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只爱我的病娇男友

第九章

只爱我的病娇男友 路绥 3055 2019-06-09 06:00:00

  (翻车了,被屏蔽了,所以略作修改。)

  中午又留在褚宿原家里吃饭。

  来之前褚宿原就提出了邀请,所以她给金金喂过狗粮,这时候也能放心坐在沙发上喝牛奶。

  褚宿原家里的牛奶是有人专门送过来的,不知道是什么牌子,口感醇厚好喝,沈绵很喜欢。一会儿也打算用这个牛奶给褚宿原做糕点。

  她认真看着电视,不觉牛奶已经见底,困意袭来,她想要告辞离开,但不知道褚宿原去哪里了,她没敢在他家里乱走,打着哈欠坐在沙发上等。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沈绵的脑袋靠在沙发上,半眯着眼睛,眼中水润润的,不知不觉闭上眼睛,呼吸逐渐平稳。

  又过去了十多分钟,书房里的褚宿原无声走出来,蹲在面前看她。

  仅仅只是这样,就让他心中柔软。

  看了一会儿,他起身坐到旁边,伸出双手抱着她,让她依靠在颈间,怀里被填得满满的,心里也是如此。

  绵绵……绵绵……

  他捏着她的手把玩,一边自言自语,“绵绵这么害羞,结婚以后怎么办呢。”他叹息一声,“不过没关系,我来主动就好了。绵绵放心,我可舍不得伤到你。”满足的蹭蹭她的脸蛋,“别担心,我正在学习技巧,绵绵不要怕。”

  褚宿原闭着眼睛畅想美好未来,又忽然睁眼笑说,“我只是看书学习哦。可不会看除了绵绵以外的任何女性。绵绵不要生气。”

  或者说,在他的眼里,世界上分两种人:沈绵和其他人。

  “房子在几年前已经准备好了,以后我们就去那里住,除了我们谁都没有。绵绵一定会很喜欢的。”他温柔的说:“那样绵绵就可以不用出门了。绵绵也不喜欢出去吧?以后都可以在家里了呢。我会每天都陪着绵绵的,绝对不会让绵绵觉得无聊。绵绵不需要出去工作,我养绵绵就可以了。对了,绵绵还不知道吧?”他吃吃笑说:“绵绵现在用的东西都经过了我的手呢,绵绵一定不知道。我不会告诉绵绵的,这可是等着绵绵自己发现的惊喜呢……”

  他亲吻她的发顶。没敢亲脖子以下的地方,因为那样是不行的。

  现在也是因为实在忍不住,所以用了特殊手段,如今一分一秒都不想浪费。

  不过他很注意,这种药少量用不会伤害到她的身体。

  沈绵醒过来时还在褚宿原家里的沙发上,她迷蒙的眨眨眼,正对上褚宿原的目光,“你醒了?”

  沈绵连忙爬起来,“对不起,我不小心睡着了。”

  “没关系。”褚宿原依旧温柔的看着她,神态自若。

  沈绵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告辞离开后照常每日两点一线,褚宿原会陪她带金金散步,也会偶尔陪她一起买菜。

  “原来你这么喜欢金金啊。”

  两人在吃过晚饭后照例带着金金出门,牵引绳早就由褚宿原拿着。

  褚宿原笑而不语。喜欢这只狗?怎么可能。

  只是不想让沈绵拉着它而已。

  事实上他并不喜欢带毛的生物,觉得到处掉毛很脏,很想把金金给丢出去,但是这显然不行。

  沈绵则很开心他能和金金好好相处,抬脸对他笑笑。褚宿原扬起唇角,再被金金拉着跑时也不觉得烦了。

  只要在沈绵身边,他身体里狂暴的野兽就会平息下来,嘴角噙着笑和她肩并肩走路,两人说说笑笑,走得累就乘电梯回去。

  电梯停在十二层,两人走出电梯。褚宿原有些不舍,正要问能否去她家做客,却见他家门口站在一个娇小玲珑的女孩子,她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机,听见声音不经意看过来,目光停在褚宿原身上,惊喜的直接蹦过去就要抱住褚宿原的胳膊。

  褚宿原淡淡瞥了一眼,飞快躲过,顺便抱着沈绵退后一些。

  与此同时,金金呲牙“汪”了一声,露出爪子紧盯着女孩子。

  见女孩子不敢上前,褚宿原又看金金顺眼了一些。

  嗯,还不算太蠢,有点用。

  沈绵看看女孩子,又看看褚宿原,拉过金金,“既然你有事,那我就先回去了。”

  褚宿原拉住她的手腕,眼睛看着她,“她叫褚唯一,是父亲母亲的第三个孩子。”

  ……那不就是他妹妹吗?

  沈绵觉得他介绍得有些奇怪,不过无意深究,点点头,“我回去了。”

  见她没有误会,褚宿原放手让她离开。她不知道该不该和褚唯一打招呼,一路犹豫着走到家门前,找到钥匙。

  身后传来褚唯一的声音:“二哥,你为什么要住在这里?”她看了一圈,面露不喜,“这地方又破又旧,我还以为来错了地方呢。”

  沈绵垂眸开门,金金欢快进屋,她跟着进去。

  没听见褚宿原的回答,褚唯一似乎并不意外,自顾自的问:“二哥,刚刚那位是你的邻居吗?你为什么离她那么近?你都不理我。”

  褚宿原没理她,依旧盯着沈绵的房门。

  门还没有完全关上,从外面又传出女孩子的声音,“她哪里比我好,穿的那么穷酸,居然还无视我,连招呼都不打,真没礼貌……”

  门咔嗒一声关上,声音不大,褚唯一没有听见,依旧嘟嘟囔囔的抱怨。

  褚宿原拿出手机,看着她低垂着眉眼进屋,蜷缩在柔软的沙发里。

  他目光深沉,女孩子还在耳边说个不停,“二哥,你是我二哥,你为什么都不理我?”

  他缓缓收回手机,终于看向褚唯一,忽然笑了。

  那笑容让褚唯一打了个寒颤,失了声,下意识后退一步。

  褚宿原上前,“想知道为什么我不理你?”

  他长得好看,褚唯一从小就很喜欢这个二哥,可惜爸爸妈妈都不让她跟在二哥身后,褚宿原的落脚点还是她在大哥那里知道的,就偷偷跑了过来。

  她闻言忙点头,目光希冀。谁知褚宿原又朝他一笑,晃花了她的眼睛。然而就在下一秒,咽喉被人死死钳住,她发不出声音,瞪大的眼睛里满是不可置信和惊恐。

  她的双脚离开地面,双手挣扎着试图扒下对方的手,喉中被挤压着,呼吸困难,舌头向外伸。

  “知道为什么你的父母不让你靠近我吗?”褚宿原轻声说,“因为他们怕我杀了你啊。”

  褚唯一双手乱挥,口中费力发出啊啊的微弱声音。

  “知道我为什么会被送去德国吗?”

  褚宿原微微一笑,“都是因为你啊。”

  那个笑容,在褚唯一逐渐放大的瞳孔中像是魔鬼一般。

  褚宿原说完就收敛了笑意,古井无波的看着她,然而手上青筋暴起,褚唯一连声音都发不出了。

  就在这时,电梯升起降落又停在了十二层,电梯门打开,匆匆走出一个男人。

  看见这幅场景,他急呼:“宿原!”

  褚宿原慢慢回头,见他来了也只是微微挑眉,手上力道不停。

  见褚冀过来伸手要拉开,他猛地看向他,一双眼睛黑沉沉的。

  褚冀心惊肉跳,不敢再靠近,安抚说:“宿原,你冷静一点,唯一也是你的妹妹。”

  褚宿原没有任何反应,表情无喜无悲。

  手心一片汗湿,褚冀不知该如何劝说,目光不经意看见沈绵的房门,忙说,“宿原,如果你伤害了唯一,你就没办法和沈绵在一起了。”

  褚宿原的动作一顿,手上一松,褚唯一就软软倒下,躺在地上呼吸微弱。

  见有效,褚冀又说:“你要知道,沈绵是个女孩子,她会害怕一个杀人犯的。而你的下场也可想而知。到那时,你就再也别想看见她了。”

  褚宿原面色阴沉,又听他放缓了声音,“如果你放了唯一,大哥可以保证,以后都不会让她来打扰你。而你可以继续和沈绵生活在一起。孰轻孰重,你应该清楚。宿原,大哥并不是在威胁你。”

  褚宿原沉默了一瞬,从身上拿出手帕仔细擦拭自己的手,擦了半晌,他随手扔了手帕,看向褚唯一,“我不希望听见任何对绵绵侮辱性的话,这是警告。”

  踩过手帕,他开门进屋。

  褚冀连忙上前扶起褚唯一,抱着她往外跑,小区内由远及近响亮的急救声音。

路绥

谢谢何图和云竹的推荐票(。・ω・。)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