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缘生:寻灵

第二章

缘生:寻灵 糯米糖藕 2421 2019-06-27 23:01:20

  妟王妃自是不敢挑明自己无疾,只好由着碧落治疗。

  “三七姑娘倒是医术巧妙,”妟王妃咬着牙,忍着碧落的针,“不知可否婚配啊?”

  “小女子无父无母,由师父带大,自是无人关心婚事。”碧落笑着回应,手却下得更重了些。

  “嘶…我倒是多管闲事了,姑娘医术精湛,我府上倒有一人与姑娘相配,不知姑娘是否…”

  “劳王妃费心了,碧落长于佛门,对红尘中事,委实不在意,多谢王妃好意。”碧落扎下最后一针,拍了拍手,“王妃此刻切勿多言,动了气血,可是很难找补回来的。”

  妟王妃听此,乖乖地闭上了嘴巴。

  妟王去了旁处巡查民情,碧落又想躲了妟王妃图个清净,毫无办法之下只好说自己要去失散的师兄,妟王妃且巴不得碧落赶紧离开,自然未加阻拦。

  碧落喝着茶,听着说书,好不惬意。

  虽说儿茶未有嘱咐便将自己留下渡劫,但好赖留下一笔不少的银两,足够自己挥霍。

  身旁坐了一人。

  碧落却动都没动,开口道,“又得了闲?”

  “又?”

  “你不是虚沢?”

  “…”

  “成蹊啊…”碧落抿了一口茶,打趣道,“这人间真是勾人啊,地王也不在地下待着,倒跑上来玩了?”

  “地王?”

  “不成?那便喊你阎王。”

  成蹊没再纠结称呼,开口道,“虚沢道你在渡劫。”

  “他没骗你。”

  “你这可不似渡劫的样子。”

  “我只是小仙子,可不似你们这些大仙,小仙的渡劫自然轻松简单。”

  “此番何劫?情?业?道?”

  “业吧,”碧落放下手中瓜子,看着成蹊很是认真,“这是个王爷,凡是王爷,大抵都想成皇。”

  “三七药师可说了什么?”

  “那倒没有,”碧落收回目光,转向台上,“师父不会违命的,自然不会多说些什么,地王有何消息?”

  “消息倒是没有。只是发现你在人间逗留了许久。”

  “你那黑白二将总不会无故将我小命索了去吧?”碧落放下银子,站起身,向门外走去。

  “我们自有我们的规矩,平白无故不会索命。”成蹊跟在碧落身后,不紧不慢,“何况你在天界这么多年,饶是尚未成仙,身上多少也沾染了些仙气,索天人的魂可是相当复杂的。”

  “成蹊,地下待久了,看到这阳光,刺眼吗?”碧落看着成蹊笑了笑,踏出门外。

  “你这情劫渡成业劫,怕是难过的很了。”成蹊看着走远的碧落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

  

  “听说宫里最近出事了,整个太医院的太医都束手无策,昨儿个还有小兵往城墙上贴告示,寻民间神医入宫治病,那给的报酬啊,啧,真是我们平常人家赚二十年都赚不到的。”

  碧落正准备买俩包子带着吃,就听见一旁人的话。

  “那不是很多人都去试了?”

  “今天一早就去一群“民间神医”,”那人说着轻笑了一声,“不过就是些唬人的赤脚医生,到后来了,宫里人烦了,说是再去找麻烦,就直接正法了,现在啊,又没人敢去咯。”

  碧落接过包子,又凑到那两人的旁边。

  “两位大哥,刚刚听你们说,皇宫里在招医者?不知如何去自荐?”

  “看你这姑娘小小年纪,还懂医术?”

  “略懂。”

  “不怕死就去吧,”那人伸出手指了指,“去城门口找官兵,他们会带你去。”

  “多谢。”

  碧落找到官兵说明来意后,被两个大汉不耐烦地往外轰。

  “哪来的乡野村姑,口气倒是不小,滚滚滚,别妨碍官爷办事。”

  碧落气急,正准备上前好好说道说道,就被身后人拉了拉,回过头,正是晏王。

  “这位姑娘既说自己有本事,你二人却不管不管只轰人走,究竟是行事认真还是马虎了事?”晏王背着手,站立在碧落面前,训斥着两个官喽啰。

  “晏王殿下,属下…”

  “带她去找太医院的管事,有没有本事,那得是他们说了算的。”

  “是。”

  碧落望着晏王离开的方向反复琢磨,送她入宫,是否也是计划中事?为了日后夺位安排人手?

  太医院。

  碧落刚踏入太医院的门,就被一个莽撞的小药童撞了。

  “空璟!让你找《难经》你要找到什么时辰!”

  药童应着声,朝碧落鞠一躬后,赶忙跑进屋。

  “这万一让天子得病你我都得陪葬啊…”碧落进屋时,就听见几个太医连连叹气,“也不知这种奇症医书上有无记载…”

  “小女子愿闻一二。”碧落出声后,一群太医更是吵翻了天。

  “哪来的野丫头,太医院也敢闯!你是不想要你的项上人头了!”

  站在中间的太医气得瞪大了眼睛,指使着侍卫教训教训这个闯入者。

  “小女子不才,从小随家师学药,疑难杂症见的不少,书上有记载的,没有记载的,我都见过,太医们如今正为了奇症烦心,不如听听小女子的拙见。”

  太医们互相看了看,还是由中间的太医点了点头,“空璟,带她去。”

  小药童应声,带着碧落去了一处偏院。

  “就是这了,我得先告诉你,里面的人浑身脓包,模样惨烈,师父叮嘱过,出入绝不能带去或留下任何东西,并且要遮面,遮手。”说着,空璟给碧落递了几个帕子。

  碧落拿起帕子便推开了门。

  床上的人正剧烈的咳嗽,仿佛要把心给咳出来似的。

  碧落拉开帘子,便看见那人的惨状。

  浑身的脓包,已经分不清眼鼻口了,尤其是脖子处,更是肿胀异常。

  碧落看了看,头也不回地对空璟说,“拿盐水来,放越多盐越好。”

  “没用的,师父们已经试过了。”

  “拿来!”

  空璟没再坚持,返身去准备盐水了。

  碧落掏出兜里的小刀,仔细观察了那人手上的脓包,慢慢地切开了一个口子。

  “住手!”前来查看的太医出声阻止。

  碧落却没停下,拿起帕子沾了沾盐水,盖在脓包处,转手又去划下一个。

  “你可知这床上的是何人?你怎么有胆子!”

  “哪怕这躺着的是天上的神,想要活命,只有这一种办法!”

  太医拉开碧落,掀起帕子,正准备好好论罪,却不由得惊讶起来,“这…这脓包…似乎小了些?”

  见到成效的一群人只好由着碧落继续捣弄,月上柳梢,碧落也停下了手。

  “这不是一日可成的,等明日看看脓包的情况,再选择最佳方法。”

  在碧落的处理下,那人的病似乎在渐渐变好,关于碧落的传闻也相继传于宫中。

  太医院的人更是脸上难堪,所谓奇症,被一个小女子以最简单的法子弄好了,传出去真是丢人!

  碧落却渐渐对空璟感兴趣了。

  相处多时,总算从小医官们那里得知,床上躺的,是当朝的摄政王,却莫名其妙得了怪病,无人可治,多少人盼着他死,就连当朝皇帝也是日日盼夜夜盼,唯有空璟守护在身边,但空璟其实是他最不喜欢的一个儿子,母亲出身卑微,小小歌伶,生下空璟不多时便去世了,而空璟之后就被送进了太医院,故空璟虽为小王爷,宫中人人却只知他是太医院小药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