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只爱我的病娇男友

第四章

只爱我的病娇男友 路绥 3046 2019-06-04 06:00:00

    在她踏出家门时,褚宿原直接推门关上,在她错愕惊吓的眼神中露出一个笑容,那笑容比金金还像天使。

  他温声细语的说:“真巧。”

  沈绵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又说:“我是来道歉的。中午的时候吓到你了吧?其实我是在记下你说的话,想重复说给厨师听,没想到你误会了。”

  “啊!啊。”原来是这样吗?

  “厨师知道你的评价很开心的。”

  “是,是吗?那就好……”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道歉后不了了之,沈绵重新缩回自己的蜗牛壳里。褚宿原也没有去打扰她,因为他正在忙着学习做饭。

  厨师原本还在担忧自己的工作不保,但很快被褚宿原的挑剔弄得心力憔悴。每个厨师都有自己最擅长的食物,这一个还不够,所以褚宿原向褚冀借了很多厨师,天南海北都有。

  褚冀被震惊到了,特意跑过来围观弟弟下厨。不过没有机会尝。即使是试验品,也是由褚宿原自己尝,他想把最好的第一份给沈绵。

  褚宿原的智商很高,他很快做出了自己觉得还算不错的第一道菜——是红烧排骨。

  沈绵爱吃肉。

  他做的很好,颜色漂亮,香味诱人。

  褚冀很想吃一口,可惜已经被褚宿原警惕的端起来拿走了。他按照沈绵的审美选了一个有小碎花的带盖圆盆,把盖盖上,小心捧着去沈绵家按门铃。

  沈绵开门。

  “这是我做的。”他把盆送过去,“第一次尝试做菜,想找人帮忙尝一尝。但是我只认识你了。”也只想给你吃。

  他笑了一下,在对面书房里偷看监控的褚冀简直被闪花了眼。

  真的是,很多年没有看见他这样笑了。

  褚宿原从小就不喜欢笑,板着脸活像个小老头,偶尔笑一下也只是弯弯嘴角而已。但自从从德国回来后,他就连嘴角都不会再牵动一下。

  沈绵本来就不知道怎么拒绝别人,再听他那么说,联系自身,便也收下了,“谢谢你。”她第一次主动直视一个人,“一定很好吃的。”

  “……嗯。”他的声音轻得不可思议,被那样真挚温柔的目光看着,从身到心都温暖起来。他贪恋依赖着这样的眼神,濒临崩溃的时候一遍遍在脑中回放,这样他就有勇气继续生活下去。来找她。

  红烧排骨的确很好吃。

  沈绵吃的很饱,褚宿原看得非常愉悦。当然,如果能让他喂那就更好了。

  第二天把碎花盆还回去的时候沈绵对着他的锁骨背诵了她昨晚写下的夸奖词。

  她自觉表现的很不错,虽然有些磕磕绊绊的,但成功开头和结尾了。

  而褚宿原觉得自己像是泡在了蜜里,走路都轻飘飘的,一连几天都只用那个碎花盆吃饭。同时也开始研究其他菜谱。

  他们也算是认识了。至少沈绵可以在遇见他的时候多说一句话了。偶尔他会找借口给沈绵做菜吃,那样沈绵就会回送给他香甜的小点心,他都会很珍惜的一点一点吃掉。

  晚上照例失眠,他抱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轻嗅,打开手机,屏幕里是睡在粉红色床上的沈绵。

  她面向右,侧身蜷缩着,被子盖了小半张脸。

  褚宿原面向左,手搭在连衣裙上,想着自己正在抱着她,这样他就能小睡一会儿。虽然醒过来后心里更空落落的。

  他亲亲屏幕,正要闭眼睡觉,却见沈绵皱着眉,不安的动了动,忽然惊醒。

  她睁着眼睛大口喘气,棕色的眼睛里全是茫然恐惧。他一怔,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偶尔就会被噩梦惊醒。他很想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想让她安心,不要再那样蜷缩着。

  她改坐在床上,双手抱着腿,脸埋在膝盖里。静坐了好一会儿,起身下床,从卧室来到客厅。

  金金摇着尾巴走过去,被她蹲下身抱住。

  沈绵的脸埋在它的毛发里,那样温热的身体让她逐渐回暖。金金察觉到了主人的心情,乖乖坐着任她抱,不停舔着她的手。

  又呆坐了许久,她才抬起脸,眼眶有些红,对金金笑了笑,揉揉它的脑袋。“来,陪我看会儿电视吧。”

  金金和她一起挨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找了自己喜欢的动画片,心情总算好了许多。

  她认真看电视,间或笑几声。褚宿原却目光沉沉的看着她们。

  想安慰她,想保护她。可是不行,她还没有接受他。

  嫉妒那只狗,讨厌那只狗。可是她喜欢。他就要忍着,不能对那只狗做什么。不想她伤心……

  几乎要被折磨疯了,褚宿原一晚没睡。

  第二天,沈绵发现家里没有水果了,犹豫再三还是打算出去买一点。因此要去超市,所以这次不带金金。

  其实相较于去菜市场,她更喜欢去超市。这样没人会主动和她说话。但想想金金只能在下午出去散步很可怜,便偶尔会带它去菜市场。

  大型犬本来就精力旺盛,她这个主人还不喜欢出门,总觉得委屈了它。

  金金委屈巴巴的蹭她的腿,沈绵无奈,“不行,超市不让你进的。乖,在家看家吧,下午带你多玩一会儿。”摸摸狗头,开门走了。

  她自己出去的时候总是戴帽子戴口罩戴耳机,否则连手要放在哪里都不知道,总让她觉得非常无措。

  身上还背着一个小包,里面装着钱包钥匙手机,还有些纸巾什么的,以防万一。她没从主路走,而是走了一条偏僻人少的小路。

  主路上有学校,虽然还在暑假期间但附近学生依旧很多,人太多,她很不适应。一次居然看见了熟人,她慌乱之下就躲进这条小路里,没想到这里能从超市直通小区。

  她很开心的走在无人的小路里,根本不知道不远处还跟着一个人。

  怎么说的来着,小偷喜欢在超市出没,在路上听音乐的女性最容易被盯上。

  沈绵买完水果回到家,正要开门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被偷走了钱包和钥匙。

  偷走钱包很正常,可是为什么要偷她的钥匙?

  蹲在门口,她在手机里翻找有没有换锁的电话。金金听见了她的声音,在里面呜呜叫。

  “唉。”她叹气,“要是你能从里面打开门就好了。”家里有备用钥匙,可惜金金再聪明也不可能去拿钥匙打开门。

  网络发达的好处很多,换锁公司的电话一搜就有,可是她又顿住了。

  一是因为有些害怕打电话,二是担心有坏人。她只有一个人,万一来人心怀不轨怎么办。

  她总是把事情往坏了想,但女性独居必须要有这样的警惕心。

  可是有金金在应该没关系吧?金金虽然脾气好,但如果她遇到危险,金金也会保护她的。

  她不能一直蹲在这里。

  刚下定决心打电话,电梯停在了十二层,从里面走出一个少年。她吓了一跳,险些把手机扔了出去。

  褚宿原似乎也被她的模样惊住了,沉默了一会儿,他问:“有什么能帮你的吗?”

  沈绵摇头,“没有没有……”没听见对面有声音,怕是自己的态度伤害到了他,又补充说:“我……我的钥匙丢了。”

  “是要换锁吗?”褚宿原靠近一些,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如果信得过我的话,我可以帮忙。”漫不经心看了眼她手里页面,“外面的安全没有保障。”

  沈绵迟疑不定,她不想麻烦别人,可是真的不放心,也不想和陌生人通话。

  “我们是邻居,自然要互相帮助。你做的芒果奶酪很好吃,可以请你再做一些吗?”

  “好啊。”沈绵觉得这样蹲着和他说话有点不礼貌,便起身点头,“那、那就麻烦你了。”

  嘴角露出若有似无的笑意,他嗯了一声,拨通电话说了两句就挂断了,然后邀请沈绵,“要到这里需要二十分钟,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去我家等。”

  沈绵连连摇头,“我、我不介意,可是……”吭哧吭哧不知道该怎么说。怎么说?不行不能去你家,我会浑身不自在,还不如蹲在这里等?肯定不行,这样太伤人心了。虽然是她的真实想法。

  而就在她想怎么拒绝的时候,褚宿原已经拿起她的水果袋子,朝她笑着说,“没关系,不用客气,进来吧。”

  说着已经打开了自家房门,示意她进去。

  沈绵呆呆看他。

  褚宿原给她的感觉是有些孤独的,又因为长相太精致,和在自己面前的表现便觉得他是无害的,今天却好像不太一样。

  水果被拎了进去,她不知道该怎么办,被神情自若的褚宿原半邀请半强迫带进他家。

  她站在门口满脸通红。

  褚宿原在她身边关门的时候无意碰到了她的肩膀,她身体一缩,更往角落里躲了。

  褚宿原眼露笑意,从鞋柜里拿出一双可爱的棉拖鞋。

  “啊。”还要进去吗?站在这里就可以了。她不想进去。

  但是褚宿原已经把鞋放在她脚边,她只能磨磨蹭蹭的换了鞋。

  正合脚。

  她有些讶异,但没多说话,拘谨的坐在沙发上。

  双手捧着褚宿原给她倒的果汁,又看他打开了电视,里面传出熟悉的声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