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只爱我的病娇男友

第五章

只爱我的病娇男友 路绥 3040 2019-06-05 06:00:00

  沈绵惊讶抬头,里面一个有粗眉毛的小男孩正在摇自己的屁股。

  太可爱了。她没忍住喷笑出声。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原、原来你也喜欢看这个啊。”

  褚宿原温柔的看着她,“嗯。你喜欢?”他知道的,她不喜欢看电视剧不喜欢看电影,只喜欢看动画片或者纪录片。

  她点头,因为谈起自己熟悉的动画片,所以没有那么紧张了,“他很有趣。”

  褚宿原看了一眼电视又很快移开。一个莫名其妙又好色的小鬼,哪里有趣了。

  为什么一直看着那小鬼却不看他?

  他不好看吗?

  沈绵还有些不自在,不过见褚宿原正在聚精会神看电视就舒服多了,小小松了口气。

  再加上电视里的内容很有趣,不知不觉就看入了迷,连褚宿原一直看着她都不知道。

  真可爱啊。

  褚宿原心想,为什么她会这么可爱呢,可爱到他想一口吃掉。

  看着她明媚的笑容,他的心情也很愉快,只是忍不住想,要是这个笑容是为他绽开的多好。

  果汁好像是新榨的,沈绵本来是为了缓解不适小口啜饮,没想到还挺好喝的,就稍微多喝了一点点,没好意思多喝。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沈绵都有些困了。她忍住睡意,揉了揉眼睛,放在桌子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褚宿原拿起来看,余光瞥见沈绵正偷偷往这边看。他压下嘴角的笑意,“他到了,要出去看看吗?”

  沈绵还来不及开心,一听又要见陌生人,手下意识攥紧了衣服。

  但是毕竟是自己的事,她便跟在褚宿原后面换鞋出门。门外站着一个穿西装的男人,不像会换锁的样子。

  他先是恭敬的向褚宿原问好,目光落在沈绵身上,只是一瞬又很快移开,没有惹怒褚宿原。

  沈绵注意到他的视线,不知道该不该问好,但是那人已经转身去摆弄她的门锁了,她只好闭上嘴。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的,很快就弄好了,递给褚宿原一串新的钥匙。

  沈绵默默缩回就要伸出的手。

  工作完成,那人就站到一旁,并没有离开。褚宿原这才转身,把钥匙给她,朝她笑了笑,把水果还给她,看着她回去。

  打开手机,监控里沈绵如释重负的正在放水果。他才伸出手,两个不同的钥匙,还有一个钱包落在手心,那人这才离开。

  今天因为绷紧了神经,平常又有午睡的习惯,回家后她草草收拾了东西后就缩进了软绵绵的沙发里,盖上薄被很快睡着了。

  金金在旁边走了几圈,见主人没有理自己,便也趴在地上闭上眼睛。

  屋子里静悄悄的,忽然门上发出细微声音,金金瞬间竖起耳朵,警惕的盯着门。

  门从外打开,金金呲牙就要咬,却发现是熟悉的人,一时间停顿住了。褚宿原走进,目光定定看了金金好一会儿,最终还是没有做什么。

  他跪在沙发前,伸手温柔的拨开她脸上的头发。

  绵绵……绵绵。

  心里无声的呼唤,他不敢轻举妄动,只是那么痴痴的看着她,沉浸在美好的时光中。

  耳边呼哧呼哧的呼息声打断了他的心思。转头一看,那只蠢狗正在用一双黑眼睛盯着他,见他看过来还摇了摇尾巴,咧嘴露出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

  褚宿原:……

  其实褚宿原来这里没想做什么。他只是熬不住了,想和她亲近亲近,不想只是在屏幕里看见她。今天也是故意让人偷走她的钥匙,这才能找机会和她接近。

  悄无声息走到卧室里,拿了她的枕头回自家,又拿出一早准备好的同样枕头原状放回。

  做完后算算时间,干脆就趴在沙发扶手上看着她的脸,怎么看怎么喜欢,想要伸手摸摸她,又怕把她吵醒,只能安静待在那里,呼吸都不敢用力。

  她就在他的身边,这个想法让他只觉心中无比安宁,几乎就要这样熟睡过去。

  但是不行。

  看了看时间,不放心的掖了掖被角,他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他刚走没一会儿,沈绵就醒了过来。

  她完全没发觉有什么不同,起身伸了个懒腰。睡一觉后精神状态良好,想起答应给褚宿原的芒果奶酪,赶紧跑去厨房。

  幸好刚才有买芒果。

  先把芒果去皮去核,切块打成果泥。

  嗯……好香……先吃一口。

  咦,这次的芒果真的很新鲜呢。再吃一点。

  于是她就开始站在那里吃那芒果了。吃完了一个才又开始继续做奶酪。

  褚宿原:果然很喜欢芒果吗?吃东西的时候也好可爱,想喂。

  然后是鲜奶,砂糖小火煮,边搅拌,边去准备琼脂。

  哎呀,没有多少了呢。过几天得记得再买一些。

  她嘀嘀咕咕跑出厨房,拿了手机记在备忘录里。

  褚宿原趴在桌子上静静看着,整个人都柔软下来。

  她在为我忙碌呢。

  做好后放进冰箱,再定下时间。嗯……六个小时吧。

  看来晚上得起来一次了呢,冻太久了味道会改变的。

  褚宿原看见了她在手机里设置闹钟提醒,手指抚摸她的脸,“是为了我吗?”心脏里满满当当的,他另一手抚上心口,喃喃自语,“别对我这么好啊。”我会贪心想要更多的。

  他也设定了同样的时间,晚上睡觉的时候心满意足的抱着那个枕头,轻声说:“绵绵,晚安。”

  第二天沈绵把芒果奶酪送过去,送完后没有回家,而是出门应聘。

  纵使不喜欢出门,排斥和人交往,她总也要生活。

  在后厨洗盘子总比其他要好吧?至少可以减少和别人接触的时间。

  沈绵是这么想的。

  她不怕累,但工作对她来说永远是心更疲惫。

  白天强颜欢笑,晚上陷入噩梦不能安眠。

  在此之前她也在其他地方工作过,但自身有问题,每一份都做不长。每次不到半个月,她就忍受不了了。和善的同事们如洪水猛兽一样出现在她的眼前,她反复回想白天和他们的互动,一遍遍挑剔痛恨自己迟钝又蠢笨的反应,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流。

  她恨死了自己的懦弱。

  白天对着镜子拍拍脸,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又故作欢快的和同事们打招呼。

  “早上好啊。”

  大家态度温和,打过招呼就各去做各的工作。

  沈绵除了刷盘子还会帮忙端菜擦桌子等等基本上所有工作,事实上,这里每个人都是这样。资本家总是不遗余力榨干每个员工的所有价值。

  这样过了没几天,她就瘦了两斤。每天都很焦虑,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

  这次一定要坚持下去。

  她暗暗握拳,一定要坚持更久一点。别人都可以,为什么她不行?

  然而有一天,老板忽然找她,温声说了几句话,说的很委婉,但意思却是:你年龄这么小在这里太浪费了,应该去更好的地方。

  沈绵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在同事们复杂的目光下浑浑噩噩的离开了。那样的目光并不是恶意的,却也像针一样扎在她的身上。

  她回到家,泄力瘫坐在地上,茫然不知所措。

  金金摇头摆尾跑过来,一个劲儿的蹭她舔她,亲亲热热的,总算让她黯淡的眼神恢复一些光亮。

  她正要抱抱金金,身后传来门铃声音。她一愣,爬起来去看是谁。

  门外的漂亮少年似乎知道她在偷看,脸上绽放一个阳光好看的笑容。

  “……有什么事吗?”

  见褚宿原看着自己,她不自在的撇开脸,手背飞快抹过眼睛。

  “那个,是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轻声问:“请问最近有空吗?”

  沈绵点头。

  “我的厨师家里有事暂时离开了,我没有厨师了……想问问你会不会做饭,能不能帮我一个月?你放心,不会让你白忙的。也不会很累。”

  沈绵皱眉,又听他说:“我虽然也在学习下厨,可是没有时间。”又笑了笑,“我在家里工作,对电脑还算擅长。”

  “可是我……”她的厨艺实在拿不出手,“对不起……我做的不好,你还是找别人吧。”

  她低着头没看见褚宿原的面色一顿,又对她笑的无害,“没关系,我对食物不挑剔的。说实话,我有些排斥陌生人……只有对你还算熟悉了。”

  沈绵无法拒绝,“那、那什么时候开始?”

  褚宿原无声的笑了,“今天可以吗?”

  “当然可以……中午想吃什么呢?”

  “嗯……咖喱牛肉,蔬菜汤,好吗?”

  沈绵抬眼看他,小声问:“你习惯什么时间吃饭?可以再等一会儿吗?家里没有食材了。”

  “我这里有。”褚宿原按手机看时间,“先来我家吧,你看看缺不缺什么。”

  于是沈绵再一次踏入褚宿原的家里。

  褚宿原带她去冰箱里找东西,里面满满当当的,什么都有。

  “咖喱牛肉还需要什么?”

  “土豆,洋葱,胡萝卜。”

  褚宿原帮她在冰箱里翻找,找到一样就递给她,视线专注凝视着她,享受的眯起眼睛。

  真好啊,可以这样和她说话,可以靠得这么近。

  沈绵抱着蔬菜走进厨房,正要去洗,却发现他也跟进来了,就现在门口看着她。

路绥

有小可爱提出钥匙的问题,是我粗心大意没写进来(*/㉨\*)捂脸   褚宿原是有之前沈绵家里钥匙的,监控是趁她不在家(去超市)的时候雇人装进去的(๑•.•๑)   有什么问题欢迎大家提出~因为我自己写的时候总是会丢三落四的(๑˙ー˙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