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只爱我的病娇男友

第三章

只爱我的病娇男友 路绥 3032 2019-06-03 06:00:00

  对面少年用那双漂亮的眼睛看她。

  怎么办,她是不是说错了?

  身体开始发抖,手里湿湿的拿不住盒子,周遭声音淡化,只听见自己如擂似鼓的心跳声。

  “扑通扑通扑通……”

  对面少年似乎说了什么,但她没听清。

  褚宿原很想摸摸她苍白的小脸,把她抱在怀里,让她不要再害怕了。但他知道,她会这样完全是因为自己,于是他接过盒子,说了声谢谢,便关门进屋,在猫眼里看她。

  见她大大松了口气,脸上有了血色,他也放心许多,看着她进门回家,便又赶紧去书房看监控。

  直到确定她安然无恙,才有心思关心其他。他抱着那个盒子,脸上露出一个可以称为甜蜜的笑容,在那上面亲了一下洗过手才小心打开,拿出一块,没有吃,而是仔细的看,回想她做的样子,眼睛里似盛满了星光。

  又想了想,拿起手里对着咔嚓咔嚓拍了几张照片,本来想这样发给褚冀,但又想了想,把糕点拿出来,拍了一张空盒子的照片,满意的发过去。

  褚冀:这是什么?

  褚宿原:今天陪绵绵逛街,她送给我的点心。

  褚冀:[震惊震惊震惊]你们这么快就认识了?她不排斥你?还有,点心呢?你都吃完了?怎么就一个盒子?

  褚宿原:当然。她会喜欢我的。点心还没有吃。那是我的,你别想了。

  褚冀:呵呵。

  所以这不省心的弟弟是来炫耀了?能不能考虑一下单身哥哥的感受?有喜欢的人了不起啊!

  虽然被亲弟弟气笑了,但褚冀还是觉得欣慰。

  褚宿原比他小了五岁,家里人为他们起名字时意为:希望和宿愿。但不知道是不是少了个心,褚宿原天生和寻常孩子不一样,他懂事起就不愿意被其他人碰,不许其他人踏足他的地盘,小时候非常有攻击性,别的小孩拿他的玩具玩,他就直接上去打人家,真是特别凶。也只有褚冀这个哥哥偶尔可以碰他一下,也会把自己的玩具借给他五分钟,但一定要还给他。这样的特殊,也让褚冀没什么朋友,因为褚宿原不允许。

  不许哥哥和其他人玩,不许哥哥和其他人好。

  褚冀比他大,处处让着他,也很包容自家弟弟。本来这样也很好,但由于一些原因,不得不把褚宿原送去德国,直到他十三岁才接回来。然而褚宿原已经和小时候大不同,冷淡阴郁又沉默寡言,连和他也很少说话,好像没了生气一样。家里人愧疚又担心,想办法弥补却也无济于事,直到褚宿原不知道什么看见了沈绵,开始去收集她的资料,打听她的消息,一发不可收拾。也因此,褚冀才和弟弟说上了话,也难得再次从他脸上看到了表情。

  平心而论,他很感激沈绵。但又总是有些担心。万一沈绵不喜欢宿原怎么办?万一她拒绝宿原怎么办?万一她伤害到宿原怎么办?

  不过现在看来,似乎相处得不错?

  ……

  沈绵一共养了红黑白蓝四种颜色的鱼,都是那种比较好养活的。晚饭后带金金散步回来,她就搬来薄荷绿色的沙发椅坐在鱼缸前,边喂边看。

  鱼儿很漂亮,尾巴像轻纱一样在水中飘摇。她就缩在椅子里看着,偶尔伸手逗弄,它们都会有反应,很有趣。她能这样看上一整天。金金就趴在她脚边,刚才玩的尽兴了,此时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不远处的圆桌上手机忽然一连震动了好几下,她觉得奇怪,又去拿起手机,边打开看。

  小韶:绵绵你看,我又剪头发了。

  下面是几张图片,点开一看,里面的女孩子对着镜头笑的明媚大方,一头刚到耳尖的短发利落清爽。

  沈绵:你这次剪的可真短。

  小韶:啊,天气太热了嘛,而且我也想这样试试。好看吗?

  沈绵:好看。

  小韶:[笑]

  小韶名叫许韶,是沈绵唯一一个朋友。她们在高中认识,现在许韶已经出国打拼去了,她的目标是成为白富美,迎娶高富帅。

  沈绵非常支持她的理想。许韶身上有很多她没有的东西,性格和她完全相反,她很羡慕她。

  算算时间,她们也有两年没见面了,但奇异的是,关系并没有因此断开。这对沈绵来说是很不可思议的事。

  她以前,在遇见许韶之前,也是有过朋友的,不过因为自身原因,现在都已经没有联系了。

  她们并不常聊天,只偶尔才会说上两句,但这样更让沈绵觉得舒服。她不喜欢和别人打电话,不喜欢和别人视频。只要一看见脸,听见声音,她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许韶清楚她的性格,一般不会打电话过来。毕竟分开时间不短了,处于不同的环境中,之前两个人再好也会因为没有共同话题而尴尬。

  沈绵对此心知肚明,她不希望失去唯一的朋友,但如果感情淡了也是没有办法阻止的。

  又说了几句,两个人默契的结束聊天。

  就这样,刚刚好。

  她缓缓吐出口气,那边褚宿原紧握的手也随之松开。

  这几天他想她想的睡不着,但不敢贸然打扰,就去冰箱取出一块糕点珍惜的吃,这会让他舒服很多。实在受不了了,才打算借着还盒子的机会去看她一眼。

  他有些舍不得还,但是不还就没办法看见她。可是还了两个人之间岂不是没有了联系?

  于是他在还盒子的时候又带着一个过去。

  门铃响时,沈绵正在苦恼午餐吃什么,握着菜谱的手一僵,她抽出水果刀,小心翼翼的走到门前,像个小偷一样往猫眼外瞄。

  金金踩着肉垫走过来,歪头,不知道主人在干什么。

  沈绵朝它嘘了一声,待看清了门外人拿着的蓝底白玉图案盒子时有些不好意思的把刀放在一旁。原来是还东西的啊。

  她这才把门打开。

  “谢谢你的糕点。”褚宿原看着她的头顶,声音又轻又柔,“很好吃。”

  “啊,啊。”怎么说?你喜欢就好?你太客气了?她一瞬间想了很多,最后只憋出几个字,“谢谢夸奖……”

  这么说是不是太木讷了?不过她本来就是这样木讷不讨喜的人。

  心里沮丧,沈绵垮下肩膀。

  褚宿原注意到了,但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想抱一抱,又怕吓到她。便把另一手的保温盒递过去,“不知道你没有吃午饭,这是我家厨师新研究出来的菜式,她希望送给你尝一尝。”她还没有吃饭,中午一定又要敷衍过去了,怎么能不爱惜身体呢。他看着心疼。

  被迫抱着那个保温盒,“这、给我?”

  “嗯。”褚宿原贪婪的看着她,“如果能评价一下就更好了,希望你能帮忙。”

  “那、那我就不客气了?”虽然觉得这样收人家的午饭不太好,可是里面好香啊。是糖醋排骨吗?她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好馋。想吃。

  “嗯。”她这样子真可爱。褚宿原心想。

  很久没有吃到正常饭菜了吧?快吃吧,你想吃什么我这里都有。只要你喜欢就好。

  得到肯定答案,沈绵开心朝他笑了笑,看得褚宿原失了神,耳边听到她带着喜悦的声音,“谢谢你。明天还给你可以吗?”

  “当然可以。”你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我永远欢迎。

  最后回去时他还沉浸在那个笑容中。

  她今天对我笑了……眼睛亮晶晶的……

  真可爱!

  保温盒里不只有糖醋排骨,还有另外三道菜,两个是她喜欢的,一个没有吃过。

  “这个应该就是新菜式了吧?”

  放在嘴里,嚼嚼,意外的好吃。就是不知道是哪里的口味。但很合她的喜好。

  她认真吃掉了那道菜,边用笔记下感想。不过她不是专业人员,落笔后也只有好吃两个字。

  这样会不会显得很草率?

  可那又该怎么评价呢?详细点,比如肉很嫩?很入味?或者,很下饭?

  啊——这算是评价吗?

  她苦恼的抓头发。

  褚宿原:真可爱。为什么这么可爱呢?好想亲亲她。不要再抓头发了,别弄疼了自己。

  看她吃的高兴,他心里也很满足。可惜等到第二天他就笑不出来。

  因为沈绵正在鼓足勇气夸他家的厨师。

  “……做的很好吃,真的非常厉害,我很久没有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了……”

  起初褚宿原还惊喜于她和自己多说了几句话,但听着听着就冷下了脸。

  沈绵没听见回音,飞快抬头看了眼他的脸色,闭上嘴巴不敢再说,她有些局促的道歉:“对不起……是我说太多了。打扰你了。”没等褚宿原回答,咬咬唇,头也不回的跑进自己家。

  “咔嗒”一声,门被关上了,徒留褚宿原面无表情站在原地,缓缓收回想要去抓她的手。

  他就那么站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听见里面有声音传出,“金金乖,这就带你去散步。”

  他这才动了,大步走到门边,藏在猫眼看不见的死角。

  沈绵果然没有发现他,打开门,金色大狗率先跑了出来,她就跟在后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