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缘生:寻灵

缘生:寻灵

糯米糖藕

  • 仙侠奇缘

    类型
  • 2019-06-06上架
  • 4664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缘生:寻灵 糯米糖藕 2243 2019-06-04 21:01:32

  玄成十二年。

  “我不知师父究竟何意,”碧落摸了摸头上的汗,显得不耐烦,“明明是天宫上一抓一大把的普通草药,师父却偏偏让我们在人间寻。”

  “师父早时便说了,你的劫在此,渡过,便可成仙,不过便永生仙童,”儿茶笑了笑,搭了碧落一手,“这不过是一点小考验,你都熬不住了?”

  碧落搭上儿茶的手,使了一股劲,“若是寻这草药便是我的劫,我自无二话,可师傅这不是折磨人吗?人间此时正值三伏,饶是太上老君来了,也要晕过去!”

  儿茶笑了笑,背过身,开始继续寻药。

  “师兄,我真不行了…师兄…”

  “去寻个阴凉处等我吧,等我找到师父需要的东西,我们便回去。”

  “好嘞,师兄我等你!”

  碧落早早就在等着这句话了,闻此自然是开开心心地跑下了山。

  “这路,真是复杂…”碧落左右张望着,望着这一圈的竹子,而后哭丧着脸,“这究竟什么地方啊…”

  “虚无竹林,易进难出,,外人自是无法寻到出路。”

  碧落转回头,便看见一身着浅灰色衣的男子。

  “你是何人?”

  “自是熟悉这林子的人。”

  “你会带我出去吗?”

  “不会。”

  多说无益。碧落转回头,一股脑往前走,“晦气,竟碰到了傻子。”

  绕到太阳仅仅落山,碧落再次回到原地。灰衣男子一言不发,只看着碧落笑。

  嘲笑。

  碧落又气又急,只好大声呼喊儿茶,“师兄!儿茶师兄!师兄你在哪?师兄!”

  “这竹林大了去了,像你这样的喊,到明年那人也不一定能听见。”那人靠近碧落,“你叫什么名字?”

  “三七。”

  “三七?”灰衣男子笑出了声,“还有姑娘家会叫这名字?”

  “与你无关。”

  “不怕的话,跟我先回去,等到明天天亮,我再送你出去。”

  “我为何要信你?”

  “为何?凭这竹林只有我知道如何出去。”

  “我无权无钱,擒了我,对你毫无益处。”碧落将信将疑跟着那人走。

  “我对钱权毫无兴趣,”那人转身,用扇挑起碧落下巴,“惟有美色,尚且有用。”

  “你!”碧落怒视那人。

  “可你没有美色。”说完,那人便转回身,继续向前走。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竹沥。”

  碧落自是不相信他的,将挂在脖子上做成玉坠模样的,尚处休眠状态的竹叶青唤醒,让它去寻儿茶。

  竹叶青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刚刚过去了什么东西?”

  “没什么啊?你眼花了吧?”碧落挡在竹沥面前。

  两人很快到了木屋。

  碧落也很快收到了儿茶的回音。

  劫。

  只这一字,儿茶再无旁话。

  碧落怀疑地看着正在忙碌的竹沥,对于他是自己劫的事持有很大的不信任。

  “只有些粥。”竹沥将碗放在碧落面前。

  “你一个人生活在这?”碧落倒是不在乎,捧起碗就开始吃。

  “生活在这?”竹沥冷哼一声,“我不过是有时来此躲个清净。”

  “哦。”碧落不再多说,安静地吃起粥。

  一夜并不漫长。

  碧落醒来时竹沥早已坐在院子里。

  “睡的倒是安稳,也不怕我半夜对你做些什么?”

  “夜半偷袭乃小人之举,三七相信公子为人。”

  竹沥冷哼一声,“昨日不还怕我劫你钱权色吗?”

  “此一时非彼一时。”

  由竹沥带路,两人很快便下了山。

  “这是集市,你若是要回家,随便寻个人问一下便可知。”竹沥看着碧落,作一揖,“三七姑娘咱们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碧落愣愣看着早已走了的竹沥,不一会,甩了甩头,跟了上去。

  “三七姑娘还有何事?”竹沥对跟上来的人感到疑惑。

  “公子可否再收留我一阵,待我寻到我师兄,我自会离开。”碧落见竹沥似是思索的模样,接着说,“若是公子不嫌弃,三七可以先做您的丫鬟,待寻到师兄后,自有别的报答。”

  “丫鬟倒是不必,姑娘不嫌弃,自是可以住。”竹沥到没多说什么,只带着碧落向家走去。

  府内。

  “王爷你可算回来了,王妃她…”迎出来的丫鬟看到跟在身后的碧落不由停住。

  “收拾一间客房,给三七姑娘。”竹沥手一挥,便自己走了。

  碧落正准备跟上去,被丫鬟拦住。

  “姑娘跟我来。”

  碧落跟着丫鬟走走绕绕,好一会儿才进了客房。

  丫鬟倒是客客气气的,“姑娘还有什么吩咐只管找青莲。”

  “多谢。”

  碧落在房中等了一会儿,没等到竹沥倒是等了王妃。

  “哪来的狐媚子?”还未见人,便闻其声,可以想见,这王妃必是个不好惹的角色。

  碧落还未做出什么反应房门便被打开。

  进门之人着一朱红色长袍,一身金饰,富气逼人。

  “哪来乡下丫头?”那王妃用长指甲挑起碧落的下巴。

  “嘶。”碧落只觉得下巴处传来阵阵被指甲戳中的痛感。

  “贱命一条倒是细皮嫩肉。”

  “王妃,若是王爷知晓…”青莲眼瞅着那妟王妃的手朝着碧落的脖子处伸,赶紧出口阻止。

  “贱皮子。”妟王妃这句话也不知是说谁,倒是没有继续下去,转身便走了。

  青莲也未停留,跟着便出去了。

  碧落靠坐在床上,长舒一口气。

  “虎落平阳被犬欺,惹到我这个有仇必报的主,咱们走着瞧。”

  “三七药师若是听你此言,也不知自己救的是好是坏了。”

  碧落看着凭空出现在屋内的人。

  “谁告诉你我在这的?”

  “儿茶。”

  “师兄真是…”碧落嘀咕了两句,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便抬脚冲着那人跑去,“虚沢,你带我回去吧,我不想在这了,这些凡人…”

  “三七药师说了,这是你的劫,你必须要渡。”虚沢向后退了几步,“渡了这劫,你便可升仙。”

  “这劳什子的神仙不当也罢。”

  “你早先不是说成了神仙就可以永永远远和我一起玩了吗?这就熬不住了?”

  “那都是儿时的话了,不提也罢。”碧落摆了摆手,“那不如你助我,我早日渡完便可早日成仙。”

  “插手之人可不仅仅是除仙籍了。”

  “你怕死?”

  “我怕你受牵连。”虚沢说完也不顾碧落难看的脸色,“时候不早了,我不便多留,望你早日渡成,若有平日有所需,只管找我。”

  碧落只看着虚沢消失的地方叽里咕噜不知说些什么。

  一觉睡到晚上,碧落刚起,便听见青莲的敲门声。

  “三七姑娘,晚饭已经好了,王爷请您去。”

  “好,我马上过去。”

  看着青莲离开,碧落长叹一口气。

  “该来的不该来的迟早会来。”

  碧落还未到前厅,便听见妟王妃的声音。

  “王爷的意思是妾身装病?饶是妾身骗王爷,那太医也会骗王爷吗?王爷不必为自己的私心而污蔑妾身。”

  “静月,你知我原意非此,”竹沥看着低着头委屈地用手绞着手帕的女人,叹了口气,“罢了,你若是想…”

  “小女子不才,略通医术,王妃若是不介意,在下可为您治疾。”碧落打断竹沥的话,一路带风,踏进前厅门,看着妟王妃,眉眼弯弯,满是诚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