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曾以为的不过如此

第七章 高考过山车——一枝桃花

曾以为的不过如此 力林玲 3481 2019-06-08 18:32:44

  高傲的人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自欺欺人成了习惯,便没有人会想要戳穿,于是傻子便一辈子傻下去,我们欲哭无泪,我们久病成医,我们百炼成钢。——致高考

  从高二开始高中生活对钱多娜来说就是场灾难,因为自己就是大人口中女孩子上了高中拼不过男孩子的典型,而高二期末排名直接从班级直线下滑班级43。

  “Oh,my gad!!!放过我吧!”班级一共52个人,倒数第9......

  钱妈妈家长会回来,一路上杀气冲冲,钱多娜像个小跟班,一句话也不敢说的跟在后面。

  “我也不说你了,丢人!你这家长会让我去丢人的啊!脑子里天天都想什么呢?我真想撬开来看一看。”钱妈妈已经气得口不择言。

  “您别生气了,生气也没用,最后一年好好补补呗,一年还很长呢!”钱多娜也想撬开自己的脑子看一看自己为什么一看到数学题就头疼,一看到英语阅读理解就崩溃。

  “暑假别在家晃,上午去补课,下午去学画画去吧,万一文理科都学不好,就去学小科吧,就你那五音不全的嗓子是不行了,美术后天还能补拙,你给我好好练。”钱妈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不要,我不喜欢画画的,我这气质一看就没那艺术细胞。妈,您饶了我吧!”钱多娜极力拒绝钱妈的建议,这个世界真的是太不友好了。

  “没得商量。”钱多娜看事已成定局,内心一阵哀嚎。

  于是高二的暑假,钱多那心不甘情不愿的上午去补英语,下午去画画,暑假的第1天,钱妈带着多娜,在家的附近兜兜转转,最终选择了行者画室。

  “为什么前几个你都不满意,这个打了个电话你就同意了?”钱多娜不理解。

  “前面那几个听起来名字就很土,这个名字听起来还挺有艺术气息的。你现在缺的就是艺术细胞,这老师电话里听起来还不错,明天先上节课试试。”钱妈严肃中夹杂着肯定。

  钱多娜无可奈何,只好接受命运的安排,但是没想到在这里也能发生件奇妙又美好的事情。

  画室的第一天,钱妈带着钱多娜走进这个工厂改造的画室,地方很大,神奇的是离街不远,所以人气很旺,看起来倒是挺安全。钱妈交了钱,跟老师交谈了几句。

  “我先回去了,你好好在这画画,不到点别回家,别不到一个小时就喊累,给我认真画。”说完钱妈华丽转身,不带一丝留恋的走了,就剩下钱多娜一个人傻傻的看着这一群奋笔疾书的未来画家们,不由得心生敬畏。

  “小姑娘,你坐这里,来来放下你的画画的东西。来这里不用拘束,叫我老杨就行。”老师和蔼的冲着多娜招手,老师姓杨,一个瘦瘦的小老头,看起来,衣着打扮,都显得那么的。。。。。。嗯,艺术!

  刚报名的时候,老杨看了看钱多娜,并没有那种看到了一个艺术天才的表情,不过老师很愉快的接受了钱多娜,钱多娜看到老杨微微一笑的表情,就知道自己不过是芸芸众生中有一个为了高考的人。

  “你今天第1天来,不着急,先从线条画起,把线条画直了,我再教你画其他的,当然你也可以先熟悉熟悉环境,随便逛逛,这是原来是一个仓库被我租过来作为场地,还算空旷,你看这里的人也挺多的,你可以去看看他们画的东西,看看自己感不感兴趣,找找灵感,艺术这个东西嘛,多熏陶熏陶也就有了,你身上的艺术气息,确实有点傻。”杨老头虽然笑眯眯的,却句句戳心。

  并告诉自己要好好学画画,说不定高考排得上用场。钱多娜内心止不住的翻白眼。

  “既然您都看出来我没天赋,刚才为什么不直接说,让我妈领我回去多好。”钱多娜抱怨道。

  “我这开门招学生,哪有顾客上门,不做生意的道理,再说你也不是傻的无可救药,放心吧!”杨老头还是乐呵呵的说着。留下钱多娜一阵内伤。

  钱多娜也没什么心思画画,就在画室里闲逛,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杨凡,从气质到样貌都干干净净的,坐在画板前,笔在手中不停地勾勒着,画笔熟悉又流畅,看样子他已经学了很久了。

  这个和自己一起补过课的男生,两年不见,没想到也在这里学习画画,显然杨凡比多娜要有天赋的多,他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人形雕塑,除了手肘,其他一动不动,也许这才是艺术者该有的样子,少了两分人气,多了一分仙气。钱多纳看着他,不知道他还认识自己,上高中的那年暑假一起补过课,当时钱多娜就很喜欢看着这样恬静的男生。

  “杨老师,杨老师!”钱多娜一路小跑,轻轻的喊着。

  “怎么啦?看上哪位帅哥啦?”杨老头调侃到。

  “嘿嘿,不是,看到认识的人,那个男生来这里学多久了?”钱多娜小声的问,手指向杨凡。

  “呦,小姑娘眼光不错嘛!这小伙子,有潜力!”

  “您别打趣了,我就随便问问,你不说就算了。”

  “小伙子来了一个多月,话不多,但是很用功,也很有天赋,别人呢,刚来总是要观察一下,和人攀谈,就像你这样,嘿嘿嘿,但是他不是,从来的第一天就没跟除了我以外的人说过话,跟我说话也只是聊理论知识,很有想法,而且从他进画室那一刻,到离开画室,除了画画喝水没有其他动作,这孩子,有出息。小姑娘你抓不住呀!”钱多娜认真听着杨老头的话,最后一句话让钱多娜一头黑线。

  钱多娜走进,绕到他的背后,他应该是在画静物吧,对于艺术一窍不通的钱多娜,只知道这是静物,并且画的好看。看了10分钟,杨凡也没回头,钱多娜觉得不管什么人认真的样子,总是很吸引人。而此时此刻钱多娜突然觉得画画也不错,毕竟这里的帅哥还挺多。

  接下来的三天钱多娜每天三个小时一直都在画线条,而且杨老头不停的让他画,一刻都不得停歇,这种感觉真的是酸爽。说来也奇怪,就这样每天来每天走,花了三天,杨凡都没有发现自己,不知道是不是不认识自己了,毕竟两年过去了,那时候补课的时候也不是很熟,虽然一个补课班就三个人......

  这天下午像往常一样,钱多娜画好线条,抖了抖酸爽的膀子,收拾好画笔和画纸准备回去,推着脚踏车刚准备坐上去,突然间,一辆脚踏车横过来。

  “嘿,真是你,你怎么也在这儿啊?”钱多娜抬起头,看到了杨凡那张带着酒窝的笑脸。

  “大艺术家,你怎么才发现我呀?我都来了三天了。”

  “嘿,什么艺术家呀,就是瞎画着玩,这不要高考了嘛,怕自己文理都不好,学个小科说不定还能考个好学校。太巧了,你也准备学美术?”

  “不知道呀!我又没有这方面的天赋,不像你,你画得真棒,之前都不知道你还有这技能。”

  “我之前也不知道,哈哈哈。就是小时候的梦想希望自己以后会是个画家。不过据我对你的了解,你可不像是想成为一个画家的人呢。”

  “还据你对我的了解呢,那你觉得我应该是成为一个什么家?”钱多娜不觉得杨凡能对自己有多了解,不过还是很好奇。

  “暴力学家吧!哈哈哈哈。”

  “看我小贼接招,嘿嘿哈哈”

  就这样两人无缝对接,仿佛中间的那两年大家都没有分开,杨凡温和又不失礼貌的性格让人感觉不到尴尬和不适。从这天开始,两人一起画画,一起回家,虽然两家离得不太紧,但杨凡总是先送钱多娜回家,一路上聊聊彼此的梦想,聊聊彼此的人生。

  暑期的尾巴悄然而至,在画室的最后一天,经过近两个月的训练,钱多娜的水平勉强达到及格线,老杨还是乐呵呵的:“别担心,你不适合这条路,但是在这条路上浪费的每一段时光,对你而言都会有着特殊的意义,以后别来学画画了,安心学习吧!这条路,十个孩子里,也不见得能走出来一个,唉,你们的压力也真是大,孩子祝你好运!傻人有傻福!”原本多娜听着老杨的话满心感动,直到最后一句话,一脸黑线。

  “笑!笑!笑什么笑,很好笑是不是!在笑让你尝尝我的排山倒海!”杨凡一路上憋着笑,躲过钱多娜的“排山倒海”。

  “好,不笑了。其实你不必郁闷的,老杨说的没错,这条路,想要走得好,其实比高考都难。钱多娜,你有没有特别喜欢某个东西或者一个人?”

  “吃算吗?”钱多娜问

  “......算吧,你这样真的挺好的,其实我很羡慕你,你知道吗?我......”

  “随风奔跑,自由是方向......”一阵铃声响起。

  “喂,知道了,我会回去的,嗯,你为什么总是这么一意孤行,不能让我自己做决定吗?”杨凡挂掉了电话,此时的杨凡似乎跟往常温和的样子不太一样,多了一份疲惫,多一份愤怒。

  “怎么了?你还好吧?”钱多娜小心翼翼的问。

  “没事的,有些人永远那么高傲,用他的高傲来买断别人的人生。”钱多娜有点愣住,这是什么情况?

  “多娜,我可能要走了。”

  “嗯?去哪?”

  “去日本,我爸爸帮我安排好了一切,我可能不能参加国内的高考了。”

  “日本挺好的,日本的漫画很棒,你在那边也可以继续画画。”钱多娜看着沮丧的杨凡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我以后可能再也不能画画了,他不同意我学画画。”

  看着杨凡的身影在路灯下变得越来越远,耳边响起最后杨帆的话:“我很羡慕你,虽然生活也给你烦恼,也有无可奈何,你却总是能够快快乐乐的,希望你能够一直这么快乐下去。”

  多年后,钱多娜渐渐明白:高傲的人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自欺欺人成了习惯,便没有人会想要戳穿,于是傻子便一辈子傻下去,我们欲哭无泪,我们久病成医,我们百炼成钢。

  脑中闪过杨凡的话:有喜欢的人吗?杨凡的脸闪过,钱多娜摇了摇头。

  好像很久没有看到程亦轩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