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曾以为的不过如此

第三章 好久不见

曾以为的不过如此 力林玲 3013 2019-06-04 17:29:28

  咖啡厅的门口,正和老牌侃大山的多娜感觉有人盯着自己,抬起头看到的是这张脑海中曾经出现过无数次的脸,模糊又清晰,居然还是那样一成不变的眼神。曾经让钱多娜陷入甜蜜的眼神,如今看着苦涩的想笑,程亦轩看着多娜,好像已经看了很久很久。

  “呵,好久不见。”多娜看到程亦轩的那一刻,心理默默念了这句话,这应该是每一对分手过的人再见面的标配吧!可惜多娜说不出口,而且能清楚地听到内心深处的哭泣和无力,像是在诉说着悲伤!

  此时此刻,记忆如洪水猛兽,怎么也关不上,只好让悲伤逆流成河。过去的一幕幕,曾经笑的像傻子一样的自己,后来真的成了傻子。

  看着多娜突然间失了魂的样子,又看到眼前这个曾经多娜每一句话都离不开的男人,老牌内心骂了句:靠!狗了血了,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拽走了钱多娜这个蠢妞。

  “想哭就哭吧!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儿!”老牌很是心疼的抱着眼前的这个面色惨白的女孩儿,心想:要说钱多娜这姑娘平时也是大大咧咧,拿得起,放得下的主,怎么偏巧在爱情上跌了这么个大跟头。

  多娜木木的被老牌拖着走,都说两个曾经相爱的人再见面,谁先说话谁就输,那都没有说话怎么办?钱多娜还是觉得自己输了,程亦轩就是有这样的本事,永远都是深情的看着你,一句话不说,但让你觉得他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你,只有你,唯一的你。从前每一次手牵手逛街,每一次肩并肩等着红灯,每一次开心的吃着饭,多娜只要抬头,都能看到这样的深情眼神,眼睛里只有你,没有别人,好像要把你看到心里去,那时候多娜觉得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任何人会动摇他们之间的感情,程亦轩一定是爱惨了自己,才会有这样深深地眼神。以至于再后来分开的日日夜夜多娜回想起来都会嘲笑自己的傻气,热恋中的自己傻傻将他归结为爱惨了自己的眼神,殊不知这样的眼神在程亦轩那里并不是唯一,也许只是恋爱的本能,瞧,多么残酷的现实,人果然不能太多戏。

  更让多娜恨自己的是,自己永远不能像程亦轩这般在感情里,永远不紧不慢,好像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会生气,会大笑,会呢喃的说我爱你,但也会转眼云淡风轻,原来这么多年,在原地未曾成长的只有自己。

  有时候好想问一问他,你的面无表情,是不是因为有内伤?

  2005年的9月1号,带着闷热的暑气,钱多娜正式步入初中,中考成绩没有达到预期,钱妈很生气,虽然上了重点,但是分在了一个很普通的班级,班主任是一个看起来教龄很年轻女教师,带着被钱妈“唾弃”的心情,钱多娜走进了初中。军训第一天,大姨妈华丽丽的来了,对于刚来大姨妈没多久的钱多娜来说真的是措手不及,而这也导致自己在军训时华丽丽的晕了,晕倒那一刻,钱多娜清楚地听到后边的男生大声说:嘿,这同学晕菜了!然后多娜便失去了知觉。

  “嘿,你醒啦!”睁开眼,一张惊讶的大脸浮在多娜的眼前,一晃一晃的,带着那个时期男孩子特有的吊儿郎当的气质。

  看了五秒,多娜选择性闭上了眼睛。不是不想睁眼,只是被眼前这张小白脸说一句话晃一圈,真的晃得头晕。

  “嘿,你又晕过去啦?医生!医生!又晕菜啦!”在空荡的医务室里,这样的叫声真的是称得上夸张至极。

  “吵死了。”无奈的开了口,医务室没有其他人,看情形是这张小白脸把自己送过来的。

  “嘿,你醒了怎么还扮僵尸吓人啊,你不知道你有多重,昏迷的不省人事,我可是和另一个男生把你抬进来的......”

  耳边吧啦吧啦的说个不停,多娜的脑子里像是多了一只嗡嗡叫的小蜜蜂,怎么都赶不走。

  “你可能是菠菜吃少了,回去多吃点。”多娜打断他。

  “啥???”喋喋不休的某人有点断线。

  “你要多吃菠菜,才能抬得动我,就像大力水手。”说完回赠一个多娜式假笑,便从躺椅上跳下来,往操场走去。

  “哎哎哎,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好歹我也见义勇为,把你送到医务室,你还没谢谢我呢!”

  “谢谢你,菠菜!”

  “我叫程亦轩!!!不叫菠菜,你才是菠菜!!!”少年气急败坏的声音逗笑了多娜。

  “程亦轩?你知道掬水轩吗?”多娜突然回头,仰头看着程亦轩做惊讶状。

  “哈?”程亦轩被突如其来的问题弄得一脸懵逼。

  “你真的不知道吗?可是你看起来就好像“秀逗”吃多了的样子嘛!哈哈哈”“秀逗”是掬水轩生产的一种糖果,因为“秀逗”(脑袋上锈)名字的特殊性,被大家广泛应用和认可。

  “你这个人!!!太过分了,对了!钱多多!!!哈哈哈钱多多!”程亦轩一脸得意地笑。

  多娜瞬间定住,扶额,这样的外号,真是难以言说的痛......他是怎么知道的。

  “哎,钱多娜,你知道吗?其实我认识你!很早就认识你了。”程亦轩突然一脸认真的说。

  “怎么可能???我怎么不认识你。”钱多娜一脸问号脸,眼前这个人自己根本没印象。

  “真的,我是六年级才转到你们学校的,达子我哥们,在你们班,就是李达,你同桌。”程亦轩一副你别不信的样子,认真的描述着,好像你不相信他就能掰断手腕给你看。

  “还真是的。”多娜一脸恍然。

  “那当然,不然我哪能那么好心把你抬过来,让小爷我干体力活,我这是为了我哥们,牺牲小我,你知道吗?咱达子暗恋过你呦!”程亦轩靠过来,手遮住嘴,小声的说。

  “胡说!”钱多娜回想自己的同桌不记得有什么交集。

  “当然,当然,他现在已经心有她属,我也就是替他完成个仪式感。哎,你别难过,你这样的长相被人截胡很正常,据说那姑娘是校花呢!你最多也就一班草不得了了,没得比。”

  “谁难过了!!!瞎说八道什么呢!真是的。”面对突然冒出来这么个话痨,真心好无语啊。

  两个少年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走向操场,互不相让,看起来争锋相对,殊不知两个拉长的影子在阳光下相互纠缠着。吃过“秀逗”的人都知道,最先入口几秒会让你酸到龇牙咧嘴,疯狂的想吐掉,如果你忍住,之后会甜到心理。就好像是一段彼此都看不顺眼却又谁都离不开的爱情。

  两个人一起回到了操场,又投入到军训中去,这天的阳光并不明媚,天空飘着厚厚的云朵,却也不落雨,闷闷的天气,粘腻的汗水,再加上夏日的蝉鸣,真的是烦躁又无趣。偏偏教官还是那么的严肃,有些人已经被这枯燥的军训操练的奄奄一息了。

  “教官,唱首歌吧!你看我们这些祖国的花朵都快晒蔫了,唱首歌让我们放松一下吧!”熟悉而又聒噪的声音响起来。

  “嗷!嗷!嗷!李治道你个大变态!你个大变态!你知道吗?!!!”还是同样的声音,带着笑意,带着窘迫,吸引了全班的目光。多娜也看了过去,然后立马转了过来,余光还是撇到了机器猫的小内裤边缘。

  李治道正带着奸笑一边拉着程亦轩的裤子,程亦轩边骂边提着自己的裤子,两个人不争上下。原本准备逗一逗教官的程亦轩此时此刻红着脸到处乱窜。

  “哈哈哈哈哈……”看着这两活宝的互动,倒是让大家都笑了起来,也打散了,原本的沉闷气息。李治道同学由于名字的特殊性,开学第一天点名就被程亦轩这个大嘴巴更名为“你知道”,从此两人便结下了梁子,给2班带来了无数欢声笑语。

  一上午的军训终于结束了,收拾东西和刚认识的小伙伴一起出了大门,当然少不了程亦轩这家伙一路唧唧喳喳的。

  多娜好奇的问:“你走左边,为什么跟我一起走右边门呀,不远嘛?”

  “我这叫迂回!迂回懂不懂!看你们一脸没文化的样子就知道你们不懂。我走了。”程亦轩脸上泛起可疑地红晕,一脸气急败坏的样子,迅速的逃离了“车祸”现场。

  人生也许这就是这样,遇到一个人,特别想跟他多呆一会,哪怕多走几步,多说几句话,也许这就是年少的喜欢,内心透露着愉悦和欢喜,却不愿意被对方识破,死犟着的嫌弃脸。

  新的学期,就在你一句我一句的拌嘴中开始了,然而这只是开始,接下来的日子真的是没有一天看对方顺眼过!好在两人座位相差甚远,一南一北,相看两厌。好在新学期大家都投入到认识新同学中,没有时间找彼此麻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