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只爱我的病娇男友

第十三章

只爱我的病娇男友 路绥 3172 2019-06-13 06:00:00

  沈绵又一次从噩梦中惊醒。

  她的梦境从来都是分开、离别、背叛,这些都源于她的父母。明明人生阅历浅薄,偏偏却见证了许多悲剧,伤心又伤身。

  于是她下意识否定它,排斥它,偶尔在夜晚惊醒时都会产生一个念头:既然早晚都要分开,那么为什么还要在一起?

  相比起其他,她更觉得爱情只是一系列的化学物质,还是有保质期的那种。

  耳边还回响着那句,你就是我的阿狄丽娜。

  梦里的少年还是那么温柔又深情的看着她,眼中的炙热几乎要把她灼伤。说不开心是假的,但那也只有短短一瞬,而后是铺天盖地的恐慌与自卑。

  她忍不住想:她有什么好的,哪里值得别人喜欢?她胆小懦弱,内向孤僻,自己都找不出自己有什么优点。褚宿原是不是在逗她?或许他只是那么一说。

  沈绵告诉自己不要自作多情,然而又忍不住回想他说话时的语气,他的眼神。

  都那么认真。

  可是那又怎么样,好感是有保质期的,在他的好感消失时她又会被抛弃,那双盛满爱意的眼睛也会转向她人,是不是也会对另一个女孩子说,“你就是我的阿狄丽娜”?

  不能再这样想下去了。

  她不愿意让自己陷入那种可怕的境地。

  沈绵使劲抹过自己的眼睛,下床抱住金金。

  金金歪头看她,尾巴甩来甩去。

  “金金最好了。”她把脸埋在金金的脖子里,闷声说:“我只喜欢金金。金金也只喜欢我,对不对?”

  金金吐着舌头喘气,黑亮的眼睛忠诚的看着她。抬脸对上它的视线,沈绵心中逐渐安定下来,去冰箱里拿出牛奶热一热,她和金金分着喝。

  蹲在地上抱着杯子看金金啪嗒啪嗒舔牛奶,她也咕嘟咕嘟把奶喝光了。

  努力忘记那个梦,她又爬回床上盖上被子睡觉,金金就趴在她的床下。

  她很快就又睡了过去,金金也打起了小呼噜。

  对面房内的褚宿原却是眼神阴鸷的坐在书房里,下午沈绵在他表白心迹后就落荒而逃,而现在看她的表情,褚宿原知道,她是不打算接受自己,或许还天真的想着能若无其事面对他,然后趁机抽身离开。

  虽然在意料之内,但他的心情仍有些不受控制。再看那屏幕里的情形,他又开始嫉妒金金。凭什么那只狗就能获得她的信任,让她那么爱护,他却只能一直忍着,连帮她买了卫生巾都要偷偷送过去。

  一个月很快就要过去了,如果不在这个期间留住沈绵,那她一定会和他拉开距离。褚宿原接受不了这个可能。

  第二天沈绵照常去给她做三餐,只是不再多话,做完就走,也不肯在他家里多留。

  褚宿原看在眼中,一句话都没有说,就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她。

  直到一个月的最后一天,在沈绵来做晚餐时,他趁机开口:“这是最后一次,可以更丰盛一些吗?”

  沈绵头也不抬,“你想吃什么?”

  随后听他报出一大串菜名,她惊愕抬头,这么多,吃的完吗?

  褚宿原看着她问:“可以吗?”

  “当然可以。”她又慌忙低头,这一个月她根本就没有做什么,最后一次多做一些也好。

  可是因为要的菜太多,家里的材料不够了,只能出去买。

  沈绵清点记录过后便打算出门,却见褚宿原跟在了身后。“东西很多,我们一起去吧。”

  沈绵想拒绝,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确实,东西非常多,她一个人去得买上一段时间,也提不动。

  两个人沉默的出门,却在刚关上门后发现小区停电了。电梯自然不能用了,只能从楼道里走。

  楼道里漆黑一片,沈绵打开手机里的手电筒,照着脚下的路,小心翼翼的往下走。

  她提心吊胆地扶着扶手,怕自己笨手笨脚的不小心摔下去。

  褚宿原接着微弱的光芒看着她的侧脸,却忽然听见一声凄厉的猫叫,沈绵在猝不及防之下被吓了一跳,手机没有拿稳,滚下台阶摔在地上,她抬脚去抓,却踩了个空,身体直往前倾去。

  褚宿原一直在关注着她,忙伸手去拉,把她抱在怀里牢牢护住,自己却因为惯性从楼梯上滚落。

  沈绵只觉天旋地转,耳边听到一声闷哼,她忙抬头,就看到褚宿原漂亮的下巴和浅红的嘴唇。

  “你没事吧?”她从褚宿原怀里爬出来,见他微微皱着眉,手足无措的问:“你怎么样?哪里疼?我、我这就打120……”

  她拿起仍亮着手电筒的手机,却被褚宿原抓住了手,她转头,褚宿原忍痛说:“拿我的手机。”

  沈绵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但依然照做,摸索着从他裤兜里拿出手机,那上面还带着他的体温。

  期间她不小心碰到了他的腿,却察觉到他一瞬绷紧的肌肉,“碰到伤口了吗?对不起,都是因为我……”

  她抿紧嘴唇,拿着褚宿原的手机递到他的面前,褚宿原却示意让她打开拨出一个号码。

  刚打开手机她就愣了一瞬,手机屏幕里的少女正是她自己,但她对这张照片没有丝毫印象。

  没空多想,她找到褚宿原说的号码拨打过去,把手机贴到褚宿原耳边。

  隐约听到了里面是一个男人的声音,褚宿原看了沈绵一眼,“我受了伤,你来帮忙。”

  那边的人似乎很惊讶,挂掉电话后过了十多分钟就赶到了这里。

  来了几个陌生的男人,其中两个穿着白大褂,另外几个人高马大的似乎是保镖。几个保镖合力将褚宿原抬回十二层他的客厅就退了出去,褚宿原躺在沙发上,两个医生开始拿起工具检查。

  怕妨碍到他们,沈绵就站在角落里等结果。

  两个医生检查了半天,不由面面相觑。

  只有一些擦伤而已,怎么表现得这么严重?

  褚宿原收回看着沈绵的视线,目光落在两个医生身上,“我的腿动不了了。”顿了顿,他又补充:“右手也是。”

  两个医生便咽下了要说的话,纷纷改口,“是的,因为都有不同程度的扭伤,暂时不要移动。”虽然和之前说好的不太一样,但雇主要怎么说他们就怎么做。

  褚宿原满意的嗯了一声,任他们用绷带把自己的手脚包成粽子,确定看不出问题了,他朝门口抬了抬下巴,两个医生很有眼色的离开。

  他缓缓转头看向沈绵。

  沈绵低下头,“对不起。”

  她怎么那么笨,下台阶都站不稳,还连累了褚宿原。

  眼睛里酸酸热热的,她使劲憋了回去。太没出息了。哭有什么用。

  心里唾骂自己,头垂的更低了。

  “绵绵,来。”褚宿原对她伸出手,“我不怪你。”

  沈绵双腿似有千斤重,慢慢移了过去。

  褚宿原拉住她的手,温柔的看着她,“绵绵,留下来照顾我,好吗?”

  沈绵胡乱点头,下唇被咬得艳红。

  褚宿原的喉结上下滚动,左手手指轻轻碰了碰她的嘴唇,“不要自责,那不是你的错。”

  沈绵自责,他心疼,可是只要能留住她,他宁愿疼着。

  对不起绵绵,我不能看着你离开我。

  抚摸着她细嫩的脸颊,他满足的勾起嘴角。

  他保证,只有这一次,只让她自责这一次,以后都会让她开开心心的。

  褚宿原的手脚都受了伤,他自己不能移动,只能由沈绵扶着。

  沈绵心有愧意,早上起床就跑到他家,这时褚宿原之前给的钥匙就派上了用场。她开门进屋直奔卧室,在门外敲了两下,里面传来少年好听的声音:“绵绵。”

  她开门进屋,床上头发蓬乱的少年朝她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绵绵,早上好。”

  “早上好。”

  她走到床前,担忧的看着他,“昨晚感觉怎么样?伤口有疼吗?”

  “还好。”褚宿原眨了两下眼睛,红着耳朵问:“可以扶我去卫生间吗?”

  沈绵的脸也红了,上前扶住少年颀长的身体,一阵浅香扑鼻而来,她下意识屏住呼吸,稍后却发现,这和她的沐浴露是同一个味道。

  她一愣,见褚宿原低头看她,忙不迭扶着他走向卫生间。

  “你自己可以吗?”站在里面,她担忧地看着褚宿原的脚,本意是问他自己能否站稳,却没听见回答,便抬头去看褚宿原。见他幽幽看着自己,脸腾的又红透了,眼神躲闪,不敢看褚宿原的眼睛,也不知道自己害羞个什么劲儿。

  褚宿原想说不可以,但看她那害羞到要昏厥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没舍得逼的太紧,“可以的。”

  真可爱啊。绵绵为什么会那么可爱。

  解决了生理问题,他洗过手,叫来沈绵帮忙挤牙膏。

  沈绵忙的团团转,又帮他洗头发再擦干。

  褚宿原躺在那里享受头上的小手轻轻揉捏过,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因为太舒服,他居然睡了过去。

  见他睡着了,沈绵没敢用吹风机,只用毛巾一点点把他的头发擦干。

  头发干了他也没醒,于是沈绵终于有时间去做早饭。

  褚宿原醒来就闻到了糯糯的米粥香味,他在四周找寻沈绵,正巧这时沈绵推门进来。

  沈绵正是来找他吃早饭的,见他自己醒来,笑说:“你醒啦,要吃早饭了。”

  褚宿原就躺在床上仰视她,眼睛一眨不眨的。

  沈绵摸了摸自己的脸,“怎么了吗?”

  “没有。”他终于慢吞吞的动了,却是朝沈绵伸出手,做出小孩儿讨抱一样的姿势,“你来扶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