!但是我能感觉到一道阴冷的目光一直盯着我,直到我走出电梯,直到电梯门关上......

  但是,迟到两个小时,已经容不得我再想其他的,只能一路狂奔到写字楼!

  一路上还在后悔昨晚喝酒喝太晚,也在想怎么逃过周主任的训斥,或者也可以解释给他听?但不管我怎么解释,肯定会挨一顿饱骂,今天是别想好好过了!

  我在的公司是一家房产销售公司,而我的工作也很简单,就是后勤!上司让我弄弄表格,整理整理文件,有时候还画画考勤,甚至还会给客人送文件,零零碎碎的事基本上都会找我,说白了就是一个跑腿,比起干了七八年的老员工,我其实只算刚入门,在这家公司干了一年半左右,想想两三年前的我和现在,哎~根本没有区别!

  毕业后去了旅行社一直忙着带团,所以和闺蜜桃子没有见过面,直到我辞去了旅行社的工作和她见了面后,她说“安宁还是以前的安宁!”不知道这句话对我来说是好还是坏,有时候还真希望自己听到别人说我变了这样的话,但我就是这么不给力,基本上不咋改变......

  进了公司门,前台小秦和我招了招手,示意我周主任不在附近后,我才蹑手蹑脚的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刚坐下,我旁边的同事王欢就轻声问我“安宁,怎么才来?死胖子发了好大火!一直不停的骂人,口水都快淹死我!”

  我不好意思的说道“昨晚和朋友出去喝了点酒,睡过头了~”

  王欢人如其名,一直都是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傻傻的惹人喜欢,也没什么心眼,这就是为什么我在这待了一年半,和她的关系一直都很好,因为从某种角度看,我俩属于同一种人----就是心态好,也不找别人麻烦的人。

  刚说完王欢看着我,皱了皱眉头严肃的说“安宁,你今天怎么怪怪的!”

  顿时,我有些紧张,想起昨晚的事,和今早在电梯里遇见的多多,还有黑衣男子“你可别吓我啊,我胆儿小!”

  可王欢却一展眉头,笑嘻嘻的对我说“你今天怪好看的!”

  于是我也跟着“哈哈”笑起来“王欢,你个死变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