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只爱我的病娇男友

第十章

只爱我的病娇男友 路绥 3044 2019-06-10 06:00:00

  在他们离开半个小时后,褚宿原从家里出来,熟练的去按沈绵家的门铃。

  沈绵正在看鱼,听见门铃起身走去开门。门开了,露出褚宿原的笑脸。

  “没有打扰你吧?”褚宿原隐晦的打量她,视线主要落在她的眼睛上,见没有哭过,这才放心一些。“我刚刚尝试着做了一些蛋糕,可以请绵绵帮忙尝一尝吗?”

  沈绵点头,跟着去他家。

  他做的是抹茶雪崩蛋糕,只有四寸大,很精致漂亮,做的非常好。

  沈绵感叹:“你真厉害。”

  见她高兴,褚宿原也弯起角,把刀给她,让她自己切开。她很喜欢“雪崩”那时的感觉。

  一个小小的蛋糕,两个人分着吃干净。

  甜食总让人心情愉悦,沈绵觉得自己高兴多了,看着褚宿原的目光更加温和。

  褚宿原使劲掐住手心,努力压下心里涌上的渴望,转过头没再看她,面上平静的问:“绵绵觉得怎么样?”

  “很好吃。”沈绵点头,第无数次在心里想,人和人真是不一样,她和褚宿原的智商差的不是一星半点,之前可没见他做过蛋糕。

  褚宿原控制不住自己又去看她,“你喜欢就好。”

  见沈绵抿了抿嘴,按开手机看时间,他知道她想要离开了,便在她开口之前出声:“刚才的事……很抱歉。”

  知道沈绵的视线落在了自己脸上,他垂下眼睛,露出一个有些难过的表情,“她虽然在血缘上是我的亲生妹妹,不过我们关系并不好。我不知道她会找来这里。她从小被父母宠着,性格有些……”

  他勉强笑了笑,抬眸看向她,“你不要把她的话当真,她从前也这样对我说话的。”

  夕阳的暖光打在他的脸上,皮肤白皙得近乎透明,那双眼睛波光潋滟,这样看过来时竟似有几分脆弱。

  沈绵一下子就心软了,听他那么说,似乎童年很不好过。只是她不知道怎么安慰人,只干巴巴的说:“没有,我没有当真。”

  “那就好。”褚宿原低下头,在她的角度能看到他流畅的漂亮侧脸,往下是喉结并不明显的脖颈,肌肤细腻如美玉。

  沈绵都要看呆了。

  说实话,褚宿原是她接触过,最好看的男人,或者说,少年?

  “之前我说在德国生活过几年,就是因为她。”褚宿原不动声色的离她更近一些。

  “我从小独占欲强,我的父母在得知怀上褚唯一后怕我会伤害到她,所以就把我送去了德国。”说起了从前的事,他的脸上露出显而易见的低落,所以在他靠近自己时,沈绵并未拒绝,由着他握住自己的手,甚至还主动反握住他。

  褚宿原心情澎湃,但脸上表情越发难过,还挨到她的肩膀上靠着。沈绵身体有一瞬的僵硬,又听他说:“十三岁的时候他们才想起我,把我接回褚家。不过小时候褚唯一并不喜欢我,很排斥我,所以他们又把我送回了德国。搬来那天是我第二次回来。”

  沈绵放松下来,听着他在耳边低语,伸手拍了拍他的背。

  这样一来,差不多就是把他揽在怀里了。她头一次抱着个男孩子,有些不习惯。但褚宿原却非常高兴。他不在意是谁抱谁,只要能和沈绵接触就好。

  绵绵真温柔呢。

  他依恋的蹭了蹭沈绵的肩膀,嗅着她的气息,眯眼回忆之前的事,挑挑捡捡,真真假假的说了一部分,“其实我在德国生活的并不快乐。外祖母非常严肃,只不停让我学习礼仪,上各种课程。我想摆脱那种生活,所以才会搬来这里。很高兴能认识绵绵。你是我的第一个朋友。”

  拍抚他脊背的手没有那么生了,甚至还试探着揉了一下他的脑袋。

  毛茸茸的,她正新奇于这样的手感,手心里的脑袋忽然退开,一个滑嫩的脸贴上蹭蹭。低头一看,褚宿原歪头说:“绵绵,你真好。”

  沈绵有些心虚愧疚,她也没做什么。犹豫一会儿,她问:“那个……你想出去玩吗?”

  褚宿原一怔,“绵绵想去哪里?”

  沈绵想,他都没有童年,应该会想要去游乐园吧?不过她有点适应不了那种环境,最后想了想,还是说:“要不明天咱们去动物园吧?”

  明天是星期一,人应该不会那多吧?而且相较游乐园她更喜欢动物园。“如果你想去游乐园的话,我也可以去的。”

  褚宿原挑眉,忽然想到她要出去玩的用意,巨大的惊喜淹没了他,“真的吗?绵绵愿意陪我出去?”

  沈绵以为他在高兴能出去玩,点点头,“其实也没什么不可以的,我们是去玩的,又不是去和那些游客交流的……”应该没问题的。

  褚宿原看着她的侧脸,满足的喟叹一声,可以为了他出门吗?绵绵为什么那么好呢?总让他生出把她关起来的冲动。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忍耐多久。

  双手环住她的腰,脸埋在她肩上,这样发出的声音有些闷闷的,“绵绵对我真好。”

  沈绵还以为脆弱的男孩子在哭,于是没有把他从身上扒开,还安慰说:“这没什么,毕竟咱们是朋友。”

  她不知道的是,这位“朋友”脑袋里正想着怎么得到她,渴望得眼尾泛红,又怕太急躁吓跑她才勉强压下这个念头,察觉到身下的异样,他咬住下唇,不甘不愿的松手放开她。

  沈绵见他这副模样,忙说:“你想去哪里?”

  我哪也不想去,在家更好。褚宿原拉着她的手,“绵绵不用勉强自己,只要你在这陪着我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那怎么行。”沈绵看他可怜,想了想说:“去动物园怎么样?其实我也没有去过,也想去看看呢。”

  “……好吧。”见她期待的看着自己,褚宿原无法拒绝,只能点头答应。不过还是有些不太开心,又装委屈凑过去求抱,“我也没有去过呢,祖母从来不让我去那种地方。”

  他伸臂抱住她,把她的头靠在自己前,“会走路后我的父母就没有抱过我,他们只抱着褚唯一,这么多年都没有人抱过我,原来拥抱是这种感觉。”一句话,成功打消了沈绵欲要挣扎的动作。

  十岁后,除了许韶,也再没有抱过她。

  沈绵一动不动,半晌抬起手,小心翼翼放在褚宿原的腰侧,虚虚搭在上面。

  两个人的体温交融,似乎都更温暖了一些。

  晚上,沈绵在网上订好了最近动物园的门票,给褚宿原发信息。

  绵绵:明天九点出发,可以吗?

  收到这条消息,褚宿原迅速回复。

  褚宿原:当然可以。绵绵早点睡。

  绵绵:嗯。

  褚宿原:绵绵,晚安。

  绵绵:晚安。

  盯着那两个字许久,褚宿原忽然笑了,笑得开灿烂。

  笑够后,他看着屏幕里乖乖躺进被窝里,真的去睡觉了的沈绵,声音愉悦:“没想到褚唯一你还有点用。”

  如果不是褚唯一的忽然到来,他还找不到时机向沈绵说这些,两人的关系更不会像现在这样突飞猛进。要知道,在沈绵帮忙来做饭的第一天,褚宿原就借口和她交换了联系方式,虽然他早就用另一个号码和她成为了好友。但沈绵一直没有主动和他说过话,更别提互相道晚安了。何况这次沈绵还要带他出门,那份心意让他激动的不着。

  又跑去书房一气呵成的画了许多张沈绵,记下日记,再看时间,已经十二点了。他赶紧躺下休息。得养好精神,绵绵要带他出去玩呢。

  因为起得早,第二天沈绵起来的时候定的闹钟还没有响。她起来打算做早饭和吃的带去动物园,但发现因为最近都在褚宿原家里,她家的东西已经没有多少了。

  只能打开手机,问褚宿原有没有起床。

  褚宿原听见单独为她设定的提示音响起,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绵绵,早安。”说着拿起手机查看。

  绵绵:起床了吗?该做早饭了,我怕来不及。我家里没有材料了。

  褚宿原眼睛一亮,忙爬起来,也不换,穿着衣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

  嗯,很好。绵绵应该会喜欢。幸好他的衣都是按照绵绵的审美买的。

  褚宿原:起床了,绵绵来吧。

  沈绵正在看金金吃早饭,收到回复,就去褚宿原家里。却没想到门一开,是脸上带着困意的褚宿原。他和平常不太一样,穿着浅蓝色的衣,头发有些乱,却非常可爱。没了梳洗后的疏离感,此时更像一个略显呆萌的小弟弟。

  一看沈绵的表情褚宿原就知道自己成功了,他拨弄着自己的头发,不好意思的笑笑。“对不起,我起晚了。”

  “没关系没关系。”沈绵连连摆手,“是我太早了。你,呃……接着?”

  “不了。”他摇头,让沈绵进屋,拿出一个钥匙给她,“这个给你,以后你可以自己进来。”

  沈绵一愣,不知道该不该接。但褚宿原已经把钥匙塞进她的手里往卧室走了,“绵绵稍等一下,我这就去换衣服。”

  她也只好接过,“你慢慢换,不急。”

路绥

谢谢云竹、何图、一身.病气的推荐票(•͈ᴗ⁃͈)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