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只爱我的病娇男友

第八章

只爱我的病娇男友 路绥 3035 2019-06-08 06:00:00

  打开冰箱,沈绵发现里面的东西所剩不多了,便转头问褚宿原,“你想吃什么?我要出去买东西,正好我那里也缺了很多材料。”

  敲击键盘的手一顿,褚宿原抬头看她,“吃什么都可以。绵……你不用出去买,一会儿我叫人送过来。”险些叫出那个亲昵的称呼,幸好沈绵没发现异常。

  他以为沈绵会同意,却没想到她摇了摇头,“还是我去买吧,总觉得还是自己买比较舒服。”

  褚宿原彻底把手从电脑上移开,起身笑笑:“那我陪你一起去吧,我还没有去过这里的超市呢。”

  沈绵慢吞吞哦了一声,把冰箱门关上,“那我回家换衣服,你先等等。”她还想去菜市场呢,正好能带金金散散步。再看看褚宿原,教养良好,非富即贵,怎么也不像是会去菜市场的样子,也只能打消了那个念头。

  事实上和褚宿原接触越多她就越疑惑,他的智商很高,非常厉害。前几天她看见他捧着书在看,上面一串让人头晕的语言,褚宿原说那是西班牙语。第二天他又换了一本看,依旧是沈绵不认识的字,这次是德语。对着沈绵的星星眼,褚宿原笑了笑,说他的外祖母是德国人,他也在德国待过几年。

  并且简单介绍说他的外祖母是个位严谨的女性,非常重视对他的教育。

  沈绵觉得他真厉害,也顺着心意夸赞出声。褚宿原听到后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大概是一个略带扭曲的欣喜笑容。还不等沈绵看清,他上前一步抱住她,并且轻轻亲吻了她的脸颊。

  褚宿原很快就放开手,无辜的眨了眨眼,“抱歉,吓到你了吗?这是我们的礼节。”

  她磕磕巴巴的说:“没、没关系……”

  之后她同手同脚的走开,逗乐了身后的褚宿原。他舔了舔嘴唇,眯眼笑得满足。

  在某些方面,沈绵相当迟钝。例如,在初中毕业的时候有一个男生跑来跟她告白,说喜欢她好几年了。沈绵当时一脸茫然,喜欢她好几年?她怎么不知道?

  那时候她的人缘不好不坏,在一众起哄中,有个女生说:“沈绵,你不会没发现吧?全班都看出来了。”

  全班都看出来的暗恋,当事人一无所知。

  她似乎天生对感情迟钝,怎么也不开窍。在高中也有被男生告白过,但在她眼中,明明之前他们都没有什么交集的,怎么可能就喜欢上了。一定是开玩笑,或者是距离产生的错觉。事实证明她是对的,在对她告白后没多久,那个男生就和其他女孩子交往了。

  人的感情实在太多变了,这让沈绵困惑又害怕。

  所以比起人,她其实更喜欢动物,也在日渐加深的惶恐中再也无法正常面对人群,再也不愿离开自己的壳。

  她不喜欢露着脸去人多的地方。不戴口罩就像没有穿衣服一样。正常人是没办法赤身裸体走在街上的。

  许韶还曾戏说她包的像是外面有非典一样。

  沈绵觉得自己更像小偷。

  今天,沈·小偷·绵也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清澈的眼睛。

  褚宿原对此非常满意,不过他没有表现出来。在门口等她的时候对着探出头来的金金扬起嘴角。

  呵,蠢狗。

  金金垂着尾巴对沈绵撒娇,沈绵蹲在地上抱着它,揉揉脑袋安慰。褚宿原看不下去了,“绵绵,咱们走吧。”

  沈绵拍拍金金叫它乖乖在家,锁上门才后知后觉察觉到褚宿原刚才的称呼。

  她也不知道什么感觉,有些尴尬有些陌生,但并不讨厌。

  两人站在电梯里,褚宿原偏头对她笑,“绵绵,可以这么叫你吗?”

  她迟疑点点头。朋友之间叫得亲昵一点是正常的吧?许韶不也这么叫她。想通这点,她没那么不自在了。

  褚宿原无时无刻不在关注她,自然察觉到了松懈一些的神经,便顺势又说:“你可以叫我宿原吗?”

  见她不说话,垂下眼睛,“从来没人那么叫过我……”

  沈绵心想,你家人不会这样叫吗?不过想起这么久都没有看到过褚宿原的家人,便踌躇的小声叫了一声,“宿、宿、宿原……”

  “嗯?”声音太小,褚宿原似乎没听见,侧头看她,见她双手快要把衣服扯变形了,也不为难她,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脑袋,“我听到了。谢谢绵绵。”

  即使隔着帽子也感觉到了那轻柔的力道,沈绵的脸不受控制的又红了,下意识缩了缩脖子,“……嗯。”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一起出去买东西,上一次好歹还有个金金,这次她完全不知道怎么办好,手放在哪里都不对劲。幸好褚宿原年龄虽然不大,但和同龄人不同,他体贴入微,又善解人意,喜好和沈绵几乎完全一致,让她很快放松下来。

  “最近还有什么想吃的吗?”

  沈绵拿着列出的清单找食物,褚宿原在她身后推着推车,闻言四下看了一圈,最后拿起一瓶椰浆朝她晃晃,“绵绵不是说想吃芒果椰汁糕吗?忘记这个了。”

  “啊?啊。啊!”

  语气可谓一波三折,她不好意思的接过椰浆,“我都不记得了。”前几天她看电视的时候忽然看到里面正在做椰汁糕,就随口说了一句,说完就忘在了脑后,要是褚宿原不提醒,她根本想不起来。

  “你记忆力真好。”她感叹一句,皱起眉,“我就不行了,记忆力很差的。”

  褚宿原笑而不语。

  当然记得啊。有关你的,我都记得。

  东西都买完了,两人正打算去收银台,穿过一排货架的时候,对面忽然跑来一男一女。

  应该是情侣,正在肆无忌惮的打闹。沈绵下意识离远一些,低着头想赶紧过去。却没想到那个女孩子没站稳向后倒来,就在即将撞到她的时候,一只手把她拉住往后一扯,她撞到一个怀抱里,那个女孩子一屁股坐在地上。

  沈绵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就被人死死抱在怀里,温暖的手心一下一下抚着她的背。

  褚宿原缓缓抬头,看向仍呆坐在地上的女孩子。

  眼中漆黑冰冷,看她像是在看一个死人。女孩子不由打了个哆嗦。她男朋友反应过来连忙来扶,转头对褚宿原道歉。

  褚宿原没理,定定看着他们好一会儿,看得两人浑身僵硬,汗毛直竖,从脚底泛上凉意,男孩子道歉的话也噎在口中不上不下。

  直到怀里有微弱的挣扎,才收回目光低头问抱着的人,“还好吗?”

  眼神温柔,满是关切。

  “我没事。”沈绵抬头朝他笑,“谢谢你。”

  冷硬的心脏似乎被温暖的水包裹住,他整个人软化下来,双眼专注的看着她,声音轻得不可思议,“没事就好。”

  那对情侣松了口气,女孩子对她道歉。沈绵不知道怎么回答,下意识往褚宿原身后躲。

  褚宿原满足的挡在她前面,听完了他们的道歉,也没说话,拉着沈绵走了。

  “唉,唉?”女孩子不可思议,“这就走了?”

  看着他们的背影,忍不住和自己男朋友嘀咕,“那个男生长得可真好看啊,也太好看了吧,太犯规了。而且对他女朋友那么好。”有点羡慕,不过想想,又打了个哆嗦,搓搓泛起的鸡皮疙瘩,什么心思都没了,“就是眼神太可怕了,刚才他那么看着我,好像要杀人似的。”

  “别胡说。”男朋友捏了捏她的脸,“这是法治社会。”

  沈绵自然没听见他们的谈论声,她的目光不时落在两人交握的手上。

  小小动了动,试图往外抽。但握着她的手又稍紧了一些,不会弄疼她,但也不会让她挣脱。

  褚宿原还回头“嗯?”了一声,似乎在疑惑她要挣开的行为。

  “那个……”

  她指了指被他抓住的手,示意他自行放开。

  褚宿原却歪了歪头,晃了晃他们的手,“怎么了?”

  他的态度太过自然,弄得沈绵还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

  她又指了一下,“这样……是不是不太方便?”

  “不会啊。”褚宿原抬起拎着购物袋的另一只手,“这样刚刚好。”

  他一手拎东西一手牵她,沈绵则一手空空,一手被他握着。她想帮褚宿原分担一些东西,但他不给,说有他就够了,有他在沈绵不需要做这种事。

  沈绵自然说不过他,苦思冥想该怎么让他放开手。

  褚宿原又说:“我们不是朋友吗?”

  是啊,可是那和你牵我手有什么关系?

  似是看懂她的眼神,褚宿原继续说,“既然是朋友,那我就有保护你的义务,万一还有人要撞到你怎么办?”

  沈绵想说那是例外,他却率先开口,“而且绵绵喜欢低着头走路,这样很危险的。我拉着绵绵,也避免让你撞到别人,万一碰到孕妇怎么办……”

  他句句在理,沈绵无从反驳。

  沉默被他牵着想说词,然而想好了也到家了,看着褚宿原自然的放开手去收拾冰箱,她只能把话咽了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