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只爱我的病娇男友

第十五章

只爱我的病娇男友 路绥 3118 2019-06-15 06:00:00

  得知许韶要回来,褚宿原什么好心情都没有了。

  在他眼中,许韶就是自己非常难缠的情敌。她和沈绵认识了三年,在国内时就经常缠着她,有沈绵家的钥匙,知道她的小秘密。在出国后也几次三番邀请沈绵过去游玩,直到现在还和沈绵保持联系,时不时还冒出来和她聊天。

  褚宿原曾两次偷偷删掉过沈绵手机里许韶的联系方式,可她们却很快找了回来。他怕沈绵怀疑,所以没敢做第三次。心里巴不得许韶永远在国外才好,这样时间一长,她和沈绵的关系就会逐渐淡化,到那时再失去联系方式似乎也是正常的了。

  可是她居然要回来了!她要来抢走绵绵了!

  只要想到这一点,褚宿原的情绪就会非常暴躁。

  脑海里不受控制的浮现出许多阴暗方法想要隔开她们,或者直接让许韶消失。

  他能做到的。

  沈绵本来正在和许韶聊天,忽然转头看了他一眼。他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垂着头没有一点声音,莫名让她觉得有些不安。

  凑过去拉了拉他的袖子,在他缓缓看过来时,想了想,问:“要吃冰淇淋吗?好像还有草莓味儿的。”

  褚宿原低低的嗯了一声。

  顺便就去冰箱里少了两个冰淇淋出来,一个芒果味儿的给自己,一个草莓味儿的给他。两个人拆开包装吃冰淇淋。

  褚宿原默默地吃,吃完了也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这让沈绵不太习惯。

  她主动找话题,拿起手机给褚宿原看,指着上面小韶的备注介绍说:“这是我高中时交的朋友。”还给褚宿原看她的照片。

  褚宿原不想看到那张脸,敷衍的瞥过一眼就算看过了。

  沈绵的情况他一清二楚,她有什么朋友,讨厌过谁,不喜欢谁,他都一清二楚,在某些地方,他比沈绵自己还要了解她。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不敢轻易对许韶出手。

  心里难过又委屈,他的情绪也一直很沉郁,在晚饭后,沈绵带金金散步时也没有多加挽留,坐在沙发里闭目养神。

  沈绵以为他只是累了,没有多想,轻手轻脚的带金金下楼。

  以前她带金金散步时是不带手机的,但最近怕褚宿原自己在家里有什么事,所以都会带着手机。哪想等散步回来再一摸兜,手机不见了。

  金金对主人的倒霉全然不知,玩够了摇着尾巴趴在沙发边休息。

  褚宿原见她把自己翻个底朝天,一脸疑惑的问:“怎么了?”

  沈绵苦着脸说:“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丢了。我下去找找。”

  褚宿原没拦,翘着嘴角看她慌忙戴口罩下楼。

  不一会儿她就回来了,耷拉着脑袋,一看就是一无所获。

  褚宿原柔声安慰:“别担心,过几天我再去陪你买一个新的。”

  沈绵叹气,“我这个才刚买不久。”

  褚宿原还在一脸无辜的说:“看样子小区里的安全措施做的不到位,居然还有小偷。”

  “不知道是小偷还是我自己掉的。”沈绵皱着眉毛,“最近也太倒霉了,之前还丢了钱包和钥匙,今天把手机也弄丢了。”没办法,只能苦中作乐,“幸好我手机里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虽然联系人只有你和小韶,但我也得去补卡,否则又要找不到小韶的联系方式了。”

  “可是营业厅有很多人……”褚宿原担心的看着她。

  沈绵果然踌躇不决了。

  “要不这样吧,等我好一些,我陪你去。”见沈绵看着自己的脚,他笑说:“应该很快就能好的。”

  他一番好意,沈绵也不好拒绝,何况让她自己去那种地方和别人交流还是有些紧张害怕,便点头答应了。

  褚宿原的心情又愉悦起来,由她搀扶着回了自己家,等沈绵帮助他洗漱换了睡衣回了自家后,他家门铃响起。

  褚宿原起身去开门,门外的人手里拿着一个手机,赫然就是沈绵的。他愉悦的接过,夸了句“做的不错”就把门关上了。

  回到书房,打开一看。因为沈绵没有回复,许韶在那儿独自说了很多。

  小韶:其实我这次回来是家里出了点儿事,可能待不了多久。绵绵,咱们出去玩一天怎么样?就去人少的地方。

  小韶:说起来我有点儿馋你做的小饼干了,国外都没有你做的那种,也没有你做的好吃。

  小韶:金金最近怎么样了?有没有长胖?

  小韶:绵绵?

  许是见身边没有回答,她也没有再说话。

  褚宿原盯着屏幕冷笑连连,噼里啪啦打字。

  沈绵:刚才带金金散步去了没有看见。对不起,最近我没空出去了,我找到了一份新工作,也没有时间做小饼干。

  虽然很想直接告诉她沈绵是自己的,不要再来纠缠她了。但他不能这么说。

  努力压制怒火,模仿沈绵的语气说话,果然没有被许韶发现不同。

  小韶:哦[失望]

  沈绵:[笑脸]

  之后他把两人的聊天记录清除,没有再和许韶说话,摆弄着沈绵的手机,坐在椅子上长舒了一口气。

  ……

  沈绵不爱出门,在家里的娱乐就是遛狗逗鱼看电视或者玩手机,是一个合格的宅女。

  其中玩手机的时间最长,倒不是玩什么游戏,而是刷一刷动态看看外面怎么样了。没了手机自然很不习惯。

  褚宿原很大方的把自己的手机给她,然而沈绵一看见那手机壁纸就觉得尴尬,她也不敢乱玩儿褚宿原的手机,很客气的把它给还回去。

  褚宿原不接,“没关系,你随便玩,里面没什么的。”

  他像一个好朋友一样,把自己的手机借给她。但每当沈绵的视线停在手机上五分钟而没有看他时,他就会做出一些事情引起她的注意力。

  沈绵开始没有发现异常,后来才有些难以置信的猜到一些。她忽然想起,金金小时候也是这样的。只要自己长时间不陪它玩,它就会伸爪子过来捣乱,还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看着你,叫人无可奈何。

  这样一想,忽然觉得很可爱呢。

  于是她放下手机问:“要看电影吗?咱们一起看电影吧。”

  褚宿原眉眼弯弯,“好啊。”

  两个人折中选了一部喜剧,原本还看得好好的,没想到里面的情侣忽然抱在了一起。沈绵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下一秒两个人就靠在了一起做出少儿不宜的事。

  沈绵面上火热,尴尬的觑了褚宿原一眼,他依旧认真看着,察觉到沈绵的视线,偏头对她露出一个笑容。

  沈绵收回视线,心想怎么亲了这么久还没完,国产剧什么时候这么开放了。

  然而广电局并不是摆设,两个人被一只小猫打断。看到那只猫,沈绵忽然说:“你还记得那天听到的猫叫吗?”

  褚宿原点头,说起来他还要感激那只猫呢。没想到会先发生意外。

  “不知道为什么叫的那么大声,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沈绵没养过猫,不太了解猫咪的习性,但她想到了一个可能性,“是不是发情了?”

  她曾经听过猫咪发情的叫声,不过那是在晚上。声音很大,很凄厉,就像小孩儿在哭一样。开始她还不明白这是为什么,被吓了一跳。

  “大概是吧。”褚宿原对它为什么会叫这个问题不感兴趣。

  两人又开始看电视,沈绵时不时发出笑声。褚宿原看着,挪动身体悄悄靠近她一些。

  沈绵原本沉浸在电视里没有注意,直到两个人肩膀挨着肩膀,她一转头,正对上褚宿原的脸,顿时一惊。褚宿原似乎也被她吓到了,若无其事地转头看过来,指了指电视,“绵绵你快看。”

  沈绵看过去,没发现有什么特殊的情节。但这一打岔,她也不好意思再提起两个人座位的事,只自己偷偷往外挪。然而她刚一动,褚宿原的头就靠了过来,“绵绵,我手疼。”

  沈绵没有再躲,僵直了脊背坐在原地。

  剩下的剧情她都没怎么看,总是忍不住想靠在自己旁边的人。

  他离得太近了,身体的温度透过薄薄的衣服穿达到她身上,他只是轻轻地靠着,并没有全压在她身上。

  年轻紧实的身体线条流畅,沈绵的背半靠在他的怀里,清晰的察觉到了这一点。他的呼吸都听得清楚,这让沈绵坐立不安。

  褚宿原却好像没有发觉什么不对,挨着她看完了整部电影。

  沈绵没话找话,“那个……你多大了?”

  背后的身体一僵,褚宿原不情不愿的回答:“和你同岁。”

  不知道他为什么不开心的沈绵:“哦。”

  褚宿原的确和她同岁,但比沈绵还要小了两个月,这让他很不满。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沈绵又干巴巴的问:“那,你是什么星座的?”

  “星座?”褚宿原皱眉,那是什么东西?

  没想到他居然会不知道这个,沈绵趁机挣脱一些,回头问:“那你是几月份的?”

  褚宿原又跟着凑了过去,“十一月吧。上一次好像是十一月九日。”因为去年褚冀给他发了祝福短信,所以才隐约记得。

  沈绵拿起他的手机输入搜索,“哇,天蝎座呢。”

  褚宿原黏黏糊糊的在她身后,听她照着读:“天蝎座精力旺盛,占有欲极强,不达到目的誓不罢休,复仇心理很重……呃……”

  扭头看褚宿原,褚宿原无辜的眨眨眼。

路绥

谢谢雨.生的推荐票~名字挺好的\^O^/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