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只爱我的病娇男友

第七章

只爱我的病娇男友 路绥 3019 2019-06-07 06:00:00

  从微型摄像头上看见了沈绵的动作,褚宿原手指点在桌上,看了看时间。

  才十一点半,刚吃过午饭,这个时间去没有足够的理由。但他想和她一起。

  于是稍等了一会儿,他出门去按门铃。

  沈绵正在戴口罩。听见门铃声赶紧跑去看,开门问:“怎么了?”

  褚宿原看着她的打扮,好奇的问:“你在做什么?”

  沈绵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怕家里有虫子……我要打扫卫生。”

  褚宿原忍住笑意,眨了眨眼:“刚才忽然有点想吃牛奶冻,原来你在忙吗?”

  沈绵忙要摘下口罩,“我现在就做。”

  她转身要走,手臂却被褚宿原拉住了。她一怔,褚宿原自然的松开手,进门,“没关系,一会儿再做也可以。我帮你打扫吧。”

  “啊?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可以了。”沈绵连忙摆手。

  “自己会很累吧?”褚宿原拿起一个口罩戴在脸上,眼睛弯弯的回头对她说话,“正好工作的有些久了,我也放松放松。”

  他自顾自的戴上手套蹲在水桶前洗抹布,动作有些生疏。

  沈绵拿着扫把看着他贤惠的开始擦桌子,“那个……”

  “嗯?”褚宿原转头看她,声音好听又温柔。

  沈绵揉了揉自己的耳朵,“你家需要打扫吗?如果要打扫的话,我可以帮忙……”

  褚宿原眼睛一亮,忙点头,“需要。”不过怕她累到,补充说:“明天吧,明天好吗?”

  沈绵点头,拎着扫把开始去扫地。

  金金在屋里走来走去,一会儿跑到她身边摇尾巴,一会儿去褚宿原身旁蹲坐看着,像是在监视他干活一样。

  褚宿原斜睨它一眼,心情很好的没有理会。

  他在和绵绵一起打扫房间,这样真的像是一家人呢。

  见沈绵似乎要去打扫卧室,他忙起身,“我来吧。”

  在沈绵诧异的目光中,他说:“明天还要请你帮忙打扫我的房间。”

  “没什么,那是应该的。”沈绵站在门前没让他进,脸有些红,“这个……还是我自己来吧。”

  “那好吧。”褚宿原并没有强求,而是让她帮忙换水。见她拎着小桶进了卫生间,他忙开门入室,拉下口罩深吸口气。是绵绵的气息呢。

  他没敢多留,飞快又出去了。

  沈绵出来时就见他勤勤恳恳的擦东西,根本不知道他进过自己的房间。

  褚宿原开始试探着和她聊天,“你养的鱼很漂亮。”

  “嗯。它们很好看。”认识得久了,沈绵觉得褚宿原人不错,便走过来兴致勃勃给他介绍,“看,这是小红,它最活泼了。这是小黑,它最懒,能不游就不游,喜欢停在下面偷懒……”

  敷衍的给了鱼缸一个眼神,褚宿原就定定看着她的侧脸,听着她说,“其实每个鱼都有自己的性格,小白就特别凶,每次我逗它,它都会故意张大嘴巴吓我……”

  身旁的视线太过炽热,沈绵的声音逐渐减低,转头,没敢直视褚宿原,“你、你为什么看着我……”不是应该看鱼吗?

  褚宿原在口罩下笑了笑,目光转向鱼缸,轻声说:“很好看。”

  这、这是什么意思?

  沈绵面红耳赤的嗫嚅:“……鱼很好看。”

  褚宿原眼带笑意,轻嗯了一声。

  沈绵脸皮薄的没有再和他说话,闷头去扫地。一时房内又安静下来,但总觉得有什么不同了。

  第二天她如约而至,还带着牛奶冻。

  褚宿原先把牛奶冻放在冰箱里,然后让她去帮自己打扫卧室。

  他的卧室……“这样会不会不太方便?”沈绵问。

  “没什么不方便的。”褚宿原似乎没听懂她话里的意思,打开门带她进卧室,边说:“家里有来打扫的佣人,可是我不喜欢别人进我的房间,通常都是自己动手,难得有你帮忙。”

  说着朝她露出一口白牙,眉眼弯弯的特别生动。

  沈绵内心纠结,想提醒他自己也算是那个“别人”,但怎么也说不出口。她闭上嘴巴悄悄打量褚宿原的房间。

  她不知道男生的房间都是什么样子的,但褚宿原的房间非常整洁单调,一张床一个书桌,还有一个很大的柜子,除此之外就没什么了。

  整体也是黑白两色,床也是深灰色的,感觉……嗯,很冷淡。

  完全和自己不一样的。

  这让沈绵真正意识到这是一个男孩子的房间,不由有些拘谨。

  “可以开始了吗?”

  褚宿原的声音让她回神,忙点点头,却又有些无从下手。被褚宿原指挥着让干嘛就干嘛。

  站在她的身后,褚宿原眼中的幸福狂热显露无疑,视线紧锁着她,嘴角微微上扬。

  绵绵就在他的房间呢。真好啊。

  他由衷的感叹。

  两个人共同打扫一个房间的速度很快。沈绵无意注意到,褚宿原始终没有打开那个大衣柜,衣柜外也是他自己擦的。

  兴许是有他的衣服,不好给她看吧。沈绵心想,毕竟男女有别,她昨天不也没好意思让褚宿原帮忙打扫自己房间么。

  打扫干净后她回家洗了澡,然后又来给褚宿原做午餐。

  褚宿原说不着急,先歇一歇。就拿出牛奶冻给她,示意她坐到沙发上一起吃。

  牛奶冻凉凉滑滑的,这时候吃起来最舒服了。他们都不是多话的人,吃完后就坐在那里休息。沈绵对他家逐渐熟悉,也没有刚来时的拘束了。

  这会儿倚在沙发里不想动,但看看时间,还是要做饭了。

  见她就要从沙发里爬起来,褚宿原先开口,“不如今天我来做吧,你也尝尝我的手艺。”

  “可是……”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她毕竟收了工资的。

  “忽然想做饭了呢。你就坐在这里等等吧。”褚宿原看出她的想法,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我们不是朋友吗?”

  沈绵瞪大眼看他,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啦,稍等一会儿,马上就好。”那只手又在她头上轻拍了两下,手的主人又趁她不注意飞快划过她的脸。

  沈绵捂住被碰的脸,看他没什么反应的走去系上围裙,心想应该是无意碰到的吧?

  她也不知道褚宿原为什么要摸她的头,但想想他说的朋友,好像就又有了理由。于是她也没再纠结这些,过去给褚宿原打下手帮忙,心里开心他把自己当成朋友。

  真好!时隔几年,她终于又有新朋友了呢!

  沈绵不知道别人是怎么对待朋友的,她只是很笨拙的每天在饭后给他做点心吃,试图能直视他,正常跟他交流。

  褚宿原自然是乐在其中。每天吃着沈绵的爱心三餐和点心,每天给褚冀发空盘子。

  褚冀不想搭理他,但又好奇他的进展,想问问褚宿原,他却小气的不告诉他,依旧只给他看空盘子。

  下午的时候手机叮咚一声,褚冀拿起一看,果然是褚宿原。他还在猜今天是哪个盘子,却看见发来的图片里是一只狗。

  再细看,金毛狗,被人牵着,地上有两个影子。

  呦,这就一起去散步了?

  褚冀:不错啊,这么快就一起遛狗了?不愧是我弟弟。

  褚宿原:和你有什么关系。绵绵温柔可爱,当然不会拒绝我。

  褚冀:……

  真的,这天聊不下去了。

  褚宿原也没空和他聊天,发照片只是炫耀而已。

  他正在写日记,内容如下:今天和绵绵散步。她真香。

  如果没有那条碍眼的狗就更好了。

  写过后放进抽屉里锁上,看了眼屏幕里已经睡着了的沈绵,起身来到那个大衣柜前。

  打开,里面一溜暖色系物品,是和他的房间完全相反的颜色。但摆在这里并不显突兀,反而融洽又温馨。

  如果沈绵在这里,她一定会发现,里面除了寥寥几件褚宿原的衣服,剩下的,全是她用过的东西。

  例如很喜欢却失踪了的粉色兔子杯;被许韶夸赞是小仙女,却只穿过一次的白色连衣裙;她戴过的项链;曾抱着睡觉的布偶;前几天刚丢了的小猫图案的钱包;忽然找不到的浅绿色针织围巾等等等等,几乎塞满了衣柜。

  目光在上面徐徐划过,从里面拿出一个枕头。

  嗯,今天还是抱着这个睡吧。

  他躺在床上,脸埋在枕头里,深嗅着已经变淡的清香,心里蠢蠢欲动。如果,绵绵能躺在他的床上……

  只这么想着,他就亢奋得睡不着。打开手机盯着里面的那个身影。

  她小小的一团缩在被子里,只露出安宁的眉眼,轻轻呼吸着……这一切都令他痴迷。看了好一会儿,他从床上起来,来到书房,拿出画纸开始画画。仍旧是那个女孩,书房里的墙壁上贴满了画着她的图纸。

  或坐或站或躺,或哭或笑或没有表情,每一张都真实细腻,每一个表情动作都栩栩如生,饱含着深沉的爱意,鲜明得似乎要从画中走出来。

  一连画了几张,他才有了一些睡意,回到卧室继续把脑袋拱进枕头里。

  又抬头对着屏幕亲了亲。

  绵绵,晚安。

  希望你睡个好觉。

  如果要做梦的话……希望能梦见我。

路绥

哇⊙ω⊙居然真的有人在看这文,超惊喜~非常感谢生无欢的推荐票(・ω<)★端午节快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