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只爱我的病娇男友

第十一章

只爱我的病娇男友 路绥 3027 2019-06-11 06:00:00

  沈绵今天穿了白色短袖和牛仔裤,脑袋上一顶黑色鸭舌帽,脚上穿着同色运动鞋,破天荒的在脸上擦了防晒霜,嘴唇也因为涂了桃红色润唇膏更显娇嫩。

  褚宿原在看到她这样子时有些不高兴,绵绵这样子清纯可爱,根本不想把她给别人看。可是看她难得兴致高昂,也不想让她失望,只能自己找到一身和她很像的衣服穿上,站在沈绵身边很像情侣衫的那种。

  他这才满意一些。

  吃过早饭收拾好自己,两个人开开心心的带着做好的食物出门。

  沈绵这才知道,原来褚宿原还会开车。

  在停车场取车出来,她坐在了后面,褚宿原并没有说什么。虽然想和她做在一起,但后排更安全一些。

  褚宿原昨晚做足了准备,清楚去动物园的路线,这会儿直接驱车上路。

  怕她无聊,褚宿原放了轻快的音乐,都是她喜欢的,沈绵忍不住跟着轻轻哼唱。褚宿原侧耳倾听,眉眼带笑。

  路程需要半个多小时,沈绵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褚宿原车开的和平稳,她几乎都要睡着了。

  昏昏欲睡时听见外面有些声音,她睁开眼,“到了?”

  褚宿原轻嗯一声,“还困吗?”

  “还好。”沈绵拍拍脸,看着他熄火解开安全带,也跟着要下车。褚宿原先她一步打开车门,直接握住了她的手,笑着解释,“人有点多,不要分散了。”

  沈绵往四周看了看,星期一的人不算太多,但她还是下意识皱起眉,从口袋里拿出了口罩戴上,虽然这样会很闷。

  “别怕。”褚宿原摸摸她的头,弯腰看着她的眼睛,“如果不想去,那咱们就回去吧。”

  沈绵被他这么看着脸有些烫,忙往后仰倒,摇摇头,“来都来了,怎么能走呢。咱们去取票吧。”

  随着他们的靠近,附近有人看过来,多数目光落在褚宿原身上,他身旁的沈绵被那些视线扫不由紧抿嘴唇。这让她很不适应,表情僵硬,像是少了润滑油的机器人一样跟着褚宿原的脚步。

  褚宿原伸手揽过她的肩膀,将她往自己怀里带。沈绵初时有些不适应,不过很快放松下来,甚至在那个怀抱里体会到了安全感。

  安全感对沈绵来说,是她的房子,是金金,是出门时戴着的帽子口罩,而今天又多了一个褚宿原。

  因为有他护住,她都没有接触到其他人,取票也是褚宿原拉着她取了两张,全程她就在旁边看着。

  她松了口气的同时又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是她要带褚宿原出来玩的,结果事事都要他做。

  褚宿原像是会读心术一样,对她晃晃手里的票,“我喜欢替你做这些事。”

  沈绵觉得自己的耳朵一定都红了,否则褚宿原不会满眼的笑意。

  她慌忙拉着他走开,“我、我们去看老虎吧。”

  褚宿原挑眉,“喜欢老虎?”

  她点头,腼腆的笑笑,“看着毛茸茸暖乎乎的,又很厉害。”大猫威风凛凛,走路轻巧优雅,真的非常迷人。

  动物园当然有老虎,她也如愿看见了。只是那只漂亮的大白虎一直躺在地上晒太阳睡觉,任铁网外的小孩子有多吵也不理一下,偶尔甩一甩尾巴都能引起身旁高声惊呼。

  褚宿原缓缓低头看向身旁还不到他腰际的小朋友,他正瞪着眼睛大叫,像是看到了多稀奇的事。吵吵嚷嚷的,让他觉得很讨厌。

  沈绵也被吵的头疼,拉着他赶紧走了。褚宿原收回目光跟着她,那个小孩子傻愣愣的站在原地,倒是不再叫了。

  动物园有些吵,但很有趣。

  走了两个小时沈绵觉得有些累了,找了处人相对少一些的干净地方坐着,拿出早上准备好的三明治。这里自然是有餐厅的,不过她看攻略说里面的东西贵,而且不好吃。

  她摘下口罩,顿时凉爽的叹了一声,不想再把口罩带上了。

  这种天气戴着口罩真是有些闷热。

  她吃了一个三明治就不再吃了,如果不是为了方便,她是不会做这个的,她并不怎么喜欢吃,只是为了填饱肚子而已。

  褚宿原同样表情淡淡,也不知道喜不喜欢。

  下午还有动物表演节目,沈绵不想看,问褚宿原要不要看。

  褚宿原摇头,他对那些东西没兴趣。

  两个人坐在椅子上闲聊,沈绵抬头望天,万里无云,“真是个好天气呢。”

  褚宿原看她,她一手放在头上遮挡阳光,目光向上看,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侧脸安宁秀气。

  她忽然转过头来,褚宿原忙垂下眼,就听她说:“你喜欢这里吗?”

  褚宿原认真看她,没有回答,反问:“那绵绵呢?喜欢吗?”

  “我啊。”沈绵又抬起头看天,“喜欢,也不喜欢。”

  “为什么?”他隐隐猜出她的想法,但还是想听一听。

  “喜欢是因为这里保护了一些濒危动物。不喜欢是因为同时也关住了它们。”之前看到了一只关在笼子的豹子,它在里面焦躁的走来走去,他们却在外面观赏着它美丽的线条。

  “其实仔细想想,大多数动物之所以会面临濒危都是因为人类呢。”她笑了一下,“站在人类的角度,我无话可说。”

  褚宿原没有说话,只那么看着她。

  休息后又溜溜达达看了一些其他动物,两人就准备回去了。

  因为不是地下停车场,车停在太阳下面,很热。看着她红扑扑的脸蛋,褚宿原找了个阴影地方让她在这里等着,他自己去取车。

  沈绵乖乖站在原地等他,看着他走到太阳下面,懊恼自己没有买遮阳伞过来。她习惯了出门戴帽子,家里根本没有遮阳伞,一时也没想到。

  她想着,可以在回去后给他芒果奶昔,放在冰箱里一会儿就能吃了。等他回来问他要不要吃。

  正想的入神,身旁突兀传来声音。“你好,打扰一下。”

  她被吓了一跳,猛地往后退去。

  动作太大,把说话的人也惊到了,青年楞了一下,随后和善的笑了一下,“对不起,吓到你了。我是想问问路,请问你知道……”

  “绵绵!”

  话没说完,褚宿原已经开车停在了这里,他下车拉过沈绵到自己身后,目光不善的看着对面的青年,“有什么事吗?”

  因为天气热,他白皙的脸上染上一层薄红,眼睛似有水光,但却冷的吓人。

  青年讪讪笑着走开,“没,没有……”

  盯着他走离自己视线范围内,褚宿原这才收回目光,转头对沈绵笑笑,“咱们走吧。”

  沈绵点头,上车坐在后面。褚宿原放了舒缓的音乐,声音刚刚好,并不打扰他们说话。

  他似随意的问:“绵绵,刚才那个人对你说了什么?”

  车内开了空调,很凉快,沈绵舒服的闭了闭眼,“应该是要问路的。他才刚过来你就到了,只说了那一句话。”

  褚宿原嗯了一声,半晌又说,“绵绵你以后不要理这种人,这种专挑独身女性问路的多数都不怀好意。你看附近那么多人,他却只来问你。”

  沈绵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于是点点头,“我知道了。”

  褚宿原满意的点头,又安慰说:“以后我不会把你自己留下了,你别怕。”

  沈绵笑笑没有回应。

  在温度正好的车里,她慢慢闭上眼睛睡着了,到了小区也不知道。

  褚宿原解开安全带回头看着她,眼睛一眨不眨的。

  大概过了去了半个小时,沈绵不舒服的动了动脑袋,悠悠转醒。

  “你醒了。”

  一睁眼,就看见褚宿原对她笑,她也跟着扬起嘴角,“嗯。”起身往窗外一看,“已经到了吗?”

  “刚到。”褚宿原问:“要下车吗?”他有些不想回去了。在车里这个安静封闭的空间里,只有他们两个,这种满足无法用语言形容。

  沈绵打开车门,只觉一阵热浪扑来,连空气都稀薄了许多。

  他们赶紧上楼,沈绵先回家匆匆冲了澡,褪去热意后挽起袖子做芒果奶昔。

  早上就把金金的午饭带出来了,没饿到它。但它还是一脸委屈的跑过来,就趴在她脚边撒娇。

  “金金乖。”沈绵忙着做东西,没有去摸它,“一会儿做你能吃蛋糕,好不好?”

  金金听懂了蛋糕两个字,站起来欢快的摇着尾巴。

  狗狗虽然可以吃蛋糕,但是最好不要多吃,也有很多注意事项,所以沈绵只偶尔给它吃一次解解馋。虽然它吃过的次数不多,但很聪明的记住了。

  就蹲坐在地上一脸期待地抬头看着沈绵。

  正好趁着芒果奶昔在冰箱里时做蛋糕,做好了芒果奶昔也降下了温度。

  她送去给褚宿原,果不其然,又被他邀请去他家一起吃。

  沈绵自然拒绝了,在褚宿原垂眸看着她时解释说:“我要陪金金吃蛋糕。”

  又是那个碍眼的蠢狗。

  手指摩挲着芒果奶昔的杯壁,他轻声说:“真羡慕它……还有你陪着。”

  他只说了这么一句,沈绵就不忍心拒绝了,于是她想了想,说:“不如你来我家吧,咱们三个一起吃。”

  褚宿原:“……好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