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曾以为的不过如此

第四章 阴差阳错的失落感

曾以为的不过如此 力林玲 3051 2019-06-05 20:09:56

  新学期开学的第三天,发生了一件惊喜的事情,这天下午刚下课,多娜跑到食堂买了两包子回班,坐在座位上一边啃包子,一边跟同桌聊天,等着上晚自习。多娜是一名走读生,不住校,每天晚饭得在学校解决,吃完后,一圈人就开始叽叽喳喳地聊起来。以至于后来的六年,多娜最喜欢的就是晚饭的这段时间。上了大学之后,时间变得不再紧张,也就格外怀念这段忙里偷闲的时光,和陈艺璇的友情也在这段时光里慢慢成长......

  “嘿,钱多娜,我认识你哎!”突然一个长得白白净净,有点小胖,眼睛笑起来就像一条月牙线的女生走了过来。

  “你认识我?”钱多娜有点吃惊,仔细地看了看她,实在想不起来自己和眼前这位女生有什么交集,不过她笑起来的样子真的让人觉得特别舒服。

  “还记得我们有过一面之缘,哎呀,就在前年,在你们小学,你们好像在上什么兴趣小组,我路过你们学校,老胡(多娜小学同学)叫的我,然后我看到过你。”陈艺璇小眼睛努力瞪得大大的,手舞足蹈地描述着,生怕钱多娜想不起来。

  多娜看着这位新同学,努力转动大脑,恨不得装个小马达,人家那么友好,自己想不起来就是十恶不赦啊!怎么办?怎么办?突然,灵光闪过!可是,可是真的是吗?看着眼前的人又是一脸难以置信。

  “你,你是,你不会是?”钱多娜一脸纠结考虑要不要说出那个名字。

  “陈婷婷呀!”陈艺璇一脸兴奋的提醒。

  “还真是你呀!可是一年不见你怎么,怎么......”剩下的话钱多娜欲言又止,实在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哈哈哈,我变了是不是,我以前又黑又瘦,现在是不是变白了还变胖了。”陈艺璇毫不在意自己说了出来。

  “岂止是变了,你不说我还根本认不出来,我那时候见你,你真的很瘦,你你你是怎么变这么白的,还有......你以前眼睛大大的呀,虽然只有一面,但是老胡天天跟我念叨你。你这大变样啊!”多娜一脸诧异。

  “是呀,你认不出我很正常,好多人都说我变了,我之前跳舞可瘦了,两年不跳就胖起来了。脸上肉多了眼睛都小了。”

  “可是你的美白诀窍是什么?这也太夸张了,你堪比我偶像小古啊!”

  “什么呀,那天夏天见你的时候,刚参加了一个月的室外活动,晒得黝黑黝黑的,我本来是白的。”陈艺璇辩解道,笑起来眼睛弯弯的成一条曲线。

  “真的吗?太神奇了,而且当时你也就看到我一眼,你居然还认得我!”

  “猿粪呀!而且你都没有变。老胡也经常跟我说起你,当时还特地看了一下你。前几天一直没敢确认。”

  “太巧了,咱两居然一个班,我一定要告诉老胡。”

  “我昨天都告诉她了......”

  “不对呀,你不叫陈婷婷么,怎么又改名字了?”钱多娜一脸疑惑。

  “对呀!我现在叫陈艺璇,怎么样是不是还不错,不过随便你,你喜欢叫哪个都行。”陈艺璇一点一点的给多娜分析着。

  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时间对了,地点对了,缘分对了,一辈子朋友就这样悄然降临。往后的年少时光,都有你的陪伴。

  “哎呀呀,感人!感人!真感人,这猿粪那————真的是一坨猴子屎啊!居然让你们这两坨屎拉一块了。”程亦轩的声音不和谐的出现了。

  “滚......”钱多娜和陈艺璇异口同声。

  “哎呦呦,姐妹情深呀!这才多久啊,心有灵犀。”程亦轩怪叫。

  “菠菜,你是不是又忘记吃菠菜了,不能停,那东西儿不仅变大力水手,还补脑。”多娜反击道。

  “什么菠菜?”陈艺璇一脸茫然问多娜。

  “他的外号叫菠菜,这个说来话长,咱们放学说,以后就叫他菠菜。”多娜解释道。

  “这个好,哎,那个吃菠菜的,我们叙旧碍着你了。”陈艺璇望着程亦轩,一脸挑衅的说。

  “碍着了,恶心的我吃不下包子了,浪费可耻,你们是万恶的源头。”程亦轩一脸我最有理的样子。

  “你要不要脸!”陈艺璇和多娜再次异口同声。

  “啊哈哈哈,略略略”程亦轩一副我不要脸我得意样子,真的好欠扁。

  有的时候不得不说缘分真的很感人,年轻的班主任居然让两人坐到了一起。此后的三年两个人就好像连体婴儿般一起上学,一起吃饭,一起放学,还有一起上厕所,每天中午1点35分,钱多娜都能听到自行车的铃声,从卧室的窗下就能看到楼下得花坛边,陈艺璇坐在脚踏车上,单脚着地,等着自己一起上学,有时候阳光正好,刚好可以看到少女的脸在阳光的照耀下,天真且充满朝气。

  年少的时候虽然不知道友情的珍贵,两个人在一起有过冷战,有过争执,但奇妙的是,和好的时间从来不曾超过24小时,班级里面多有的同学都知道陈艺璇和钱多娜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看到一个人出现,都忍不住的问另一个人去哪了。直到很多年以后,多娜无意间听到了郭静的《嫁妆》,看歌评时有句话深深戳中了自己的泪点:最好的朋友就像马桶,人只有在马桶上才会彻底放松。

  笑着笑着才发现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流了出来。多年后说给舍友王贝贝听的时候,正经贝语重心长的加了一句:“你不用时时刻刻和它在一起,但当你急的时候只会想到它。。。。。。”当时听得多娜一头问号脸,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哎哎哎,你们两个人腻不腻啊,又不是连体,钱多娜你有尿吗?五分钟前你不才去过厕所!你两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感情好???”程亦轩照例每日一问候。

  “你真的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不对,你是吃菠菜的,我们愿意,这样有利于联络感情,你管不着。”钱多娜照理怂回去。

  “菠菜,你离咱两这么远,怎么跟像老佛爷问安似的每日三问候,你怎么这么乖。”陈艺璇也加入其中。

  陈艺璇和钱多娜两人前后夹击,程亦轩落荒而逃。日子就这样打打闹闹如流水般过着,初一的学业并不繁重,转眼一个学期过去了。期中考试,陈艺璇和钱多娜意外的都没有考好,一直都算优等生的两人滑到了中上水平,遭到了程亦轩的嘲笑:“哈哈哈,看你们两个还天天说话。”

  不巧的是,这句话被老班听到了,临走时,两人都看到了老班很有道理的表情脸。于是下午就听到了一个噩耗:

  “钱多娜,下课了你和张瑶瑶换个座位。下学期我要看到你们的进步。”老班面无表情的走进教室,然后又面无表情的走出了教室。留下多娜和陈艺璇两个人面面相觑,接下来就是难舍难分的苦情戏,不过总有违和的人出现。

  “嘿,你什么时候搬桌子?”程亦轩在老班走了之后窜了出来,兴奋地问着钱多娜。

  “我不要换,我璇,我舍不得你。程亦轩你这个大嘴巴,我不要跟你座一起。”钱多娜怒视着,好巧不巧,张瑶瑶旁边就是程亦轩。

  “谁要跟你座,哼~”程亦轩变了变脸,出了教室。

  “我也舍不得你,怎么办?你别走了。”陈艺璇一脸郁闷。

  “不搬能行吗?”

  “老班没说什么时候搬,咱先不搬,等说了再说。”

  “好!”

  这一天钱多娜没有搬,程亦轩这一天也再没出现在两人的桌前。

  其实不是因为程亦轩,而是好像和记忆中曾经的某些画面重叠了。

  那是在多娜五六岁的时候,那时候的自己经常去找邻居家的大哥哥一起玩,大哥哥很温和,不像其他男孩子从来对女生嗤之以鼻,尤其是比自己小的,但是大哥哥总是喜欢带着多娜,也不多说话,会慢慢告诉多娜一些从未听到过的趣事,那时候他们是多娜童年最重要的人,每天放学都会带着多娜一起去探险,只是后来,他们搬家了,连声招呼都没打,再也没见过。

  虽然有点矫情,但确实难过。

  第二天,课照常上着,钱多娜和陈艺璇习惯的小声讨论着解题思路,不知说到了什么两人无声的笑了起来,好巧不巧老班看到了。

  “怎么回事,钱多娜让你和张瑶瑶换座位你怎么还在这?”老班蹙着眉头,大家都不敢出声,也不敢乱动。

  “那就陈艺璇换,现在就换。”老班想了想说。

  老班的决定让陈艺璇和钱多娜傻眼了,当张瑶瑶坐到自己旁边的时候,多娜看向陈艺璇的方向,恰好看到程亦轩看着自己,鼻孔轻哼,然后帮着陈艺璇搬桌子。钱多娜突然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这感觉似乎不仅仅是因为和好朋友分开,

  隔壁脑中突然闪现出那天程亦轩兴冲冲的面孔,如果自己那天不那么炸毛,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心里慢慢扎了根,在大家都不知道的时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